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狼性总裁

第118章 给我机会好好爱你

狼性总裁 五枂 3004 2011-10-01 16:51:56

  拎着高跟鞋,脚掌都磨破了,夏蓝抹抹脸上的汗水,抬头看到进入市区的路牌,总算露出笑容。

渐渐,车辆多了起来,她拦手招了辆出租车。

司机看她一眼,“小姐,你被打劫了?”

夏蓝靠坐着,报了家里地址,一句多余的话都懒得说。

回到家,阿喵“妈呀”叫一声,接着,二话不说,押着她就去了医院。间隙,给还在五大黑帮那里折磨人的费司爵打了一通电话。

盯着医生处理夏蓝身上的擦伤还有淤青,阿喵的训话就没停过,“你是钢铁侠还是变形金钢?你有金钟罩护本还是会72变?这次是被推下车,下次要是把你推下铁轨怎么办?”

夏蓝头痛得很,揉揉太阳穴,“护士小姐,麻烦你把这位聒噪的女士请出去,谢谢。”

“夏蓝!”

就在这时,门被人猛地推开。

抬起头,对上费司爵快要杀人的表情,夏蓝懒懒的阖了下眸。阿喵耸耸肩,“我刚训了半小时,你接着来,我先出去歇会。”

房间里的人陆陆续续退了出去,只剩下大眼瞪小眼的两人。

“要怎么样,你才能不做律师?”他沉着声音问。

夏蓝挽起长发,穿上外套,回眸,“你能切了自己下面那个兄弟吗?”

费司爵的脸色很难看,盯着她,没吭声,走过去低头检查着她身上的伤。那略带责备的关切目光,让夏蓝心头一颤,随即,转身,“我要回去了。”

“我送你。”坚定的语气,霸道,固执。

夏蓝玩味的眯着动人的眸,“费司爵,你这么关心我,是在向我示好吗?”

浓密的眉,微微拢了拢,接着,伸手捏住她小巧的下巴,张狂跋扈的眼神像在宣誓主权,“如果是,这能满足你的虚荣心吗?”

“女人的虚荣心是会膨胀的。”

“怎么,除了我,你好像还想要更多?”

“错,从一开始,你就没有被划分到我想要的范围内!”

“那么,是谁处心积虑的想我娶她!”

“呵呵,谁没年少无知过呢?你也有为了得不到两块奶糖大哭的时候吧。”

“后来呢,只是报复?就因为一个没出生的孩子?”

他无所谓的态度,像根刺,扎进她心底最不愿示人的位置。夏蓝倏地推开他,嘴角弯起讥讽的弧度,“费司爵,谢谢你一再的提醒,它会让我更清楚某人犯下的过错。”

越过他,直接离开。

费司爵攥紧的拳头,指节泛白。

每次想要靠近她,她就张开了全身的刺,准备随时攻击状。可恨的是,他总是会被她犀利的言语逼得失去理智,明知道,是禁忌,他却一而再撩拨她,直到两人渐行,渐远。

……

“爸爸,你要救我啊,我不想坐牢!”关子扬哭倒在父亲脚边,关正肖恨铁不成钢的瞪着他,“这回惹到的是费司爵!他要我三天内送你去自首,否则就要你老子我好看!”

“爸爸,我不要坐牢,我不要--”关子扬惊恐万分。

关正肖坐在沙发上,点燃一根烟,狠狠抽了几口,吐雾间,慢慢冷静下来,“与其等他再找上门,不如先下手为强!”

扔掉烟,他猛地起身,“子扬,你是我唯一的儿子,我绝不会让你有事!”

“爸爸……”

……

室内,一片狼籍。

安以诺闭上双眼,脸颊因为愉悦而染上红晕,阿南躺在她的身侧,小心翼翼的吻着她。

前一刻,她喝了整整一瓶的洋酒,哭过,骂过后,转身就扑向他,热情似火的吻着他的唇,“阿南……要我,现在就要我……”

感觉到她害怕失去安全感的那种战栗,阿南毫不犹豫的将她抱紧……

几乎没有多余的语言,她竭力的索取,一再想让他充实自己的空虚。

激情过后,她起身,站在窗前。

“东西准备好了吗?”

阿南默默的穿上衣服,又拿过睡袍披在她身上,“嗯。”

“给我。”

阿南深吸一口气,“小姐,这样做太危险。我不赞成你拿自己的命去赌!”

“哼,人生本来就是一场充满危机的赌局,”扬唇,露出漫不经心的冷笑,“我还从没输过!”

她抓起桌上电话。

“爵~是我……”

距离约定的时候还有十分钟,费氏的地下停车场内,安以诺坐在车里,手心里攥着一颗小小的白色药丸,两眼盯住电梯出口。

终于,费司爵的身影出现了。

她拢了拢长发,推门下车,迎上前,“爵,”

费司爵凝视她一眼,将准备好的文件递过去,“这是离婚协议,你看一下,有不满意的地方或者是有什么要求,你可以联系宋文,他会按你的要求修改。”

安以诺看都不看,“如果不是因为我同意离婚,你是不是都不肯见我?”

费司爵蹙了蹙眉,随即,敛眸,淡淡的说,“今后,不管有任何麻烦,你可以来找我。”

转身,走向自己的跑车。

安以诺咬得嘴唇红紫,握紧药丸,做好吞下它的准备,“费司爵--”

就在这时,四辆车子从入口处冲了进来,速度之快令人反应不及。费司爵眸光一凛,回身就拉住她,朝旁边飞快的奔跑,身后,一阵枪声,枪枪追着两人的脚步。

“啊!”这种场景是安以诺始料未及的,她吓得脸色惨白,跟着费司爵跑到一辆车子后面,以车身做掩护,头顶枪声不绝于耳,子弹擦着车身溅起一片火星。

“爵!他、他们是谁?这是怎么回事?”

费司爵眯紧寒眸,立即掏出电话,可是还没等他拔出,就从对面车辆的反光镜中看到十几个人冲了过来。

他一把拉起安以诺就跑,跑到石柱后面,把她推到死角里,“呆在这儿!”

“不要!爵……”

费司爵动作敏捷的跳上车顶,在所有人将火力对准他时,凌空跳起,扑到其中一人,夺过他手里的枪,一拳挥在他的头上。眸中寒芒掠过,抬起手一枪击毙一个,枪法精准,不见慌乱。

这边枪声大作,另一边,宋文已经带着人冲进停车场,“老板!”

一通火拼,十几个人只剩下一个活口,费司爵扔掉枪,一脚踩在那人胸口上,“说,谁让你们来的?”

“是、是……”

费司爵倏尔冷笑,替他说出了答案,“关正肖。”

宋文气道,“该死的老家伙,真是不想活了!”

“清理干净,别让警察找来。”

“哦,知道了。”

费司爵走向石柱那边,安以诺还在死死捂着耳朵,全身颤抖的缩在里面。

“以诺,没事了,出来吧。”他伸手要拉她,安以诺吓了一跳,看清是他,愣呆半晌,随即扑到他怀里,“爵!你没事!太好了!你没事……”

费司爵安抚的拍拍她的背,扶着她往回走,看到一个个被抬走的尸体,安以诺仍然心有余悸。

费司爵去开车,她不经意的一扫,突然瞪大双眼,连考虑的机会都没有,猛地挡住费司爵,“小心……”

“噗!”

一声枪响之后,安以诺慢慢倒下。

瞳孔骤然放大,费司爵一个箭步冲过去接住她,“以诺!以诺!”

安以诺脸色惨白,额上的冷汗顺着脸颊滚落,胸口的血染红了她的衣裳,

她虚弱的笑了下,“你没事……就好……”

“该死!还有一个!”

宋文举枪,当场将那人击毙。

费司爵抱起她,嘶吼着,“快去开车!”

奔跑中,安以诺的呼吸越来越微弱,但是她却抓紧他的衣襟,好像在无意识的喃喃自语,“爵,不要丢下我,不要……”

宋文发动车子,一个急转弯停下来,“老板,上车!”

费司爵抱着她坐在后车座,宋文神情一凛,果断的将油门踩到底。

“以诺,睁开眼,不要睡!”他轻轻拍打着她的脸颊,手上染满了她的血,急促的声音里透着一丝颤抖。

慢慢的,她果真睁开眼,望着他的焦急懊恼,还有他一声声害怕失去的喊声,她笑了,“爵,能这样死在你怀里,真的好幸福……”

“傻瓜,你不会死!我不许你死!听到没?”费司爵抬起头,大吼,“快开!”

宋文握紧方向盘,分不清闯了多少个红灯,油门始终没抬起过。

“爵,我好冷……”她全身发抖,双唇失了血色,几乎可以听到她上下牙的碰撞声。

费司爵赶紧脱下西装外套盖在她身上,然后又紧紧抱住她,两手搓着她的手臂,哄着她,“不冷了,不冷了,一会就到医院了……”

“为什么,你就是不肯爱我……”安以诺的声音越来越无力,可望着他的眼神却是那样的深刻。

“乖,不要说话,马上就到医院了,你一定会没事的!”费司爵贴着她冰冷的脸颊,眼泪,夺眶。湿雾凝聚间,仿佛又看到了那个常常会害羞的对着他笑的女孩……

“为什么,你不肯爱我……”她的意识开始模糊,喃喃的,重复着这句话。

握着她没了温度的手,他许下了一生都不会变的誓言,“以诺,活下去,给我机会,好好爱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1天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