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狼性总裁

第199章 刽子手

狼性总裁 五枂 2007 2011-10-29 22:07:24

  夏蓝的脸侧在一边,嘴角有丝腥甜,头发挡在脸颊上,遮住了那里的掌印。她抬手拭去嘴角的血,转过头,目光清冷。

安以诺却像发了疯似的,一把抓起她的衣襟,“你还我爷爷!把爷爷还给我!你这个刽子手!刽子手!!”

夏蓝面无表情,无动于衷的样子,完全任她撒野。

只因,这一次,她对不起那个躺在里面的老人……

“夏蓝,你这的心到底是什么做的?你为什么要这么残忍?”安以诺将她拖下椅子,一路拖到急救室的大门外,指着那里,声嘶力竭的叫着,“我爷爷哪里得罪你了?你说啊!你为什么要这么狠心的对他下毒手?!他只不过是位七十多岁的可怜老人……他做错了什么……他就是想替他的孙女讨个公道而已……你恨我就算了,为什么要对我的爷爷下毒手呢?爷爷……”她边说边哭,低下头,狠狠的瞪着夏蓝,“你还我爷爷!”说着,她抡起拳头就往下砸,一下下都砸在她的胸口上,脸上,每一下几乎都用尽力气,像要把这段日子来受的窝囊气全都还回去,不放过任何一次发泄的机会。

“以诺,你冷静点……”安肖益连忙过来要拉住她,可安以诺却疯狂的推开他,对着夏蓝连打带踢,通红的两眼,燃起了阴狠的光芒。

“住手!”

霍然一声怒吼,从走廊另一头传过来。

随即,一道颀长的身影掠至,一把推开她,安以诺踉跄着撞到墙上,咬着唇,愤恨的瞪着来人。

费司爵就像只暴怒的雄狮,推开她后,将趴在地上的女人扶了起来,看到她脸上的青紫,鼻血染红白色衬衫的前襟,嘴唇也肿了起来。他眯起阴鸷的眸,将她搂在怀里,站起来,转身,残忍冷酷的盯住安以诺,“谁让你伤她了?!谁给你的胆子伤她?!你想死吗?!”

安以诺被他好像要吃人的样子吓坏了,身子缩了缩躲在安肖益身后,“二叔……”

安肖益忙说,“爵,这件事恐怕有点误会……”

费司爵倏地扭过头,阴戾的目光直射他,他一怔,不觉间,竟被这个小自己很多的年轻人震慑住,张了张嘴巴,半天也没说出一句话。

费司爵一步步逼近安以诺,“我要你死!”

“啊!”安以诺吓得蹲下身子,大喊,“爵,你不能这么对我,我怀了你的孩子……”

安肖益愣了住,“以诺,你、你怀孕了?这么大的事,你怎么没告诉我们呢?”

费司爵没听到一样,犹如失去理智的恶魔,步步紧逼,双眸嗜血,“你怎么能伤她?!”倏地,一手扯住她的长发,安以诺尖叫着摔倒在地,“爵,放手!好痛啊!你弄痛我了!你不能这么对我,你忘了我肚里的孩子吗?你也要伤害他吗?”

费司爵倏地拉近她,残忍的模样,早已不见平时的优雅迷人,“别跟我提孩子!我的孩子,只能她生!”

安以诺怔愣着,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爵,你说什么啊?我听不懂……我的孩子是你的啊……你的孩子……”

费司爵笑得狰狞,倏地抬起手,眼看着就要落下。安以诺怔怔的,连躲都忘记了。

“够了。”

一只白皙纤细的手,搭在他的腕上。

费司爵动作一僵,慢慢转过头,看着怀里的女人。

夏蓝随意的用袖子擦擦鼻血,清眸微转,对上他心疼到似要滴血的眸,又扫一眼对面那个又怕又恨的人,“想打的,没打够的,可以等里面的人出来后继续。”

安以诺咬着牙,狼狈的爬起来,瞪着她,恨恨的说,“夏蓝,爷爷的事,我不会就这么算了的!”

费司爵倏地一道眸光闪过,她畏惧得又躲在安肖益背后。

“疼不疼?”心疼的看着她脸上的伤,一股莫名的怒气冲上头顶,双拳紧握,“我要杀了她!”

听到他的话,安以诺脸色惨白,全身抖个不停。

安肖益忙说,“以诺也不是存心的,毕竟,她是担心爷爷。”随即,看向夏蓝,话锋一转,“家父遇到交通意外,恐怕,还需要请这位小姐协助调查了。如果,当真与你有关,不管有谁在你背后撑腰,我们安家就算倾心家力,也绝不会善罢干休!”

“二叔……”安以诺感激的看着他,有了二叔的支持,她才不会怕呢!

安肖益安抚似的朝她点点头,“放心,有二叔在,没人敢动你一下。”

“谢谢二叔……”

费司爵深吸一口气,回头,骇人的目光冷冷的盯视着他们。就在这时,听到怀里的人轻呼一声,忙扭过头,“怎么了?哪里痛?告诉我!”

夏蓝的眉皱了皱,只是摇头。

“医生!医生!”费司爵叫来医生,夏蓝却制止住,视线调到急救室,费司爵立即会意,纠结半晌,才抑制住想要绑她去检查的冲动。

安以诺冷笑,“这时候,还装什么好人?要不是你,爷爷怎么会躺在那里?夏蓝,你真是太会演戏了!爵,你应该睁大眼睛好好看看这个女人,不要再被她欺骗了!你可以不认我,可是……你怎么能连自己的孩子都不认了呢?”她越说越气,眼圈发红,哽咽着说,“我心甘情愿的想要成全你们,没想到……你现在竟然会绝情到这种地步……”

费司爵的脸色越来越难看,浑身掀起狂风骤雨般的怒气,“不要再让我说第二遍,我的孩子,只有夏蓝才能生!”

“那我呢?”安以诺突然失控大叫,“我算什么?我肚里的孩子又算什么?”

费司爵眯起残忍的眸,这一瞬,完全冷血到令人发指。

“不要再跟我提孩子的事!就算你死一千次,也不足以弥补你犯下的那一次过错!”

安以诺惊呆了,他知道了!她瞪大双眼,脸色苍白着,“爵,你……你不要听她瞎说,我没有……我……”望进他的绝情,她崩溃了,站起来,厉声叫道,“我的孩子是你的骨肉啊,你不能不认!”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10时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