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狼性总裁

第125章 他爱她的承诺

狼性总裁 五枂 1993 2011-10-03 00:21:07

  费宅。

雨还在淋淋沥沥的下着,费司爵回来的时候,陈妈赶紧迎上去,“少爷,您去哪了?呀,您怎么也湿透了?冬瓜,快去给少爷放洗澡水,水温热一点。”

“哦!”

冬瓜赶紧跑上楼。

费司爵换身干净的衣服走出来,“以诺回来了吗?”

“少爷,你们吵架了吗?”陈妈试探的问,“少奶奶也是淋了雨回来的,脸色还很难看,我煮了甜汤送上去,怎么叫门也不开。”

费司爵蹙蹙眉,“我去看看。”

推开门,安以诺正背对着他躺着,头也埋在被子里。

“以诺?”

听到他的声音,被子倏地掀开。安以诺哭得两眼红肿,望着他,可怜兮兮的说,“爵,你去哪了?”

他坐在她旁边,目光还是那么温和,好像,这是他唯一能给她的。伸手抹掉她脸上的泪,“对不起,把你一个人丢在那里。”

安以诺咬住唇,什么也没再问。搂住他的腰,脸贴在他胸口,听着他的心跳,眼泪汇聚成串,“不管你去哪了,回来就好。但是,别再扔下我了,好吗?”

眸色暗淡,混着无力的挣扎。他温柔的拍拍她的背,“不会了。”

昂头,她脆弱无助的模样,令人心生恻隐,“今晚,留下来陪我好吗?”

凝视着她,眼帘微微下阖,他轻笑着点头,“好。”

这是他的承诺,答应爱她一生的承诺。

灯熄了,雨声打破了室内的静寂。

安以诺轻轻裉下睡衣,露出她美如雕塑的身子,娇羞一笑,爬过去,钻到他的怀里,“爵,抱紧我……”

费司爵敛下眸,依言抱住她。安以诺主动抬头吻上他的唇,饱满的唇畔与他紧密贴在一起。费司爵闭上眼睛,抛开脑海中的一切,为了不再让那个影子骚扰自己,他倏地反客为主,翻过身,将安以诺压在了身子底下。

“唔……”她嘤咛一声,动情的四肢缠上他,“爵……吻我……”

费司爵双手枕在脑后,眸光迷离,没有响应她热情的意思。

渐渐,望着她的目光幻化成风,裂得七零八落,可每一个零碎的片段,都能清晰的印出一抹倩影。

他跟她的第一次相遇,第一次被她牵引目光,第一次情不自禁的关注,第一次因她情绪失控,第一次……

这么多的片段,他却没有遗落任何一处。

身上的人随着这些片段,也开始扭曲,最后,竟成了另一个人。他一怔,喃喃出声,“小蓝……”

安以诺突然僵住,这两个字浇灭了她所有的热情,更像冰棱,扎进了她的心。

她愤恨的咬住唇,抬起头,受伤的大吼一声,“我不是夏蓝!我是以诺!”接着,跳了下去,抓起衣服披在身上,冲出了房间。

费司爵懊恼的坐起来,走下去倒了一杯酒,一仰而尽。

安以诺来到客房,趴在床上,恨恨的捶打着,“你怎么可以这么对我!!夏蓝!我恨你,我恨你!!”

她恨她,恨得同样想要毁掉她。

外面的雨,还在持续下着,不断冲刷着记忆深处尘封的角落。

……

夏蓝的烧退了,与别人不同,她发过烧后,精神却是出奇的好,就像脱胎换骨。

看着一连喝掉两杯牛奶的女人,阿喵眨巴眨巴眼睛,“你不会是烧得回光返照了吧?”

说着,还刻意去摸了摸夏蓝的额头,确认她是直的退了烧,而不是回光返照!

夏蓝哭笑不得,拍开了她的手,“喂,有那么夸张吗?”

“啧啧啧,你是不知道你昨晚的那个样子啊,被费司爵抱回来的时候,就剩下半条命似的,连吃个药都……”阿喵突然收住,眼神有点游离。

糟了,她怎么就说漏了嘴呢?

“……是他送我回来的?”夏蓝狐疑的问。

她隐约记得,被他在马路上扑倒的画面,其它的,则是一片空白。

阿喵点点头,继续说道:“可不是嘛,他湿了一身,也顾不得擦,就去照顾你了。”

“哦,”夏蓝反应平平,没有阿喵期待中的激动或者是愤怒。

“喂,”她试探的问,“你们昨晚是不是发生什么了?”

“没有。”夏蓝回答得果断,听那口气,完全不想再跟这个人发生一点交集。

“老实说,我觉得得他对你还不错啦,虽然我不愿意这么说,不过,他昨晚确实很紧张你呢。”

“他怎样,都与我无关。”夏蓝回得有几分决绝。

阿喵只是摇了摇头,不该她纠结的,还是留给当事人好。

就在这时,夏蓝手机响了。

夏蓝正在屋子里换衣服,“阿喵,替我接一下。”

“哦,”阿喵拿起来,“喂……呃,是啊……什么?!”

夏蓝穿戴整齐,走出来,“谁啊?”

“小懒,医院打电话说,那个阿南刚被人又送进医院,伤口感染了,很严重,需要动手术。他们找不到家属,只找到你留下的信息。”

“怎么好端端的又要动手术呢?”夏蓝皱了皱眉,“我去医院看看。”

阿喵起身,也抓起外套,“我跟你一块去,反正今天休息。”

夏蓝点头:“好。”

两人匆匆赶到医院,却被告知手术马上要进行,需要联系家属签字。

阿喵看看夏蓝,“要不,给安以诺打个电话吧?毕竟,阿南是她的人,他家里状况,我们也不清楚。而且,这是手术啊,这么大的事,总得告诉她一声。”

夏蓝抚了抚眉心,“现在也只能这样了。”

怕她会为难,阿喵自告奋勇,“电话我来打!”说着,她就拿起电话,走到了走廊另一端。要没过多大一会,她就气鼓鼓的走了回来,“妈的,早知道她不是好人了,没想到,居然连点人性都没有!”

夏蓝一挑眉,“她拒绝了?”

“那贱人说,他的死活跟她无关!还叫我别再打电话骚扰她!靠,当老娘愿意啊--”

突然,阿喵禁声,怔愣的目光对准夏蓝身后。

夏蓝回过头,阿南正虚弱的扶着墙,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10时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