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狼性总裁

第207章 挣扎

狼性总裁 五枂 2056 2016-06-09 21:33:29

  一切就如阿喵和夏蓝估计的那样,见到夏蓝时,妱娣原本面无表情的脸上,倏然被一片愤怒取代,“夏蓝,我没有找你,你居然还敢来找我!”

夏蓝坐在她对面,长腿妖娆的交叠在一起,裙摆下是一片诱人风情。她抿唇一笑,“为什么不敢?就因为你叔叔的死?”她挑了挑眉,漫不经心的开口,“你就不想知道,你叔叔在临死之前说了什么吗?”

妱娣一怔,盯紧她,双拳紧紧握着,“他说了什么?”

夏蓝的眸色愈发暗沉,她的表情,也令妱娣不觉凝重起来,仿佛,眼前就是叔叔临死前的画面,惨烈,而又辛酸。

“当时,他口吐鲜血,躺在地上不停的抽搐着。可他嘴里却一直在叫你的名字,妱娣,妱娣……他说……”

妱娣急了,“他说什么?”

夏蓝却在此时闭上嘴巴,目光直视她,“坦白说,我并不喜欢你,也不喜欢你那位冷冰冰的叔叔。今天能告诉你这些,你应该很清楚我的目的,想不想配合,你自己选。”

与狠角色做交易,要的就是主动权!

妱娣眯紧眸,慢慢敛下多余的情绪,冷冷开口,“想利用叔叔来套我的话?”

“呵呵,你可以不相信我。我说过,选择权在你。”夏蓝也不浪费时间,起身,“咖啡我请。”

结完帐之后,她走出咖啡厅。

“等一下。”

听到身后的叫声,她终是露出一丝笃定浅笑。然后,回过头,“想通了?”

妱娣的眉头蹙得紧紧的,似刀般犀利的目光锁定她,“如果,你骗我,我绝不会再放过你!”

夏蓝噙着深意不明的微笑,淡淡的说,“相信我,我很有职业道德的。”

不知是不是妱娣在有意隐瞒,她提供的消息与夏蓝猜测的基本相符,但是有一点她始终都不明白,也是本案的关键,仅凭安肖益争权夺势就丢了性命,这似乎有些牵强。而且,她总觉得,安以诺好像有把柄在他手里,否则,她怎么会那么轻易就向他妥协了?在外人面前积极配合,这可并不符合她的风格。

这个把柄,究竟是什么呢?

“好了,我能说的只有这些。现在,你该告诉我,叔叔他究竟说了什么!”

夏蓝思绪回转,不着痕迹的笑笑,发挥了她的所长,立即谱写了一段催人泪下的临别遗言。直让对面那个从来喜怒无形于色的女人暗自垂下眼帘,夏蓝在心里小小的忏悔了下,这都是为了救阿南,那位七叔莫怪莫怪。

趁着她还沉浸在悲伤之中,夏蓝立即闪人。

“小懒,你那边怎么样了?”

“情况跟我们猜得差不多,不过,没有能够提交法庭的证据。”

“该死,我这边也不妙。”阿喵在电话那头抱怨道,“听之前的媒体朋友说,接到了上头的命令,有关这件案子的进展,不准见报。”

夏蓝的脸色有些难看,“好,我知道了。呆会我要去警局,一定要让那个家伙开口!”

挂上电话后,她立即开车赶到警局。可到了才知道,人已经被送到了总局!她很清楚,那就意味着无论她做多少努力,都将无法改变结果。

“该死,为什么不通知我?我是他的律师!”

夏蓝也不顾不得谁是谁了,站在警察局内就拍起了桌子。

“喂,你当这是什么地方?”

“什么地方?执法严明的地方!头顶明镜高悬的地方!”

“别以为你是律师,就能在这里撒野!”

就在这时,门口走进一人。一身漆黑西装,从进门开始,就给里面的人带来隐隐压迫。

他走近怒气冲冲的夏蓝身边,大手轻轻按在她的肩上,一种无形的力量,霎时安抚了她的焦躁。回眸,对上费司爵幽深而沉稳的眸,“这里交给我了。”

低语一声,他清冷的双眸扫过对面的警察,手指微勾,跟在后面的宋文立即递过一页文件,看到上面的内容,对方一愣,然后马上站了起来,“呃,请放心,我们会严格按照上级的交待执行。”

费司爵阖了阖眸,淡然道,“下午,我要看到人。”

说完,伸手揽上夏蓝的腰,带着她离开警局。出来后,宋文才瞪大眼睛说,“夏小姐,你也太强悍了吧,居然敢在警察局里拍桌子!”

夏蓝摆了摆手,马上问费司爵,“你刚才给他们看的是什么?”

费司爵点燃一支雪茄,慢慢吸了一口,吐掉烟雾,眉目间竟是薄薄的一层愠怒,“以后,不要贸然做危险的事了。”

得知她去见了妱娣,他放下手边一切事情,第一时间赶了过来。真不知道这个女人有没有对危险的认知!

“OK,提议接受!”

费司爵这才慢慢说,“下午,他们会将阿南再送回分局。到时候,你就安全按照正常的司法程序办事就够了,不会再有人为难你了。”

夏蓝惊喜过望,“确定?”

费司爵不悦的扬扬眉,“怎么,怀疑我?”

夏蓝忙摇头,由衷的说,“我替阿南谢谢你!”

他垂了垂眸,鼻间漫不经心的哼了声,“如果只是因为他,我才懒得管他的死活。”

“好了好了,知道你这回帮了大忙,这份情我记下了。”

夏蓝看看手表,“我要回事务所了,有什么情况,电话通知我。”

“等等。”费司爵扔掉手中的烟,侧过眸扫一眼宋文,后者识趣的哼着小调朝远处挪。

走过去,望着她,他的表情有点复杂,霸道不失风度,却又难掩一丝无奈,最后,在她疑惑的目光中,轻轻拥抱住她。

夏蓝一愣,没来得及反应,他就松开了。转过身,“等我电话。”

大步朝座驾走去。

宋文屁颠屁颠的跟上去,不时的挤眉弄眼,“老板,这个时候你就应该果断的亲下去!然后再强势的把夏小姐拉到宾馆开房,再……”

费司爵急走的脚步,有丝丝狼狈,有着被人猜中心事的窘迫,恨恨的瞪了他一眼,“你给我闭嘴!”

“每次就知道凶我……”

“想去做保洁是不是?”

“……我还是去开车吧。”

看着两人,夏蓝倏尔失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