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狼性总裁

第208章 对决

狼性总裁 五枂 2092 2016-06-10 20:05:34

  走进安肖益的病房,看着他无力的躺在病床上,安以诺不屑冷笑,“二叔,您怎么样了?”

床上的人,吃力的睁开眼睛,一看是她,立即面露怒气,透过氧气面罩,却只能艰难的吐出几字,“是……是你……”

“没错,是我。”安以诺大大方方的坐在他对面,对上他愤怒的眸,吃吃一笑,“二叔,躺在这里的感觉如何啊?呵呵,你也不要怪我嘛,圣安集团这块到嘴的肥肉,我怎么舍得再吐出来呢?要怪,只能怪二叔你太小看我,太沉不住气了。”

安肖益手指着她,挣扎着想要坐起来,“你……你这个贱女人……你别以为这样就能得逞,我……我要告诉所有人,你是个冒牌货,你……”

安以诺夸张的大笑,起身,倏地推倒他,看着他虚弱的倒在床上,她笑得更张狂了,“二叔,你省省吧,现在,圣安已经完全由我当家了。如果,你能哄得我高兴了,念在我叫你一声二叔的情份上,或许我还能给你留条活路。否则。”她目光阴寒,冰冷慑人,“我会让你一觉不醒!”

安肖益瞪大双眼,呼吸登时变得急促,颤手指着她,“你、你、你……我不会让你爬到我的头上……你没有权力动安家一分钱……你这个野种……”

“哦?”安以诺又是妩媚一笑,目光中划过一抹狠决。她俯下身子,慢慢抬起手,将他的氧气面罩摘了下来,霎时,安肖益的脸色由白到红,张口费劲的呼吸着。由于那颗子弹伤及肺,他必须要靠人工呼吸器呼吸。

“给……给我……”

“二叔,你放心,我会替你照顾好妹妹的。”她贴着他的耳边,轻声说,“听说,萧董的老婆已经死了二十几年了,他夜夜笙歌,体力仍好得惊人呢……呵呵,这个女婿,二叔一定会满意吧?”

“你……”安肖益死死的瞪住她,一口气没提上来,倏地吐出一口鲜血,接着,身子开始剧烈抽搐,两眼却仍是瞪着她。安以诺掀唇冷笑,看着他嘴里的鲜血越涌越多,全身慢慢僵硬……

重新将氧气罩戴上去,她转身就朝外面走去。

门外,响起她惊慌的叫声,“医生!医生!快来啊,医生……”

床上的人,睁大双眼,眸中带着不甘,遗憾,更多的是愤恨……

“蓝姐。”小慧急忙进来,面色凝重道,“刚刚收到消息,安肖益死了。”

“死了?”

夏蓝的眉头蹙得紧紧的,安肖益一死,阿南的犯罪性质马上就变了!她烦躁的站起身,在办公室来回踱了两步,“不是说手术很成功吗?怎么突然就死掉了呢?”

“呃,医院那边的回答是,手术后感染了并发症。”

“该死!”夏蓝咒骂一声,慢慢沉住气,这件事连成一线看,不管是阿南的行凶,还是安肖益在术后离奇死亡,最终的受益人只有一个,那就是安以诺。更何况,还有一个不为人知的把柄存在!

这么想的话,那安肖益的死,恐怕就没那么简单了。

她蹙了下眉,抬起头问,“小慧,想办法弄到在他死亡那段时间的医院监控。”

“好的。”

突然,夏蓝又想起另一个重要的问题。她来不及细细打算,抓起车钥匙就走。

来到安颂柏的VIP病房,看到他还安稳的躺在那,夏蓝这才松了一口气。看护对她并不陌生,朝她微微颌首,夏蓝小声问道,“医生怎么说的?为什么到现在都没有醒?”

“医生说,有可能是肿瘤压迫神经,造成了暂时性的晕迷。”

夏蓝慢慢走近,凝视着他比之前红润些的脸庞,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位绝症患者。她坐了下来,想了想,还是压低了声音照实说,“老先生,我想,有件事您有权了解实情。”她顿了顿,才说,“您的儿子……死了。对外虽说是死于枪杀,不过,我却很怀疑,可惜我不是家属,无权要求解剖尸体。但是,我一定会找到证据证明他绝不是死于阿南的枪下!”

安颂柏仍没有反应,直到夏蓝离开,在他布满皱纹的眼角下,才缓缓溢出一串泪……

见到阿南时,不过几天的功夫,他就消瘦许多。

“现在,还不想说出原因吗?”夏蓝冷静的发问。

阿南摇了摇头,完全不想替自己做任何的辩白。手腕还有脚腕处,都被手铐和脚镣磨得一圈红肿。

夏蓝慢慢点头,然后站起身,“安肖益死了,你会被正式指控为杀人犯。就算你打定主意维护她到底,你也给我听清了,我是不会让你背这个黑锅去刑场的!”

说完,转身就要走。

阿南垂下眸,倏尔开口,“夏蓝,你为什么从来都不肯放弃我呢?”

她的脚步一顿,侧身,面无表情的说,“因为,我理解那种无助和绝望。”

阿南闭上眼睛,干裂的唇微微扬起,“你能成为我的朋友,真好。”

夏蓝目光复杂的掠过他,然后果断离开。

与其伤感,不如抓紧时间想办法救他。

这时,她的手机响起,“蓝姐,医院的监控显示,那段时间,只有安以诺出入过安肖益的病房!”

夏蓝咬了咬牙,“果然是她。”两手抓紧方向盘,一打轮立即调转方向,双眸透出一丝坚决。

显得有几分冷清的洋房内,夏蓝站在客厅内,挑眉看着那个打着哈欠从楼上下来的女人,“哟,想不到,你居然会来这里。”

安以诺穿着睡衣,冷笑的眉眼夹着锋芒扫视过对面的人。

夏蓝扬起眉,不经意的一笑,“安以诺,你用不着紧张。做为阿南的代表律师,我只是按程序过来了解些情况而已。”

“呵呵,夏蓝,我们之间就不用这么虚伪了吧?”安以诺坐在沙发上,薄薄的真丝睡衣,掩不住她傲人的好身材,“我真不明白,你是在假装好人,还是真的蠢。开始如果只是想从我身边抢走阿南,那么他现在已经没有一点利用价值了,你何必还要花力气去救他呢?”

夏蓝也坐了下来,不着痕迹的将皮包拿在手里,挑眉问道,“阿南对你这么忠诚,甚至都甘愿被你利用去杀人,你就那么希望他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