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狼性总裁

第212章 男人都是残忍的动物

狼性总裁 五枂 2893 2016-06-14 20:05:07

  第212章南宫烈的视线则越过她,直视她身后的韩子曦,将夏蓝拉到身后,邪魅如斯的脸颊充斥着令人望而生畏的狂炙,“我说过,不想再看到你出现在她身边。”

韩子曦轻笑了下,这才缓缓从兜里掏出一张支票,晃了晃,“我只是想做笔交易,你们是不是误会什么了?”

来不及跟南宫烈叙旧,夏蓝皱着眉走过去,扫一眼那上面的数字,然后,清眸直视他,“这一次,不管你拿什么来交换,我都不会放过她!”

韩子曦敛下眸,收起支票,淡淡的说,“夏蓝,我想你了解,就算她做过很多错事,她毕竟是我最重要的,一辈子也割舍不掉的人。所以……”夏蓝抬下手,打断他的话,“我明白,既然道不同,我们也就没有再说下去的必要了。是朋友还是敌人,你来选,我都无所谓。”

转身,不再看他一眼。韩子曦的眸掠过一丝失落,默默的朝外走去,经过她身边时,用着低不可闻的声音说,“我不想伤害你的,真的不想……”

夏蓝抿紧双唇,这才回眸瞪着那个自进门就一脸酷劲的男人,“你小子怎么来了?还有,你不是要跟黎雪结婚了吗?这时候过来干嘛啊?”

听到这个,南宫烈就咬紧牙,睨向她的寒光让她不自抑的打了个冷战。夏蓝搓搓胳膊,“干嘛这么看我,我又怎么你了?”

“你就这么希望我跟她结婚?”他先是低声质问,随即,又自嘲的笑笑,“是啊,我怎么忘了呢,你巴不得我不再骚扰你。所以,在收到了喜帖后,甚至连通电话都没有!”

“喂!南宫烈,冤枉人也要有个限度好不好?”夏蓝双手叉腰,手指戳着他的胸膛,“我打你电话,从来就没有接通的时候,你还反过来质问我?”

南宫烈蹙了下眉,“没通?”他早就关照过明哲,只要是她打来的电话,一律直接转给他!

“好了,现在不是说那个的时候。”夏蓝拉着他走进办公室,把散乱一地的东西收拾好,简单的交待道,“阿南出事了,后天就开庭,最近我一直在忙他的案子。还有,之前……算了。”本想解释下之前爽约的事,不过,现在颇有越描越黑的嫌疑。

南宫烈坐下来,黑色的紧身裤,包裹着他修长而又结实的双腿,他慵懒的倚靠在沙发上,邪肆的目光透露出一抹异样,却又似雾里看花般不真切。

“所以,这就是你这段时间忽略我的理由?”

“拜托,就算要关心,你也有未婚妻吧?”夏蓝无意的一句话,让他的浓眉瞬间拧起,邪眸眯了又眯。他站起来,超过一八零的身高,顿时充满压迫感,加上他今天穿着一件黑色的风衣,更如泰山压顶般把夏蓝笼罩在他邪恶的阴影下。伸开双臂,牢牢撑在她座椅的两侧,“听着,没有未婚妻,没有婚礼。明白了吗?”

靠在椅背上,夏蓝无奈的抚了抚眉心,“说吧,这次又发生什么事?”

南宫烈好看的容颜慢慢扯出丝轻嘲,“你还在关心我?我以为,你早就被那个男人占去了全部心思呢。”

夏蓝不悦的瞪着他,“南宫烈,你什么时候学会说话拿枪带棍了?”

他状似妥协的笑了下,漫不经心的说,“这是奶奶她老人家最后一次的自作主张了。”

夏蓝怔了下,“你是说……”

“未经我的同意,擅自发布我的婚讯。”他冷冷的撇下嘴角,脸上的冷漠掩饰不住的残忍,是夏蓝从未见过的。不知道为什么,这样的南宫烈让她陌生。她不喜欢。

“不管怎么说,她是不会害你的。”她推开他的手,淡淡的说。

“明知道我心里有人,还逼我娶别的女人,就算出发点是为了我,sorry,我无法接受。”南宫烈站在她对面,挑起一侧眉梢,睨紧她,“我坚持的事,不多,唯独这一件。谁都逼不了我。”之前,或许有过想要放弃的念头。可是他错了,在他离开她不超24小时后,他就悔得怪不得跳下飞机重新抓回她!

静静的凝视他,空气似在四目交接中停止了流动。

“烈,我最不愿伤害的人,就是你。”夏蓝静静的说。

“然后,你还想告诉我什么?说你爱的人仍然是费司爵,没办法给我多余的情感?”他不屑的冷笑,俯下身子,轻轻捏住她的下巴,凑近,在距离她三公分时,停了住,“小蓝,别把我想得太脆弱,也别把我想得太善良。”

夏蓝拍掉他的手,瞪着他,“你想说什么?”

“呵呵。”他充满魅惑的朝她眨了眨眼睛,“男人都是残忍的动物,会为了想要得到的而不顾一切。区别在于,文化痞子会更道貌岸然点,而我,更喜欢直接。”

夏蓝冷笑一声,“**是犯罪。”

南宫烈摇头失笑,大手轻轻揉了下她的头顶,“小蓝,什么时候,你的世界不再是二维的,也许,你就能懂我的心了。”

夏蓝送他一记眼白,“我现在没时间浪费在你身上,阿南的处境很危险,我必须要抓紧时间找线索。当然。”她半阖着清澈的双眸,笑得有些诡异,“除此之外,我也不会让某人舒坦了!”

盯着她充满斗志的样子,南宫烈倏然弯腰抱住她,“小蓝,怎么办,我发现我真的没有办法离开你。”

“喂,南宫烈!你又欠捧了是不是?”夏蓝使劲推他,就在这时,门被人猛地推开。

看到里面的情景,原本一张担忧的面容,即刻被一片冰霜取代。

南宫烈侧过头,看到他,挑衅的扬起唇畔,“谢谢你,把我的女人照顾得很好。”

一句“我的女人”直戳他的痛处。

从他离开,而夏蓝在病中呓语还叫着他的名字时,费司爵就隐隐觉察到了什么。只是,骄傲如他,不愿承认。现在,依然。

夏蓝的额角似乎在隐隐作痛,她用力推开南宫烈,起身,看着两人,清晰的一字一句的说,“现在,阿南还在监狱里,我想做的,唯一要做的,就是帮他!尽我一切所能的帮他!如果你们还想为那些杂七杂八的事一较个高低,OK,麻烦全都外面请!”

费司爵敛下眸,英俊的脸颊迅速又凝结成一片莫测。他先是走过去,把几瓶药放到桌上,“晚些时候,我会再叫医生过来替你看看。”,然后,抬眸盯住她,口吻清淡的说,“安肖益的女儿安以菲,中午抵达X市,妱娣已经将她接走了。”

夏蓝双眸一亮,“你知道她现在在哪吗?”

费司爵点了点头。

“快,带我去!”夏蓝准备了下就要走,马上又想起身后的南宫烈,“烈,我还有事,回头会给你电话的。”

南宫烈什么话也没说,站在原地,眸子扫过费司爵。

费司爵完全是华丽的无视他,不容拒绝的扶住夏蓝,“慢点,你不用太急,她不会跑掉的。”

南宫烈挑高眉,双唇抿成一道冷酷的弧度。

坐进他的银色跑车里,夏蓝忍不住的问,“安家的事,你比较了解的多一点。安肖益的女儿跟安以诺的关系怎么样?”

费司爵慢慢发动车子,然后淡淡的回道,“以菲是典型的大家闺秀,安家的生意,还有他爸爸的事,她从不会过问,也不会参与。算是安家一个的另类吧。”

“哦。”夏蓝缓缓点头,还是要先会会她再下结论。

透过镜子,他凝望她一眼,没再说话。

很快,车子就停在了一家酒店前。

“我一个人进去就好。”夏蓝推开车门走下去。费司爵现在的身份特殊,不便掺合进安家的事里。他自己也清楚,朝她点点头,“我在这里等你。”

出了电梯,夏蓝很快就找到安以菲的房间。按响门铃后,里面传来一道清细又悦耳的嗓音,“来了。”

门拉开,出现一个相貌极其甜美的女生,看上去柔柔弱弱的,身材却是玲珑有致。一身简洁的洋装,头发刚过肩,随意的散开来,看上去,既有女孩的纯真,又不失成熟女子的魅力。是个很招男人喜欢的女人。她朝夏蓝投去好奇一瞥,她礼貌的问,“小姐,有事吗?”

“安小姐,你好,我姓夏,是律师。”

接过夏蓝递来的名片,安以菲的神情倏然一震,抬起头,“你是……为杀死我爸爸的凶手辩护?”

夏蓝颌首,脸色未变,“我今天来这儿,只是想了解一些情况。”

安以菲咬了咬唇,低下头,“抱歉,我没有什么帮助能提供给那个凶手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