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狼性总裁

第185章 必须要made in China

狼性总裁 五枂 1975 2016-05-18 20:12:47

  “走大门?你疯了吗?”季颜低吼一句,“还没走过去,你就会被射成马蜂窝!”

宋文也急道,“夏小姐,咱们再好好计划下。”

“没时间了。”夏蓝毫不迟疑,迈步走过去。

“该死!回来!”

季颜懊恼的捶了下草丛,一咬牙,也跟着跳了出来跟上去。随即,阿喵宋文还有阿南也都不作想的跟上来。

大门的守卫看到朝这里走来的一伙人,马上端起来枪。夏蓝用英语大声说,“我要见你们的首领。”

对方态度强硬的说,“站在那里,不要动,否则我们就开枪了!”

身后,所有人都捏了一把冷汗。夏蓝却仍没有要停下的意思,“鬼门是北美最大的黑帮,声名在外。你们绝不会不分青红皂白就向女人开枪的。”

一句话,让这些人都愣了住。

这时,从里面走出一个高大的黑人,鹰隼似的眸,冷冷的盯住夏蓝,“你是谁?到这里来有什么事?”

“我要见你们的首领。”夏蓝面无惧色的说,“我是中了skeleton的受害者。”

那人眉目一暗,片刻后,转身,“跟我来。”

季颜等人目瞪口呆,不敢相信就这么简单的进来了!

进入约柜,方知这里的防御设备绝对是世界顶级。就连美国白宫,也未必会配备这些闻所未闻的精锐防护。

几人被这名黑人带到了一间类似会议室的地方,“你们在这里等一下。”

夏蓝微微颌首,“谢谢。”

直到他离开,阿喵才凑过来,“天啊,小懒,你不怕吗?万一他们开枪怎么办?”

“那这笔帐,就会算到杰夫头上,会有人替我报仇的。”她说得去淡风轻,宋文却听了一身冷汗。果然,老板看上的女人,就是不一般啊。

时间不大,那名黑人又走了进来,扫一眼这些人,然后指指夏蓝,“你,跟我来。”

“不行!”阿喵想也不想的挡在夏蓝身前,“你要把她带到哪去?”

季颜和阿南也站了起来,守在两边,只要看到不对劲,就会立即出手。

黑人冷冷的盯着他们,没说话。夏蓝却拍了拍阿喵的肩,“不用担心,他是带我去见首领。”

黑人一怔,不知是佩服她的胆色,还是讶异她的笃定,总之,又重新打量她一番。然后,转身又出去了。

夏蓝安抚大家几句就跟了上去。

穿过大厅,又走过像迷宫一样的通道,坐进电梯后,门开启,面前赫然出现一间超大的书房。夏蓝细细的环视一圈,房间足有两层楼那么高,摆满了书架,她就走进了图书馆。

“是你要见我?”

头顶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

她找了找,终于看到了坐在梯子上的老人。他大概七八十岁,头发花白,脸宠却十分红润,大鼻子上架着一副老花镜。

夏蓝上前,不卑不亢的回道,“没错,是我。”

老人阖上书,深邃的目光,透过镜片上方递过去,有趣的挑了挑眉头,“你千里迢迢的从中国来到这里,到底有什么事呢?”

夏蓝心头一凛,想不到他对自己的行踪会这么清楚,那么爵……她不敢再想下去,稳下心神,镇定的说,“我要找杰夫的父亲,问问他是怎么教育儿子的?”

老人愣了下,眨巴下不大的眼睛,指指自己,“你问我怎么教儿子?”

“是。”夏蓝站在梯子下来,气势不弱,清冷道,“中国有句古话,叫养不教,父之过。明知道自己儿子是个人渣,还放任他在外面胡作非为,我不找那个做父亲的,我还能找谁?”

老人被她说得一楞一楞的,半天忘记反应,夏蓝嘴巴不饶人,继续开火,“你们父子争权夺势,那是你们的家事,请不要连累到其它人!可是,那个变态居然像疯狗一样四处咬人,做为提供变异染色体的你,难道就没有责任吗?现在好了,我中了那疯子的毒,再过一天半,身上的肌肉就再也见不得人了,请问,你要怎么给我一个交待呢?”

“咕噜”老人咽了咽口水,吃力的从梯子上爬下来。下来后才发现,他的身高不足一米六,胖胖的样子就像圣诞老人。

他抬起头,无奈的朝夏蓝摊摊手,老实说道,“这是第二次有人因为那个臭小子找上门来了。第一次是因为他打破了人家的头……呃,那好像是他五岁的时候。”

夏蓝挑起一侧眉,不客气的说,“那时候,你就应该掐死他。”

“呃,哈哈……”老人大笑,然后带着她坐到沙发上,先前那个黑人送过来两杯咖啡。夏蓝闻了闻,抬头,“给我再加两块糖,我要中国生产的,谢谢。”

黑人的眉头抽搐几下,转身下去给她找made in China的方糖。

老人笑吟吟的望着夏蓝,慈眉善目的样子,怎么看也跟那个白无常划不上等号。他温和的说,“杰夫给你造成的伤害,我很抱歉。”

夏蓝垂下眸,“既然,你知道我是从中国来的,也应该知道,我为什么而来吧。”

“呵呵,爵有你这样的知己,我很为他高兴。”

夏蓝一蹙眉,直视他,问道,“你……也知道他答应杰夫的事?”

“哎。”老人叹息一声,不无哀怨的说,“跟你这么可爱的姑娘比起来,我这个老头子当然不讨人喜欢了。”

事情好像超乎了她的想像,他并没有生气,也没有任何指责的意思。这代表什么?她低下头思索起来,事关费司爵,面对这个令人闻风丧胆的黑道头子,她绝不能掉以轻心。

就在这时,桌上多了一个小碟子,上面放了几块方糖,那是她经常买的牌子。她愣了愣,慢慢抬起头,立即便被一片漾满浓情的眸包围住。

“你……”

对面,老人轻轻咳了几声,站了起来,自言自语的说,“刚才那本书好像还没看完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