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狼性总裁

第157章 满目疮痍的回忆

狼性总裁 五枂 1995 2011-10-12 00:03:02

  “模型?”

夏蓝狐疑的盯着他手里的枪。

扯过她的手,执意把枪塞了进去,“是可以一枪就接近爆破能力的模型。”

握着冰冷的手枪,夏蓝眯起眸子,盯视他,“到底会遇到什么麻烦?”又是在她的皮肤里种植追踪芯片,又是给她手枪防身。这绝不像自负的费司爵会做的事,除非,这个麻烦很棘手,他才会让她做好自救的准备。

费司爵低下头,任额前过长的发,覆过他冷魅迷离的眸。

回去的路上,车子开得极慢,他一手握方向盘,一手搭在车窗上,指间夹着雪茄。

气氛沉闷得让人有些窒息。

他吸口雪茄,吐出烟雾,缓缓开口,“我和以诺一样,都是在很小的时候,才被领回来的。幸运的是,她在孤儿院,至少有个可以吃饭睡觉的地方。而我,每天都在为了生存绞尽脑汁。”

夏蓝静静的听着,突然想起那个时候费益成说的话。

费司爵的妈妈是个妓、女,而他也极有可能不是费家的子孙!

用力的吸尽一口,他的目光愈发沉重,黯沉,“七岁,我杀了第一个人。”

她一惊,回眸瞪大双眼。

“呼……他说得没错,我妈妈的确是妓、女。她带着我,住在花街,靠接客养活我……”俊雅的面容,变得有些扭曲。夏蓝知道,那一定是他最不想面对的回忆,想告诉他,尽可以选择遗忘,不用再去揭开伤疤。可话到嘴边,却被他变得嗜血的眸震摄了住。

对他来说,童年的回忆虽然都是满目疮痍,可唯独那一夜,却是折磨了他很久的噩梦。

“那天,天气很冷,她发了高烧,非常虚弱,可还是穿着一件白色的长裙,站在巷子口……终于,站了两个小时,等来了一个客人。”

他的眼神,渐渐蒙上一层残忍的戾色,握着方向盘的手,紧到指节泛白。

“每次,她只要带男人回我们的出租屋,都会让我到外面玩。可那一天,却真的很冷,我冻得全身发抖,悄悄回到了家。我看到……”

夏蓝不自觉的屏住呼吸,大眼睛凝视住他。

他咬着牙,声音低沉,“我看到那个男人拿着皮带,狠狠的抽打她,不论她怎样求饶,他都不肯停。最后,她躺在那,奄奄一息……透过门缝,她看到了我。脸上是渴望解脱的神情,那绝望的眼神,直到现在,我都没办法忘记……我轻轻走进去,拿起了桌上的水果刀……”

夏蓝的心跳倏地漏掉一拍,呼吸也变得急促。她无法想像,一个六七岁的孩子,是怎样在这么小的年纪,就被迫接受丑陋又残酷的现实。

费司爵,他就是这样过过来的吗?

“那个男人倒在了我脚下,我只是冷冷的看着,看着他的血一点点流出来。可她,也没能熬过那个晚上。那一夜,我独自在屋里,面对着两具尸体。”

心头莫名的紧缩,她突然有种想哭的冲动。

跑车不疾不徐的开着,吸了口烟,脑海已经被那晚的血染成了一片红色。

“天亮的时候,我躲了起来。看着警察把她的尸体抬走,我竟然没流一滴泪,甚至,有种解脱。终于,她不用再为了我,被人骂作贱人了。”

嘴角自嘲的掀起,那抹笑看在夏蓝的眼中,却是说不出的辛酸和苦涩。

“接下来的日子,我四处流浪。饿了就翻垃圾堆,困了就睡水泥管,而费家就在这时候开始四处找我。这样不知道过了多久。突然有个男人出现在我面前,他说,他欣赏我杀人时的平静。”

“后来,他带着我加入了他的组织。两年后,又把我送回到费家。因为我需要一个高贵的身份做掩护。从那时起,我的存在就不在是为了自己,而是别人手中的棋子。一个指令,一个动作,直到你失去了利用价值,你也就彻底消失在这个世界了。”

听到这儿,夏蓝终于明白了。

从他有计划的摆脱离费益成的那天开始,他就做好了要离开这个组织的准备。望着他,她咬着唇,问道,“那是一个什么样的组织?”

“听过‘鬼门’吗?军火,暗杀,毒品……凡是黑道做的,只要你能想到,鬼门都不会放过,连美国的中情局与跟我们合作,进行政治暗杀,购买新式武器。”

夏蓝紧了紧眉,没想到爵的背后,居然背负着一个这么沉重的包袱。

“上次跟在车后的那些人,就是他们?”

他扯扯唇角,耸了耸肩。

“他们为什么要找你麻烦?”

费司爵扔掉指间的烟,回眸扬起一道莫测以猜的笑容,“这不是你要担心的,你只要努力的保护好自己就已经是帮了我的大忙了!”

夏蓝敏锐的觉察到了什么,抬起手腕,摸摸刚才种植芯片的位置,“不管你闯了什么祸,他们要找的人也是你,跟我有什么关系?就算想绑架要挟你,那也应该是抓安以诺才对啊。是不知道她电话吗?我不介意提供给他们。”

费司爵唇边的弧度不断扩散,意有所指,“不要小看美国特工,他们不会盲目的抓人。”

夏蓝扭过头,目光调向窗外。有些事,她懒得动脑筋,她不想做事件的主角,管它横向还是纵向发展,别牵扯进就好。

车子慢慢停下,夏蓝推门下车。

回到办公室,竟发现阿南等在了那儿。夏蓝愣了下,“阿南,你怎么来了?”

  “我说过,我会做你的保镖。”阿南淡定又坚持的说。

  知道拗不过他,夏蓝索性随了他。这时,小慧把从医院得到的资料都递了上去,得意的拍拍胸脯,“蓝姐,我一出马,可是没什么搞不定的!”

  夏蓝接过来,笃定一笑,“好,我们现在可以松口气等开庭了。哦,对了,我要赶紧联系钱瑞,要他做好准。有了这两样证据,我们一定会打赢的!”

  阿南微一抬眼,看着她掏出电话,一抹参夹百味的复杂漫过眸底。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1天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