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狼性总裁

第193章 原点

狼性总裁 五枂 1998 2016-05-26 20:14:12

  走进季颜住的大房子里,阿喵的嘴巴立即呈O型,东摸摸西看看。

季颜苦命的替两人拎进来行李,一看阿喵拿起了一尊雕塑,忙叫道,“喂!那可是意大利限量版!”

阿喵“切”了一声,不屑的丢下后,马上又被墙上的壁画吸引住视线,不由自主的伸手摸了摸。

“别动!”季颜又是一阵惊呼,“那是米勒的真迹!”

夏蓝摇头失笑,径自走上楼看了看房间,挑选了一间光线充足的,“喂,我住这间了。”

“啊,那是我的……”季颜还要抗议,余光就瞄到阿喵手里的雕花桶,他懊恼的揪着长发,快要崩溃了,“该死,我跟你们有仇吗?你们是专门来报仇的吗?”

住在季颜这里,两个女人丝毫没有男女有别的概念,看到他那些名牌化妆品,还有超大的衣帽间,两人直夸他是女人中的女人。

瞥一眼毫不见外,窝在客厅沙发里吃零食看电视的两人,季颜心疼的别开脸,尽量忽略掉她们屁股底下坐的是价值不扉的真皮沙发,他对着手机,一字一句的说,“爵,我从没求过你什么吧,这次,你无论如何也要把她们弄走!”他一副快要哭了的表情,对着听筒可怜兮兮的说,“我求你了,我快受不了,她们简直就是女土匪,女强盗!”

电话另一端,费司爵一手抓着电话,另一手正在试着做复建。嘴角隐约扬起,淡淡的说,“季颜,你也是她们的朋友。”

“STOP!你见死不救是不是?”尽管不情愿,季颜还是说出事实,“别忘了,夏蓝可是你的女人!”

费司爵神情僵了下,随即,垂下眸,掩住那里的落寞。抓起毛巾擦了擦脸上的汗,“你不是一直想要老头子收藏的康丁斯基的画吗?”

季颜两眼一亮,“你是说……你会要来送我?”

“只要你照顾好她们。”

季颜微顿,嘴角弯起一道漂亮的弧度,别有深意的说,“爵,你对她还真是用心。”

挂上电话,费司爵沉吟片刻,一手吃力的穿上外套。这时,宋文推门进来,“老板,安老和安肖益到X市了。”

他蹙了下眉,回身,目光泛起不一样的光泽,慢慢开口,“替我约时间,我要登门拜访。”

“是。”

晚上,夏蓝和阿喵坐在地毯上,聚精会神的看着站在面前的季颜。

“亏你们还是女人,连皮肤最基本的保养都不懂!”季颜边说边摇头,拿起一小支膏剂,得意的介绍道,“这个呢,是最受国外女明星青睐的明星面膜!它可以改善肤质,令肌肤回复弹性,锁住水分,你们想不想试一试?”

两人也不说话,很有默契的昂起脸。季颜失笑,弯下腰,替两人做面膜。他先给阿喵做完后,又细质的敷在夏蓝脸上。

当手指碰到她光滑的肌肤上时,心头莫名一悸,随即,便不受控制的一遍遍的游走。她的脸好小,还不及他一只手。她的睫毛很漂亮,浓密而且卷翘。鼻子小巧,嘴唇微薄,闭起眼睛的样子,没了平时的冷漠,安静的像只小猫,好像在等待主人搔痒……

他情不自禁的露出宠溺的笑,倏地,那对眼睛睁了开,吓了他一跳。

“好了没?好困,我想睡觉了。”

季颜愣了下,惊觉刚才的失神,忙站起身,尴尬的转过身,“过十五分钟就可以洗掉了。”说完,逃似的跑上楼。回到房间,倚在门上,喘着粗气。该死,他刚才是怎么了?居然会对一个女人失神?而且,那个女人还是他的情敌?

他倒在床上,拍了拍自己的脸颊,喃喃自语,“真是疯了……”

阿喵边照镜子边问,“他怎么了?”

夏蓝耸耸肩,“谁知道,大概是那个来了吧。”

“哈哈……哎哟,不能笑不能笑……”阿喵忍住笑后,才问,“小懒,南宫烈那家伙一人回国了,咱们也不能傻呆在这儿啊,还是先找工作吧。”

想到南宫烈,夏蓝就不自觉的皱起眉头。生活变得一团乱,好像都被她搞砸了。

这时,她的手机响起来,“喂?小慧?哦……好,我知道了,告诉经理,我明天会过去。”

挂上电话后,阿喵问道,“什么事?”

“有件案子,接手的律师没搞定,代理人发飙了。”

第二天,夏蓝早早赶去事务所,才刚进门,经理就拉着她的手,一把鼻涕一把泪,“夏律师啊,你可不能走啊!是不是嫌薪水太少了?是的话,咱们可以商量嘛。”

夏蓝怔了下,经理这么大方还真是少见,她抽出手,漫不经心的说,“经理,听说你上周去检查身体了,怎么,身体情况不乐观吗?”

小慧在一边差点笑岔气了,蓝姐挤兑人的功夫还真不是盖的。

“哎呀,你就别开我玩笑了,夏律师,你是我们事务所的精英,让你离开,就是我决策性的失误!”

夏蓝一摆手,“经理,不用再说了。”

经理神色一暗,登时垂头丧气。

夏蓝直接朝自己原来的办公室走去,声音淡淡的飘过来,“一切照旧,之前那几天,只当我休假了。”

小慧欢呼一声,“耶!”

经理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半天才缓过神,“真的吗?夏律师,你真的愿意回来,而且不要求加薪?哎呀,这、这怎么好意思嘛……瞧瞧,我说什么来着,夏律师绝不是只认钱的俗人!哈哈……”

坐在办公桌前,一切好像又回到了原点,可心境却早已发生变化。夏蓝自嘲一笑,撇开脑海中那些无病呻吟,立即让小慧进来汇报案子的进展。

忙过半天,直到接近一点的时候,才空下来出去吃午饭。

走进街角的中餐厅,由于过了用餐时间,客人不是很多,她挑了个靠窗的位子坐下来。就在这时,不远处的争执声引起了她的注意。她侧过头,一眼就看到了被人围在中心的老者。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