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狼性总裁

第218章 她不是陌生人

狼性总裁 五枂 2040 2016-06-20 20:05:45

  费司爵走出咖啡厅,刚要离开,看到安以诺蹲在路边,身子摇摇欲坠,皱了皱眉,犹豫了下,还是大步走过去,“你怎么了?”

“爵。”安以诺昂起头,一张脸惨白如纸,豆大的汗珠从额上滚落,双唇更是微微颤抖着,“我好痛,我的肚子好痛……”

费司爵盯紧她,似乎想要看出那张脸上有没有做戏的痕迹,可当他看到她身下慢慢流出的血时,倏然一震,“你……”他一咬牙,立即将她抱起来,朝医院里跑去。还好这里离医院很近,不过就是穿条马路。

安以诺靠在他怀里,揪住他的衣襟,“孩子……是不是我的孩子出事了?不要……”她的眼泪无助的涌出,第一次,她感觉到了心慌害怕,她不想失去这个孩子,真的不想!

费司爵眉头紧绷着,冲进医院后,就叫来医生。

将安以诺放到病床上,她仍是紧紧抓住他,不肯撒手,“爵,我不管你怎么看我,但这个孩子是无辜的,你不可以不认他……不可以……”

她的意识已经有些模糊,费司爵没说话,轻轻的,抽出自己的手。

这时,医生过来,将她推进病房。

“爵……爵……”

安以诺断断续续的呼喊声传了过来,虚弱无助得不禁令人为之动容。然,经历过那次更为惨烈的画面,费司爵只会回忆起另一个女人无助到近乎绝望的样子。不过,对安以诺,纵然再恨,他仍是没办法做到陌生人一个。毕竟,她舍命救过自己,同时,她肚子里的孩子……

不愿再多想,他靠着在墙上,头抵在墙壁上,慢慢敛下眸。

不大一会,医生走出来,“孩子保住了。”

“哦。”他应了一声,没有多余的反应。

“病人需要休息,要注意情绪,不能再激动了。”

医生离开后,他想了下,掏出电话。长时间的等待,另一头总算传来夏蓝的声音,“费司爵,你去哪了?”

“你那里怎么样了?”他问。

“哦,全都搞定了。”夏蓝倏尔敏感的问,“你呢,出什么事了?”

“有点小事。”他顿了下,又说,“我在医院,以诺晕倒了,我……送她过来的。所以,耽误了点时间。”

对面停顿几秒,语调放缓,“为什么告诉我?”

他无奈的抚了抚眉心,老实回道,“我不想你误会。”

“有什么关系,不管你还是她,都与我无关。好了,我还有事,先挂了。”夏蓝不再多说,直接挂断。回过头,正对床上那个直勾勾盯住她的老人。

夏蓝吓得差点把手机扔出去,苍白着脸色,凑近,“老先生,您……认识我吗?”

“废话。”安颂柏白了她一眼,坐在床上,活动下四肢,“哎哟,每天都躺在床上,累死我把老骨头了。”

夏蓝狐疑的走过去,伸出两根手指送到他眼前,严肃的问,“这是几?”

“啪。”

安颂柏没好气的拍开,“丫头,你说谁二呢?别以为我不在国内,就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

夏蓝摸摸被打痛的手,这才相信他真的清醒过来了,她又惊又好笑,“老先生,您这是唱的哪出啊?您醒得也太及时了吧?”

“哼哼。”安颂柏撇了撇嘴角,苍白的脸色仍是掩不住的憔悴,但他的气色看上去却不错。如炬双眸阖了阖,“最近,发生很多事了吧?”

“哦,也没太多。”夏蓝避重就轻,“就是某人的交通意外,差点连累到一名有为律师。”

安颂柏斜眸睨睨她,不着痕迹的问,“我孙女要送我去美国,你为什么要拦下呢?你就不怕她找来这里?到时候,你可就是绑架犯了。呵呵,依圣安的实力,你可是斗不过的。”

“听您这意思,您好像很清楚身边发生的一切。”夏蓝敏锐的察觉到重点,兀自猜测着,“老先生,咱们别绕弯子了。坦白讲,您是不是早就醒过来了?”

安颂柏掩去眸中精锐,淡淡的说,“有时候,闭上眼睛反而能看清更多事。”

夏蓝微微怔了住,此时此刻才发觉,这位老人远比她想像中要厉害得多。能够以华人身份在美国乃至整个东部创造商业神话,他绝非泛泛。她也不打算瞒着什么,直接说道,“您别怪我多管闲事,反正,我就是不放心把您交给您孙女。”

一句充满病垢的话,却让安颂柏盯紧她,那莫测难猜的目光,充斥几分动容。转瞬,他垂下头,靠在床头,“肖益是怎么死的?”

夏蓝抿了抿唇,“是……”

“我要听实话。”

深吸一口气,夏蓝照实说,“表面上看,是因为枪伤。不过,我调查过,死亡原因绝不是这个!”言外之意,无非他杀。

安颂柏的情绪没有多大起伏,见惯风浪的大将之风,令夏蓝不由得暗自佩服。

“丫头,说吧,你怀疑谁?”

这个问题让夏蓝愣住了,“还要说我讲实话吗?不会招来杀身之祸?”

安颂柏白了她一眼,“废话。你什么时候也学得这么狡猾了?”

夏蓝耸耸肩,“这可是您让我说的。”她静默片刻,口吻清淡无起伏,“除了您那宝贝孙女安以诺,我分析不出第二个人。”

“以诺……”安颂柏闭上双眼,布满细必皱纹的脸颊上,是淡淡的失望之情。再睁开时,那里又是清明一片,“喂,丫头,我醒过来的事,不许告诉任何人。”

“没问题。”

“还有,我脑子里长了个讨厌的东西,常常会害得我头痛,你去给我搞点罂粟花回来。”

夏蓝惊住了,“那会成瘾的。”

安颂柏把眼睛一瞪,“怕什么,老子曾经自己动手在骨头里挖过子弹,什么没见过?”

夏蓝赶紧点头,“成。”

“对了。”安颂柏又躺了下来,漫不经心的说,“把费司爵那小子给我叫来,我有话要对他讲。”

“叫他干嘛?”夏蓝别开脸,明显不想再提这个人。

安颂柏阖了阖眸,睨她一眼,“我相信那小子。”随即,翻了个身,面朝里,“还有你这丫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