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狼性总裁

第210章 给我一个解释

狼性总裁 五枂 1999 2016-06-12 20:06:24

  “OK,OK,能跟!绝对能跟!”夏蓝举手投降,这会深刻了解一句话,千万不能跟女人讲道理!

倏地,她目光一怔,盯着他的某处,眼神顿时千变万化。

顺着她的目光,季颜看到自己两腿间搭的小帐篷,登时脸色大变,惊叫一声,扭身捂住,“看什么看,女流氓!”

夏蓝真是哭笑不得,“拜托,我没说你是变态已经很客气了!”

季颜脸色胀红,扭头瞪着她,“你……这都怪你!”

他赌气的样子含娇带嗔,夏蓝要是个男人,保不齐真会把持不住,可这会只有惊悚伴着全身倒立的汗毛。

“怪我什么?我又不是美男,你那里有反应,跟我有半毛钱关系吗?”

“你……”季颜恨恨的瞪她一眼,低下头,咬着唇,好像受了很大的委屈。

夏蓝身子退开半分,警惕的瞪着他,“我说,你今天是不是吃错药啊?”

“夏蓝!”他突然转过来,细长的美眸睁得老大,“要不是你,我至于变成现在这副模样嘛?可恶,你还在这里说风凉话?”

“我怎么你了?”夏蓝也来了脾气,这会脚还痛着呢,可这家伙活似她罪大恶极似的。

“你……你……算了!”季颜的脸色又深了几分,终是没有说出口,恨恨的抓过外套盖在身上,挡住自己的尴尬,扭头又发动车子。

狐疑的眯紧他,夏蓝沉吟片刻,小心翼翼的问,“那个……你是不是很久都没有那个啊?”虽说他喜欢男人,可是他也会有正常的需求啊。

季颜没好气的哼了一声,没答话。

现在的他,怎么看都像是欲求不满!难道,是因为她和阿喵搬到他家,打扰了他?想到这,夏蓝当真觉得罪过了,怪不得人家会生气。

“呃,你要是觉得,不方便的话,我们可以找地方搬出去……”

“闭嘴!”他口气不善。

夏蓝自知理亏,也就懒得再去计较。将录音笔小心的收进包里,就等着用它来治安以诺了!

车子停在医院门前,季颜率先走来,然后绕到了另一边,拉开车门,直接将她抱出来。

夏蓝的脸都要绿了,僵硬的推推开,睨着他,“我自己能走。”

季颜瞪了她一眼,“你就不能老实点吗?”

自他走进医院,立即就成了众人的焦点。比女人还要艳美的面容,吸引了无数侧目。一头发长随着走路的动作,扬起一抹妩媚的弧度,中性打扮,更显得魅力十足。脸上若有似无的煞气,为他彰显几分男子气概。他怀中的女人,在他的映衬下自然失色不少。

只是让医生随便喷了点药,夏蓝就急着要离开,眼见季颜又要抱着自己,她死活不同意,“我还有一只脚,能跳也能蹦,OK?”

没办法,季颜只有扶住她。当她挨近自己时,不是很丰满却充满诱惑的身子,令他一阵心猿意马,全身的血液又不受控制的集中某处。他一惊,马上推开她,“你自己走!”

夏蓝差点摔倒,气得一把揪住他,“你跟我来!”直到出了医院,她终于忍无可忍的问,“喂,你这几天是大姨妈造访还是内分泌失调?回到家里,全身裹得像粽子,生怕我和阿喵非礼你似的!现在又别别扭扭的,你到底是哪搭错线了!”

季颜狼狈的别开视线,“我没事!”

“骗鬼!”夏蓝眼一眯,直接扯住他的长发,“说,到底怎么了?”

“我……”在她的凝视下,季颜只觉得那里越来越肿胀,越来越难以自持,最后,竟然想都不想的钳制住她的双手,将她直接抵在身后的墙上,嫣红的唇迫切的吻上她。

“唔……”夏蓝惊得目瞪口呆,他不是GAY吗?他不是娘炮吗?

夏蓝眉头一蹙,猛地推开他,一巴掌狠狠打在他漂亮的脸上,“你疯了吗?”

清脆的声音乍响,季颜一个激灵僵在原地。不敢相信的看着自己还停留在她屁股上的手,犹如触电似的立即缩回,“我……”

“季颜,我不管你是真疯还是装傻,以后,你再敢碰我一下,我就让你永远的断子绝孙!”怒极的吼过一句,夏蓝一瘸一拐的转身就走。

“夏蓝,等一下,你听我解释,我……”

夏蓝突然停住,回头,似刀的目光先在他的脸上凌迟过,又落在他惹事生非的祸根上,恨声,“你最好现在就消失,要不然,我真控制不住现在就切了它!”

她艰难的走着,边走边低咒,倏地,她的手却被人拽了住。

回头,对上季颜幽怨又无助的眸,她拧紧眉,“干嘛?”

“你不是想知道原因吗?”他垂下头,幽幽的,轻声说,“我告诉你。”

夏蓝怔了怔,下一秒,他转身,大步走向自己的跑车。听到四周一片惊艳的声音,夏蓝如梦初醒,马上艰难的跟了上去。瞪着他,小声嘀咕一句,“你最好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

“子曦哥!”看到来人,安以诺紧张的迎上前,“子曦哥,这回你一定要帮我……”

韩子曦风尘仆仆的赶过来,屁股还没坐热就关心的问,“以诺,发生什么事了?”

安以诺眼圈通红,断断续续的说了事情的经过。当然,她将所有的责任和过错都推给了夏蓝,直说自己是受她引诱,一步步落入她精心设置的陷阱中。

“子曦哥,这可怎么办啊?她一定不会放过我的!”

韩子曦仔细的听着,最后,抬眸深深看她一眼。那对充满审视和探究的眸,令安以诺下意识的避开,“你干嘛这么看着我啊?难道,你不相信我吗?”

韩子曦垂下眼眸,“不,我没有这个意思。我只是有些好奇。”

她小心翼翼的问,“好奇什么?”

“既然,你们是对头,而且,你明知她上门来极有可能是搜罗证据的。为什么,还会落入她的圈套呢?”他的问话一针见血,却让安以诺一时间哑口无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