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狼性总裁

第191章 爷爷

狼性总裁 五枂 2026 2016-05-24 20:15:42

  “喂,小懒,我们干嘛要走?”阿喵嘟嘟囔囔的,看着她紧绷的神情,意识到了什么,“是不是那个臭女人跟你说什么了?小懒,你干嘛听她的呢?她就是想拆散你跟费司爵,你还不知道吗?你这一走,不是正中她下怀吗?”

夏蓝倏地停下,盯着脚下,面无表情的说,“我的自尊,只允许我做到这一步。”

可笑的她,先前还迷失在他的柔情中。可是,当安以诺重新提到孩子时,残酷的现实,又再次将她打回原形。

那是她永远的痛。

阿喵拧紧眉头,懊恼的叹息一声,也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好了。

突然,一辆黑色的轿车停在两人跟前。由于最近发生的危险太多,两人警惕的离它大老远,刚要走,车门打开,从里面走出一位拄着手杖的老者。花白的头发,削瘦的身材,一对鹰隼似的眸,异常锐利。

旁边的黑衣保镖开口了,“请问,哪位是夏蓝小姐?”

阿喵挡在夏蓝身前,瞪着他们,“你们是谁,想干嘛?”

“我们找夏小姐有点事。”保镖的态度还算客气。

夏蓝狐疑的盯着眼前的老者,总觉得在哪见过似的,可一时之间,又想不起在哪。老者同样也在打量着她,精眸中先是掠过一丝诧异,接着,他沉着开口,“不要误会,我没有恶意。”

阿喵才不客气,“坏蛋脸上又没写字,谁知道你安的什么心?”

这时,夏蓝安抚的拍了下她的肩,“阿喵,不用担心,我想,老先生能在这么多行人的路边停车,就不会做出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老者一挑眉,没想到她开口就这么厉害。他没说话,扭身又坐进车里,旁边的保镖说,“夏小姐,请。”

阿喵不放心的拉住她,“小懒,我跟你一块去。”

保镖立即说,“不好意思,我们只请夏小姐。”

“切,谁稀罕去似的,要不是看你们长得不像好人,求姑奶奶去都没用。”

“阿喵,你放心吧,我不会有事的。”

看着夏蓝坐进车里,阿喵心里七下八下的,先是记下车牌号,车子开走后,马上打了阿南的电话,“阿南,小懒被一个奇怪的老头接走了……”

坐在车子里,夏蓝开门见山的问,“老先生,您是哪位,找我有什么事?”

老者斜睨她一眼,漫不经心的说,“我是安以诺的爷爷,安颂柏。”

“哦。”夏蓝淡淡应一声。心底的疑惑总算清楚了,原来,在依依离开孤儿院的那天,她见过这位严肃的老人。现在,想也知道人家爷爷找自己是为了什么。

她的反应,超乎寻常的镇定。安颂柏不觉多看了她几眼,越看越觉得有种似曾相识的错觉。

“怎么,知道我找你的目的?”

夏蓝莞尔,语气闲适的说,“目的是什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就算爷爷出马,结果也是一样的。”

安颂柏打量着她,“你这个女娃倒是有点意思。”他回过眸,强势的微抬起下巴,口吻略带傲然,“你跟费家那个臭小子的事,我都知道了。”他之所以一再推迟回国日期,就是想给他们一些时间自己解决。可结果却是差强人意,还搞到了离婚的地步。

“然后?要给钱打发我,还是要请杀手做掉我?”夏蓝根本不以为意。

安颂柏拧了拧眉,睨着她,冷哼,“看不出,你小小年纪,居然道行颇深。怪不得,能迷得费司爵团团转。”

“老先生过奖了,想怎么样,直说好了,别在这里兜圈子了。”

“好。”他点点头,果断道,“现在,我给你两条路。一是离开这里,我给你一笔钱,足够你挥霍一生。二是成为我安颂柏的敌人,至于会有什么后果,你很快就会知道的。”

夏蓝摇头失笑,侧过身,直视他,“老先生,您能换点新鲜的吗?这些台词,费司爵的爷爷已经用过了。”

安颂柏愠怒的抬起眸扫过她,“娃娃,不要不知天高地厚,你能平安无事的坐在这里跟我谈话,就应该烧香拜佛了。”

“老先生,简单说吧,我呢,跟您那宝贝孙女有仇,这是外人谁都介入不了的,跟费司爵无关。他们离婚,是他们的事,跟我无关。”

“你以为,你能斗得过圣安?”

“您非要用圣安这么的帽子压我,我无话可说。”

安颂柏看了她半晌,倏尔勾唇一笑,“有意思,真是有意思。以诺居然会遇到一个真正的对手。”他挑了挑眉,语间有丝看戏的味道,“我倒想看看,我孙女能不能斗得过你!”

“看戏行,请先买票。”

这次谈话虽然没什么结果,不过,却让安颂柏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得知爷爷来了,安以诺立即赶过去,“爷爷,您回国怎么也不说一声呢?”在安颂柏面前,她又恢复到那个乖巧听话的孙女。

安颂柏随手翻看着分公司的帐目报表,连眼皮都没抬。倒是一直站在安颂柏身后的中年男人微笑着开口说,“呵呵,我们是想给你一个惊喜。”

“二叔。”安以诺又恭敬的朝他问好,在安家,这位二叔安肖益一向对她很好。

这时,安颂柏放下手中的东西,抬眸扫过她,“为什么业绩没有提升?”

安以诺一滞,站在原地讷讷地说,“X市同行业的竞争力越来越激烈了,我们没有亏损,就已经是个奇迹了……”

“啪!”安颂柏拍了下桌子,威严道,“你是我安颂柏的孙女,就要做到最好!做不到,还要找那些没用的借口,怪不得你连个男人都看不住!”

安以诺委曲的垂下头,两手搅着衣角,“爷爷,我……”

这时,安肖益立即上前替安以诺解围,“爸爸,以诺也很努力了,您对她的要求总是这么严格,她会吃不消的。”

“放屁。”安颂柏瞪了儿子一眼,扭头又直视安以诺,大声说,“做为圣安唯一的继承人,必须要有能力做这个位子!如果,你不行,我会立即换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