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狼性总裁

第205章 一切有我在

狼性总裁 五枂 1949 2016-06-07 20:18:44

  “小懒!阿南出事了!”

阿喵满头大汗的冲进夏蓝的办公室。而此时,夏蓝正拢紧眉,盯着电视里转播的新闻。

阿喵走进来,咬了咬牙,“一定是安以诺那个贱人!一定是她!”

夏蓝关掉电视,回过头,双眸中的冷漠直逼冰点。

“怪不得阿南把他所有的积蓄都送给我,那个傻瓜,他要做这么大的事,为什么就跟我们商量下呢?”阿喵坐在沙发里,眼圈隐隐发红。

夏蓝倏地站起身,按下内线,“小慧,跟我去警局。”

阿喵赶紧说,“我跟你一起去!”

“不。”夏蓝看着她,冷冷的,一字一句的说,“你要监视安以诺!”

阿喵怔了下,随即,咬牙切齿道,“妈的,姑奶奶算是跟她杠上了!”转身,一阵风似的又冲出去。

夏蓝带着小慧来到警局,被告知阿南不得被保释。这个结果,是夏蓝意料之中的。

“我是他的代表律师,我要见一见我的当事人。”

当她见到阿南时,后者带着脚镣艰难的迈步走进来,夏蓝的心头一紧,胸口剧烈起伏着,“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做?”

阿南敛下眸,微微一笑,“不用替我辩护,我已经认罪了。”

夏蓝“啪”地两手撑在桌上,朝他怒吼,“该死!我要你告诉我为什么!”

警察上前,“坐下!”

夏蓝充耳不闻,一对快要喷火的眸,紧紧盯住他,“你知道你会被判死刑吗?”

阿南轻轻点头,抬眸,眸中一片安宁,“那个人,该死。”

夏蓝倏尔冷笑,坐下来,双臂环胸,“可惜,你那一枪偏了个零点零几公分,医院刚传来消息,他的命保住了。”

阿南脸色一变,懊恼得眯紧眸。一定是那个女人扑过来时令他偏了!

“是不是安以诺?”夏蓝冷冷的说,“自从安颂柏住院以来,安肖益就频频露面,相反,安以诺却退居背后。这根本不符合她的性子!想来也只有一种解释,安肖益利用非常手段,迫使她不得不让位!那么,接下来的事就很好解释了。她千方百计的利用你来除掉安肖益,一切就顺理成章了!”

阿南恢复镇定,垂下头,一言不发。

“阿南,你以为你是英雄吗?”夏蓝嗤笑一声,毫不留情的说,“当你为了她不惜一切代价的杀人时,她已经不再是你的恩人了,而是将你推向深渊的郐子手!”

“不要再说了。”阿南冷静得出奇,望着夏蓝,他轻声说,“就算是那样,也是我自己的选择,与她无关。”说完,站了起来,拖着脚镣发出刺耳的声音。

夏蓝气得全身轻颤,“这个榆木脑袋!”

离开警局后,夏蓝马上驱车前往医院。安肖益才刚渡过危险期,人还处于晕迷之中,根本了解不到任何线索。就在她准备离开时,竟然看到了安以诺。

“你怎么在这儿?”

安以诺冷着脸,厉声质问。

夏蓝不逃也不避,坦然自若,可以清眸却散发出骇人的光泽,“做为阿南的代表律师,我在这里,有什么奇怪的吗?”

“哼,爷爷的那笔帐,我还没跟你算呢!现在,你又要替杀害我二叔的凶手辩护?夏蓝,你还真是处处针对我啊!”

夏蓝抬手,“首先,安老先生的事,交局已经查明是酒驾司机肇事,如果你再往我身上诬陷一句,我立即告你诽谤!其二,从法律的角度来说,阿南还没有被判定为凶手,现在只能是嫌犯!而我这个辩护律师要做的,就是替他揪出幕后的主谋!”

安以诺脸色微变,随即,傲然的睨视着她,“怎么,你在怀疑我?”

“呵呵。”夏蓝轻笑,“是不是你,我们法庭上见。”

转身,刚走几步,又停了下来,“哦对了,做为孙女,你是不是应该去看望下自己的爷爷呢?毕竟,戏要做足全套才不会落人口舌嘛。”又是一笑,踩着三寸高的鞋子,在医院的走廊中发出清脆有节奏的“嗒嗒”声。

安以诺握紧双手,阴鸷的眸盯紧她,“夏蓝,你别得意!下一下,就是你!”

夏蓝蹙紧眉头,开着车子,脸色不是很好。

这时,电话响起来。

“你在哪?”费司爵的声音干净利落。

“工作ing.”

“为了阿南的案子?”

“知道就不要再来骚扰我。”她刚要挂断,费司爵却不容拒绝的说,“半小时后,中央公园见。”

夏蓝拧了拧眉,暗自咒骂一句,“独裁!”

可还是转动方向盘,朝中央公园开去。

看着一身黑西装,好像刚从某个重要会议上赶来的人,夏蓝的心底慢慢掠过一丝温暖。尽管只是刹那,她却学会了品味。

费司爵坐在她旁边,俊雅帅气的脸上,神情严肃。盯着她,开口便问,“一定要接这个案子吗?”

“这算废话吗?”

“好。”他点头,果断又霸气十足,“你接,我就帮你赢!”

夏蓝一怔,“你不是要劫狱吧?费司爵,我警告你,你这样只会越帮越忙,阿南会……”

无奈的抚抚眉心,他似乎在隐忍,半晌才说,“在你跟中,我是屠夫吗?”

“那你想怎么样?”夏蓝冷静的分析道,“这件案子几乎是没有胜算的,我也根本不可能替阿南做无罪辩护。所以,目前来说,最好的方法是揪出幕后指使他的人!也许,他会被免于死刑。”

尽管这个结果令人伤心,但也是她仅能做到的了。

费司爵的幽眸掠过一丝异彩,没继续说什么,只是伸手轻轻拍了拍她的手背,“放心,一切有我在。”

夏蓝心头一震,扭头凝望。短短一句话,却包含无数承诺。好像,天塌下来也不必惊慌,一切有他在,他顶着,她就会安然无恙。

这种感觉很奇妙,有种被保护的安心。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