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狼性总裁

第272章 那个男人,懂她的

狼性总裁 五枂 2002 2016-07-08 14:25:59

  一夜下来,夏蓝是精疲力竭。

看着旁边已经沉沉睡下的人,抬起自己已经肿掉的右手,她突然很想哭。该死的臭小子,抓那么紧干嘛,真的好痛啊!

知道他没事,她心里的石头才落下来。至于为什么一触及她,就会暴发间隙性狂躁症,连医生就解释不清。

“夏小姐,陛下召见。”女侍冷冷的说。

夏蓝甩甩右手,痛快的跟在她身后。套房外,是一间豪华的客厅,伊砜坐在那里,正在处理国事,看到夏蓝,她对着秘书简单叮嘱几句后,就摆正身姿,优雅的坐在那望着她。

“夏小姐,请坐。”

夏蓝很不给面子的摆手,“谢谢,我还是站着好一点,保持血液流畅。”

伊砜脸上神情未见波澜,口吻颇淡道,“烈的情况,你也看到了。”

提及他,夏蓝的脸色不禁沉下几分,伊砜高傲的抬起下颚,睨向她的目光充满不屑,不过,她的修养却又不容许她将这些情绪轻易的暴露人前。

“看样子,他现在是离不开你了,为了他好,我想请你做他的私人看护。”

夏蓝狐疑的挑眉盯着她,“陛下,我可以看作是您诚心的邀请吗?”

“呵呵。”伊砜微微一笑,笑意却冰冷慑人,“在我面前,你只有服从,没有异议!夏小姐是律师,想必也熟悉我国的法律吧。昨天你夜闯病房惊吓到亲王一事,就足以判处你死刑了。而且,那两个帮助你的朋友,也别想逃脱得掉!”

面对她的警告威胁,夏蓝不动声色,半晌,她敛下双眸,“好,我答应你。”

“明智的选择。”

“不过,我有个条件。”

伊砜布满皱纹的脸颊上,有着显而易见的冷漠,“夏小姐,请认清自己的身份,你有什么资格跟我谈条件?”

夏蓝不理她,清冷道,“既然你已经知道我的朋友在这里,我想你答应,让她们跟我一起。否则,不论你是谁,我都绝不会买帐!”

她坚决的口吻,不输自己的阵势,倒是让伊砜对眼前这个年轻女孩刮目。她沉吟片刻,说,“那个小姑娘可以,那个男扮女装的不行!”随即,口吻厌恶道,“王宫里绝不会容许这样可笑的人存在!”

夏蓝耸耸肩,“他我没意见,你随便处置。”

说完,也不等女王发话,自顾自地就转身离开。

走出去后,她呼出一口气。能够呆在烈身边照顾他,终是令她心安了。

“夏小姐。”

黎雪轻笑着走过来,“谢谢你能答应。”

“别把我想得那么崇高,我不答应就只有死路一条。”

“呵呵,你不是那么自私的人。”

夏蓝白了她一眼,“说得好像很了解我似的。”

黎雪站定她面前,静静的说,“我曾经嫉妒过你,恨过你。”接着,她微微一笑,“现在不了。”

“哦?想通了?觉得那么做没有意思,还是直接干掉我来得痛快?”

夏蓝的话,让她哭笑不得,“夏小姐,你真的会让人发疯耶!我开始有点理解,为什么烈会有那样极端的举动了。”

夏蓝挑挑眉,好笑的说,“医生都不懂,你居然懂了?”

“嗯。”黎雪很认真的点头,说,“他对你的感情,很强烈,很炽热。可是,就因为太爱了,所以,他又不得不压抑住!结果,这种压抑在经历过外界刺激后,彻底暴发了。他屏蔽了所有的感知,只留下对你的爱,用一种最直接的形式表现出来了。”

夏蓝默默的听着,掩在眸底的情绪,只有她自己品味得出。黎雪说得这些,她怎么可能不懂?从一开始,这个男人就在做着让她心疼的傻事。

抿着唇,她无意识的扬起唇角,抬眸凝视住这个美得像天使一样的女孩,“喂,不懂得欣赏你,是他的损失。”

黎雪敛下眸,轻轻一笑,“没关系,因为我的对手太强了,所以,就算输了也没关系。”

目送着她飘然离去,夏蓝摇了摇头,推门走进病房。南宫烈仍在睡着,昨晚那么执着的牵着她的手,似乎耗尽他太多的精力。

她坐在对面的椅子上,望着他,有些可惜的喃喃自语,“你失去了一个很好的女孩。”

下午,仙儿就被带了过来。

脱下那身可笑的女仆装,她穿着简单随意。虽然年纪不大,但她身上那股冷漠的气质却让人无法忽略掉。

“季颜走了吗?”夏蓝不放心的问。

“嗯。”仙儿点头,然后朝南宫烈望一眼,“他呢?”

“还没醒。”

沉默片刻,仙儿少见的主动开口,“你打算怎么样?”

“什么怎么办,我有十年的卖身契呢。”

“你知道我说的不是这个意思,如果,他一直这样下去呢?”

夏蓝倚靠着沙发,将纤瘦的身子陷进去,淡淡的说,“仙儿,换作你,你会怎样?”

仙儿怔了下。

“要不是他,这个世界上早就没有夏蓝了。”

仙儿垂下视线,没有答言。

“生活并不是谁都能主宰的,那是神,不是人。”

歪着头看了看她,仙儿从身上掏出一样东西,“这是他给你的。”

夏蓝一愣,随即想到是谁,接过来的瞬间,眼眸情不自禁的弯成一道绚丽的弧度。

仙儿起身,主动走到门口替她把风。

拆开信,上面却没有一个字,而是画了一副漫画,画风诙谐,线条流畅。

只见上面画着一个宠物间,里面有只加菲猫,翘起脚悠哉的看着正在外面替自己准备食物的邋遢女人。

女人长长的头发用铅笔固定住,巴掌大的小脸上戴着一副黑眶眼镜。脸上的表情既愤怒无奈。

最后,那个小女人好像终于暴发了,两手揪住那只猫,拔光了它身上的毛,摔门就离开了。

等在外面是,竟是一位英俊帅气的王子,一手里拿着求婚用的捧花,另一手拖着婴儿车……

夏蓝“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亏他想得出。”

不觉间,眼里有了泪光。

那个男人,懂她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2天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