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狼性总裁

第228章 拖油瓶魔仙儿

狼性总裁 五枂 2001 2016-07-08 14:25:50

  “干嘛?叫你拖油瓶,你还不爽啊?”

出乎所有人意料,季颜非但没有反击,还口气不善的大叫,“要不是你那个欠人干的妈妈,勾引我那个见腥就脱裤子的爸爸,会有你这个拖油瓶出来吗?”

夏蓝和阿喵面面相觑,两人极有默契的转过身。家事,从来就不是外人能参合的。见阿南还杵在原地,阿喵没好气的拽住他的衣领,“怎么,你还对幼齿感兴趣吗?”

“喂,你们别走啊,这女人疯起来很可怕的!”

不管季颜怎么叫,大家还是陆续上楼,该干嘛干嘛。

“好好好,你们这些白眼狼,我供你们吃供你们住,你们就这么对我?”

季颜气鼓鼓的推开颈间的刀,回头瞪了一眼身后那个瘦不拉叽的小女孩,“我警告你啊,这里不是鬼门!别动不动就掏枪拿刀的!”

女孩瞅了瞅他,没说话。

季颜带着她上了楼,推开唯一一间空房,“呶,你住这里。”

女孩一言不发,连声“谢谢”也没有,直接推门进去。

“啧啧啧,真是有爹生,没爹教!”季颜鄙夷的摇摇头。

晚餐时很热闹,安颂柏居中,季颜和阿南一左一右。夏蓝和阿喵则在厨房里忙得不可开交。

睨着坐在角落里始终不说话的女孩,安颂柏好奇的问,“小颜子,那是你妹妹?”

“不是。”季颜立马否认,然后甩了甩帅气的短发,指着自己媚惑众生的脸,“安老,您看她哪里像我了?”

安颂柏当真打量起那女孩,中肯的说,“鼻子眼睛都像,这孩子还小,再过几年,肯定比你小子出息!”

“切。”季颜不屑的冷哼,用余光扫她一眼。

阿南却在这时开口问道,“她的名字?”

“仙儿。”

阿南一愣,随即脱口而出,“仙儿,魔仙儿?”

季颜撇撇嘴角,“怎么,你也听说过她的名字?”

“嗯。”阿南点头,看向魔仙儿的目光,不禁有些敬佩,“她是鬼门年龄最小的杀手,听说是鬼门首领一手带出来的。”

此时,仙儿不禁抬起头,冰冷的目光瞟了瞟他。季颜很不客气的拍了她后脑勺一巴掌,“小孩子怎么那么没礼貌?”

仙儿眸光一扫,一抹凛冽登时迸发。

“哎呀,说说你还敢瞪眼睛是不是?信不信我把你从这里丢出去!”

“好了。”夏蓝走出来,把菜端上桌,很不耻的睨着季颜,“你还有一点当人家哥哥的样吗?”

“我……”

“就是,仙儿才15岁,还是个孩子。”阿喵这时也走过来,狐疑的瞅着他,“喂,我真的怀疑你有虐童倾向。”

季颜做了个深呼吸,“好,我不跟你们这些女人一般见识!你们根本就是没有见识过这个小鬼的厉害,等你们看到就知道了!哼!”

两人不约而同的望向仙儿,她早就已经拿起筷子自顾自地吃起来,好像他们讨论的人,根本就与自己无关。

晚上,季颜正在屋子里敷面膜。

“咚咚咚”

“谁啊?”

他拉开门,看到仙儿赤着身子,全身湿漉漉的站在门口,眼睛倏然瞪得老大,“你……该死!”他二话不说,一把拉进她,从床上扯下薄被子把她从头到脚裹起来。

他叉着腰站在她面前,气得脸颊通红,咬牙切齿的问,“能给我一个理由,解释下你大半夜不穿衣服的原因吗?”

“浴室的水龙头坏掉了。”仙儿说话脸不红气不喘,一张稚气未脱的小脸上是与实际年龄不相符的冷漠。

意识到她从小就在鬼门长大,跟那些男人一样,要经历过种种可怕的训练,对自己的身体没有什么矜持的概念,季颜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好,这次就算了,不过,下一次,拜托你出门前穿件衣服可以吗?”

“扔掉了。”

季颜认命的扯下脸上的面膜,然后垂着头,无声的走到衣柜前,从那里翻出一件黑色睡袍丢给她,“穿上。”

仙儿接过来,也没有回避,当着他的面,直接套在身上。

季颜有一种无语到想哭的冲动。

终于,替她修好的水龙头,季颜全身也变得湿漉漉的,边咒骂着,边往回走,路过夏蓝的房门时,脚步不由自主的顿了下。

“你喜欢她。”

身后不冷不热的声音,令他一惊。随即,回头狠狠瞪了仙儿一眼,“小孩子懂个屁啊,赶紧回去睡觉。”

仙儿面无表情的看着他,然后“砰”地一声关上门。

季颜抚着额头,拖着沉重的脚步回到房间。

喜欢……

又能怎样?那是爵深爱的人,这两个人,无论怎样,他都不会去伤害的。

所以,他喜欢不喜欢,也就变得毫无意义了。

送安颂柏离开的时候,他是从头到脚的不愿意。两手抓着楼梯扶手,死活不肯下楼,“我不去!我哪都不去!我也没病,我身体好得很!”

大家围过来,这个劝那个拉的。这时,费司爵走进来,一身休闲打扮,不失高贵的同时,骨子里隐隐散发出冷魅逼人的魅力。他的目光先是落在窝在沙发上看电视的仙儿身上。后者转过头,朝他微一颌首算是打过招呼了,然后扭头继续看她的动画片。

“哎呀,费司爵你这个臭小子,一定是你要送我离开的是不是?”

费司爵失笑,倚靠在门边,没有要上前的意思。夏蓝从外面走进来,一看这架式,脸色冷却几分,看着安颂柏,挑挑眉,“不走?好,以后我们谁都不会跟您讲话!也不会陪您下棋,更不会在吃饭的时候迁就您的口味少盐多辣!”

“丫头你……”安颂柏气得吹胡子瞪眼睛,“好了好了!”他从扶手上慢慢爬下来,拄着手杖下楼,瞪着两人,鼻音给他们听,“哼!”

看着他被送上飞机,夏蓝莫名其妙的一阵伤感,抱着双臂,长发被螺旋桨掀起的风刮得有些凌乱。

肩上倏尔多了一只大手,轻轻的揽着她,“放心,他会没事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42分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