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狼性总裁

第194章 欠债还钱

狼性总裁 五枂 2021 2016-05-27 20:06:26

  “我会吃白食?真是笑话!”安颂柏坐在那,下巴微昂,气场十足,说话间尽是不可一世的傲然。

经理和服务生站在一边,无奈的说,“老先生,我们也相信您不会,那么就请您把账结一下吧。”

安颂柏皱了皱眉,略显苍白的脸颊,隐隐泛起红晕。可他还是理直气壮的说,“我忘记带钱包了。明天,我会派人送来。”

“老先生,我们要是都遇到像您这样的客人,那生意还要不要做了?”经理不耐烦了,索性冷冷的说,“您要嘛把帐结了,要嘛打电话叫您家人过来结。”

安颂柏板起脸,本来一个人出门,就是不想看到家里那些人,现在可好,吃饭不给钱?这么丢脸的事,怎么能让他们知道呢?他一咬牙,继续强硬道,“我说过,会派人送来的,你听不懂吗?哼,别说这顿饭钱,就是把这整家餐厅买下来,都没问题!”

经理不再浪费口水,朝旁边服务生点点头,“打电话报警吧。”

“你……”安颂柏瞪大双眼,刚要发飙,却插进一道不紧不的声音,“这位老先生的帐,算我的。”

十分钟后。

安颂柏背脊挺直的坐在夏蓝对面,半阖着眸,冷漠的盯着她,“你的目的是什么?”

夏蓝肚子很饿,正不顾形象的大吃,听到他的话,疑惑的歪着头看看他,“什么目的?”

“哼,娃娃,你不用跟我装蒜!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就直说吧?我安颂柏不习惯欠别人的人情,这次,算你走运!”被她看到自己最狼狈的样子,这让安颂柏很是生气。

“哦。”夏蓝总算听明白了,随手把他刚才的帐单递过去,“一共是二百三十八块,您摔坏了人家的杯子,又额外赔了三十块钱……您要还我二百六十八块钱。”

安颂柏狐疑的盯着她,“就这样?”

夏蓝喝了口汤,嘴里含糊的说,“怎么,您还嫌摔一个杯子不过瘾,想把人家餐厅给砸了啊?那抱歉,我没带那么多钱,估计那样就要去警局赎人了。”

安颂柏眯起精明的眸,“想让我欠你一个人情,然后,再以曝光今天的事做要挟,想换取更大的利益?看不出来,你这女娃还很有心计嘛!”

夏蓝差点失笑出声,她摇了摇头,“老先生,您真是太厉害了。我这么点小心思都让您看出来了?佩服,真是佩服啊!”

听出她话中讽刺,安颂柏脸色更难看了,“做人要见好就收,你最好现在就提出要求,否则,休怪我日后不讲情面。”

夏蓝扬扬眉,点头,“好吧。”她招手,跟服务生要来纸笔,唰唰唰几下就起草好了一份合同,然后推过去,“签名吧。”

安颂柏一副意料中的鄙夷神情,当他看到上面的内容后,愣了住,抬头,“就这样?”

夏蓝耸耸肩,“别想少我一分钱,我绝对会告您的。”

安颂柏盯紧她,想要找到哪怕是一丝伪装的痕迹,结果,在那对似曾相识的清眸中,除了淡淡的轻嘲,再也看不出别的了。

他垂下眸,拿起笔,犹豫了下,还是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夏蓝满意的收好。吃过饭后,两人一块走出餐厅。见他杵在门口,好像不知道该往哪条路走,她挑眉问道,“您的司机呢?”

安颂柏厌恶的说,“我还没残,干嘛走哪都要带司机?”

夏蓝自讨了个没趣,从来都不是拿自己热脸贴人家冷屁股的人,尤其对象还是安以诺财大气粗的爷爷。她转身就走,可没走几步,又折回来,从身上掏出仅剩的几十块钱,都塞给他,“呶,走累了,就打车。您这么大年纪,晕倒在路边会造成胆小市民的困扰的。哦对了,这钱也是要还的。”

安颂柏看了看手里的零钱,抬起头,若有所思的望着夏蓝离开的背影。

当他回到家时,安以诺和安肖益都着急迎上前,“爸,您去哪了?”

“是啊,爷爷,您一个人出去,真是吓坏我和二叔了。”

“我不是废人,还不至于连家都找不回来。”安颂柏坐下来,接过佣人递来的茶,喝了一口。看上去,心情似乎不错。

安肖益仔细窥着他,谨慎的问,“爸,您是怎么回来的?”

安颂柏一昂头,得意的回答,“打车!”

他一怔,怎样也联想不到全球巨富安颂柏在路边招手叫出租是什么样子。

这时,佣人进来,“老爷,费先生来了。”

安以诺愣住了,“他怎么来了?”

“我叫的。”安颂柏站起身,“叫他去书房吧。”

“是。”

安以诺脸色变幻几许,忙问,“爷爷,您找爵来,想说什么呢?”

“我说什么,要经过你的同意吗?”

“爷爷,我不是这个意思……”

“给你许了人家,还被人家休了?现在还有脸问?”说罢,他冷哼声,走去书房。

安以诺脸上青一阵红一阵。

安肖益则蹙了蹙眉,转身离开。

书房内,安颂柏坐在主座上,冷眼睨着站在面前的人,“你还有胆子来见我?”

费司爵直视他,神色不变,不卑不亢道,“安老,我跟以诺无论分合,都是我们之间的事,没有什么要跟您解释的。”

安颂柏的眸光冷下几分,声音透出慑人威力,“哦?那你来这做什么?还想让我夸奖你抛弃我孙女抛弃得对吗?”

费司爵摇摇头,望着他,语气诚恳的说,“没能做成您的孙女婿,我很抱歉。”

安颂柏抬起眼帘,眉头微微拢起。

费司爵继续说道,“我明白您的期望,可惜,我辜负了您,这是我唯一觉得抱歉的地方,不是对以诺,是对您。”

盯住他,足有半晌,安颂柏缓缓垂眸,怒气较之前竟在慢慢消散。不可否认,他从小就喜欢这个小子,既定为未来的孙女婿。两人离婚,他气是自然的,可更多的是失望。费司爵能说出这番话,就证明,这个小子还算有心。

他扬起眉,“你……喜欢那个叫夏蓝的女娃?”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