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狼性总裁

第175章 别对我太好

狼性总裁 五枂 2043 2011-10-24 20:00:09

  韩子曦边熟练的单手握方向盘,边找出消毒纸巾递给她,“向东一千米,是一家刚刚建成的孤儿院,我定期到那里教孩子们弹钢琴。”

夏蓝接过来,轻轻擦拭着伤口,没再继续追问,而是疲惫的靠在倚背上。韩子曦扭头看看她,“你休息会,很快就会到医院了。”

“谢谢。”她淡淡的说。

“能告诉我,发生什么事了吗?”

夏蓝没说话,只是摇头。

“好,我知道了。”韩子曦绅士的表示理解,同时加快速度驶向医院。

稍晚的时候,警察找到了夏蓝。也不知道韩子曦说了些什么,居然就例行公事随便问了几句后闪人了。

夏蓝没有心思再去探究他的真实身份,整个人看上去好像元气大伤。处理好伤口后,她穿上外套就要往外走,“你不用陪我了,今天的事,谢谢你。”

“等一下,”韩子曦抓住她的胳膊,语气执着,“我送你回去。”

“不用了。”夏蓝抽出手,推门出去。韩子曦拧起浓眉跟上去,“你一直都这么固执吗?连别人的好意都要拒绝?”

“至少,我有权利选择接不接受。”夏蓝随手挽起长发,紧了紧身上的衣服,站在医院门口等出租车。

“可你别忘了,你再怎么逞强,也是一个女人。难道,你就不想有人保护你?”韩子曦意味深长的说,然后走到她面前,一对闪烁着异样光泽的眸锁住她,“如果,我在你身边,类似的危险,我绝对不会让它发生!”

夏蓝抬起眸,清澈的眸光似股清泉,瞬间流淌进他略微干涸的心田,不觉竟慢慢迷失在那对无波的眸中。

“一直以来,我习惯了一个人。不需要别人保护,我也能把自己照顾得很好。”

不知道为什么,韩子曦突然有点生气,他蹙紧眉,微愠道,“你在逞强!”可越是这样尽已所能学会坚强的她,看着越是让人心疼,不明所以的疼惜,快要渗入骨髓。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如此在意她!

夏蓝淡然一笑,挑起秀眉,“法律没规定女人不可以逞强。”招手拦下一辆出租,她坐进去,朝还在那瞪眼的男人挥挥手,“医药费我会还你的。”

车子开走,她闭上了眼睛,脑海中晃动的依然是费司爵抱着安以诺离开的画面。那样果断,毫不犹豫……

……

医院里,安以诺死命抓着费司爵的手,哭着说,“爵,不要离开我,我怕……夏蓝想伤害我的孩子……”

费司爵敛下眸,温和一笑,轻轻拍着她的背,“没事的,有我在,不会有人伤害到你。”

“不要,你不能走,我不要你走……”安以诺抬起一对泪眼,鼻头又红又肿,脸上还有干涸的血迹,“只要夏蓝在一天,我就不会安心!我们的宝宝随时都会有危险!”

眸光微转,他的笑容愈发浅淡,“你说,怎么样做,你才会安心?”

安以诺正在气头上,几乎没作想,脱口而出,“我要那个女人消失!永远的消失!”

费司爵的眸色倏尔一变,瞥向她的目光,夹杂着几丝寒冽。

惊觉自己失言,安以诺忙垂下头,可怜兮兮的说,“可是,我也只能这样想一想,她曾经是我最好的朋友,又对我有着难以消除的误会……哎,算了,你只当我是在说气话好了。”

费司爵轻扯薄唇,笑着安抚,“我明白。”

“哦对了,爵,那些都是什么人啊?他们提到的‘鬼门’是什么啊?”

“没什么,”费司爵淡淡的说,“今天发生的事,你最好都忘掉。”

安以诺一愣,半晌,乖巧的点头,“嗯,我知道了。你不想我问的,我不会过问。”说完,搂住他的腰,将脸埋进他的胸膛,“只要你能在我身边,不管发生什么事,我都不怕!你、我、还有孩子,我们一家三口,永远也不要分开。”

抚着她的长发,他轻应一声,“嗯。”

得到他的应承,安以诺在他怀里幸福的笑了。有了宝宝,又能得到心爱的男人,她再无所求了!

费司爵阖着眸,眸光渐渐失了温度。

这次事件,因为某势力的介入,警方全面封锁了消息,事件当事人也未再受到丝毫骚扰。只是,夏蓝身上残留的淤青和外伤,还是需要一个合理的解释。

“伤哪来的?”南宫烈盯紧她,邪眸漾满愠怒,一不小心就会被点燃,爆炸。

“摔的。”夏蓝连头都没抬,不时翻阅着手里的资料。

“会摔得这么重?”

“还好,胳膊没断,腿脚也健全。”

“夏蓝!”他怒了,拍案而起,“你最好老实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她终于抬起头,推了推鼻梁上的黑框眼镜,“烈,我不是小孩子了,OK?有些事,我自己能应付。”

“包括‘鬼门’的那些混蛋?你也能应付?”

她蹙了蹙眉,“你知道了?”

南宫烈几步绕过办公桌,来到她身前,双手按在她身后的椅背上,将她固定在两臂间,不容许她回避或者是逃离,“小蓝,该停止了!再留在这里,你会越陷越深!那个男人不值得你再留恋,更不值得你为他涉险!”

凝视着他一对复杂的邪眸,还有眸底隐隐窜起的幽绿,她倏尔伸手轻抚了下他邪魅逼人的俊美脸颊。南宫烈一怔,被她突如其来的亲昵,居然搞得有些不知所措,“小蓝……”

瞥见他泛红的耳垂,夏蓝笑了。从来都是放荡不羁轻佻示人的南宫烈,会因为她害羞,这个男人,其实真的纯情得很。

“你……你别挑逗我……”南宫烈的耳垂红得似要滴血,呼吸也变得急促无规则,“我会……会兽性大发的!”

望着他,她幽幽地说,“烈,别对我太好,我不知道该怎么还?”

南宫烈拢紧浓眉,一把抓住她的手,“你的脑子里只有这些吗?一定要把我当成陌生人?告诉你,我是一个爱你的男人!我做的一切,都他妈是该死的心甘情愿!就算被你这个不识好歹的女人抛弃,我也没半句废话!听明白了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2天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