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狼性总裁

第288章 不管你爱不爱

狼性总裁 五枂 1995 2016-07-08 14:26:02

  看着走进来的烈殿下,记者们一愣,随即,马上对着他拼命的拍照。

“烈殿下,听说您之前脑部受伤,现在真的恢复过来了吗?”

“烈殿下,能说下您为什么会发生交通意外吗?”

“请问,女王陛下要宣布的重要消息是什么,能透露一点吗?”

南宫烈缓缓走过来,邪肆的目光,沉稳,大气,站在大厅中央,一股王者之气隐隐散发。

他沉着应对四周,在众人期盼的眼神中,终于开口,“陛下有重要的事,由我,代为她宣布。”

大家都屏住了呼吸,直觉认为,这一定是个重磅消息!

“我将以南宫家族的族长、以及亲王身份,迎娶夏蓝小姐,我愿爱她一生,一世。希望,在场的各位,可以做个见证,我爱她……至死不渝。”

记者们沸腾了,对这个叫夏蓝的女人,他们并不陌生,早在南宫烈抗婚时,他们就已经查到了些蛛丝马迹,只是,迫于南宫烈强悍的保护,没人敢正面报道。可今天,他能在这么敏感的时刻,亲自宣布婚讯,简直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南宫烈也不废话,说完后,马上转身离开。这时,后面有记者不怕死的追问道,“烈殿下,您的婚事,是经过女王陛下首肯吗?”

南宫烈止住脚步,微侧过身,倏尔露出一抹幸福的微笑,“她已经怀了我的孩子。”

无视身后炸锅似的记者,他踩着轻松的步伐离开,嘴边的笑,不曾卸下。明哲指挥人拦下后面的记者,赶紧跟上来,不赞同道,“殿下,您这次实在是欠缺考虑。”

“呵呵,是吗?我不觉得。”南宫烈开心的笑着,做了个深呼吸,好像连王宫里的空气都新鲜了许多,还有一直站在树枝上叫个不停的小鸟,之前总觉得它们讨厌,现在,却越看越是可爱。

“殿下,您这么做,会影响到王室的形象!”明哲义正言辞,难道不再一味服从,而是表明立场,“您跟黎雪公主刚刚解决婚约就宣布夏蓝小姐怀了您的孩子,这会让黎家很难堪。同时,南宫家少部分人也因为陌殿下的事,对您很是不满……”

“好了,明哲侍卫,知道你忠心啦。”南宫烈不以为意,能大声的向全世界宣布他的爱,这是他早就想做的事。他回过身,竖起食指轻轻摇了摇,“现在不要影响我的好心情,OK?”

几乎是迫不急待的,他回到了千魅宫,直奔夏蓝的房间,推开门,也不说话,就站在门口深情满满的瞅着她。

夏蓝正在屋子里不安的踱着步,自昨晚到现在,心头的不安是越来越强烈。好像,有什么事要发生!见到他,她马上走过去,抓住他的双臂,紧张的问,“烈,今天有发生什么事吗?”

“呵呵,有,而且,是件很重要重要的事!”

夏蓝怔了下,她小心翼翼的问,“是……什么?”

“是……我爱你!”南宫烈猛地抱住她,在屋子里兴奋的转着圈,“蓝,不管你爱不爱我,我就是要告诉所有人,我爱你,我很爱很爱你!我要娶你!我这一辈子都只爱你!”

夏蓝瞪大眼睛,不敢相信的望着他,“你……”

就在这时,明哲急急忙忙的进来,“烈殿下,陛下请您马上去会议室!”

南宫烈放下夏蓝,侧过头,皱了皱眉,“什么事?”

明哲欲言又止,最后,果断道,“殿下,请您立即过去。”

他少见会用这种强硬的态度,南宫烈冷静下来,深深的看他一眼,然后扭头对夏蓝笑着说,“蓝,等我哦,我马上就回来!”

跟随明哲来到会议室,里面的气氛十分低沉。伊砜坐在主位上,神情紧绷,紧握的双手露出青筋,两边坐着各大臣及要员。

微微抬起头,看到他,目光中充斥着愤怒和浓浓的失望,她垂下眸,“这下,你满意了吧。因为一个女人,你毁了南宫家。”

南宫烈神情一滞,眉头紧紧皱起,“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旁边的秘书,抿了抿唇,低声回道,“十分钟前……”

“封人集团和南宫中世的股票被一批神秘人疯狂收购,据悉,在停盘前,对方已经抛出近十亿美金。值得一提的是,同一时间,南宫家族的族长,南宫烈亲王殿下在王宫召开记者会,宣布了他与夏蓝小姐的婚讯,在记者的追问下才承认,他是奉子成婚……”

“砰”

一声枪响后,电视机的屏幕瞬间爆裂。

费司爵坐在对面沙发,手里的枪,枪口正泛着白烟。深邃的眸光,透出丝丝犀利。左边瞳孔中的幽绿,似欲冲破牢笼的困兽般横冲直撞。

身后,火魁的双唇轻抿着,半晌,才开口,“南宫烈是在向我们宣战吗?”

冰魄从电脑前抬起头,望一眼盛怒中的费司爵,想了想说,“封人集团已经被九方茗搞定,至于南宫中世,除非能有大笔资金进行反收购,否则,下午收市前,他们必死无遗。”

火魁同样将目光调向费司爵,慎重道,“爵,你的意思呢?要收手吗?”

费司爵眯起幽深森冷的眸,没说话,而是起身就往外走。但他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

火魁朝冰魄点了点头,“继续。”

“嗯。”冰魄转身,十指在键盘上飞快的跳跃着。

门猛地被人撞开,冲进一伙人。

夏蓝退后几步,警惕的盯着他们,“你们是谁?”

对面,站着十几个西装革履的中年人,个个凶神恶煞,“你就是夏蓝?”

不等夏蓝说话,身后一瘸一拐走出一个男人。

“南宫陌?”

南宫陌冷笑着,朝她一指,大声说,“就是这个女人!她其实是费司爵的女人,是她蛊惑了烈,害了我们整个南宫家族!”

“该死!你这个贱人……”

旁边一个胖胖的男人终是忍不住怒气,冲上前,抬手就要落下。突然,“砰”地一声枪响,世界安静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4时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