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狼性总裁

第190章 费家真正的血脉

狼性总裁 五枂 2039 2016-05-23 20:24:52

  推开病房的门,轻轻走进去。

“爵。”

费司爵的目光从窗外收回,转过身,视线对上她,“以诺。”

安以诺将手中的鲜花放在桌上,微笑着凝视住他,“伤好点了吗?”她就像什么也没发过一样,绝口不提被杰夫绑架的事。

费司爵半阖着眸,坐在阳台的藤椅上,冷静的发问,“为什么不问?”

“问什么?”安以诺眨着漂亮的大眼睛,纯洁之中又带丝成熟的妩媚。

深深的看她一眼,费司爵漫不经心的说,“以诺,你真的变了很多。”

“呵呵。”她轻笑,“变得何止我呢,你不也一样在变?还有夏蓝,一样变得令人捉摸不透,只能说,是世界在变,我们不过就是顺应罢了。”

费司爵敛下眸,唇角轻扬,转瞬,眸中透出一股迫人的气势,有点冷漠,“夏蓝的孩子,是怎么没的?”

好像早就料到他会有此一问,安以诺面不改色,“怎么,她说我是凶手吗?”随即,微微一笑,“我解释再多,你若不信,也是枉然。你能这样质问我,就证明你已经相信了她。我何必浪费那么多的口水呢?”

费司爵眯紧眸,用一种陌生的目光,看着这个从小一块长大的青梅竹马,“不管你做了什么,我都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是,唯独夏蓝,我不允许。”他的语气越发森寒,听到安以诺耳中,直刺心底。

“你呢?”她突然反问,笑容却不减,“用我来替夏蓝挡掉一切危险,宁愿让我置身在那么危险的境地,也要保护她。最后,你带着她离开,却连看都不看我一眼……呵呵,爵,你真的好残忍,不仅对我,还对我肚里的孩子。别忘了,他可是你的骨肉,货真价实的。”

费司爵没说话,那种令人猜度不出深意的目光,却令人全身发寒。她笑得更加娇艳了,“不信?呵呵,那你可以现在就让人打掉他。”说完,她倏尔挨近他,气若幽兰,“在你眼睁睁的看着一个孩子消逝后,又亲手毁掉另一个。那感觉,一定不错。”

瞬间,他的眸掀起一阵飓风,下一秒,他的手已经掐住她纤细的颈子,将她推开墙边,冷眸似刀般射向她,“你,杀了我的孩子。”

“呵呵……”安以诺呼吸困难,脸色微微胀红,可是,她仍是笑得灿烂如花,“你可以……用我们的孩子,来……替夏蓝报仇……我不在乎……”

费司爵的怒气更盛,掐着她的手,不断施力。就在这时,有人硬闯了进来,“费司爵!住手!”

韩子曦冲过来,硬是分开两人,将安以诺护在身后,快要喷火的眸狠狠瞪着他,“你想杀死她吗?她有身孕,你不知道吗?”

安以诺虚弱的靠在他怀里,双眸马上充盈水雾,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小声说,“子曦哥,你不要怪爵,他是因为受伤的缘故,情绪不稳定。”

费司爵挑起眉,盯着她,倏尔失笑,抬眸望向韩子曦,“女人是一本书,不看到最后一页,你永远不知道结局是什么。不过,很庆幸,我不必看那么多。”

安以诺全身一震,幽怨又愤恨的目光扫过他,转而,低下头,“子曦哥,我们走吧,再留在这里,恐怕会惹爵讨厌的。”

韩子曦心疼的看着妹妹,想说什么,又忍了住,只是冰冷的瞪着费司爵,冷声说,“费司爵,我不管你们之间的感情纠葛,不过,我要警告你,如果你敢伤了以诺,我绝不会放过你!”

说完,揽着安以诺转身就走。

费司爵坐在椅上,将目光又调向窗外。长指穿过发间,又抚了抚微拢的眉,散发出幽绿光泽的左瞳,愈发慑人。有些事,也愈发清晰……

出了医院,安以诺美丽的脸庞,一直笼罩着淡淡的哀伤。眼圈红红的,却强忍着不让眼泪掉下来。韩子曦看在眼里,疼在心里,他走过去,轻轻拍了拍她的肩,“以诺,他并不懂得珍惜你。”

“我知道。”她轻声说,“可是,我就是爱他……没有他,我会活不下去的,而且,我肚子里的孩子也不能没有爸爸。”

韩子曦蹙了蹙眉,半晌,点头,“我知道了。”

安以诺强撑着笑笑,“子曦哥,真不好意思,你今天好心陪我过来,想不到让你看笑话了。”

“怎么会。”望着她,韩子曦帅气一笑,“我一直都当你是妹妹,你也不用把我当外人。”

“真的?”她欣慰的笑了,“我也一直想有个哥哥,可惜……”她的话没有往下说,两眼瞪住迎面走来的两人。

夏蓝和阿喵也站定,同样冷冷的瞪着她。

“哟,真是冤家路窄啊。”阿喵不管那套,像母鸡一样把夏蓝护在身后,拉开架式就要骂个天昏地暗,“安以诺,你是来探病还是来看病啊?听说这里的精神科很出名,专治妄想症,建议你还是去那里瞧一瞧。”,安以诺冷笑着,目光越过她,直视夏蓝,“那天,你没能杀死我的孩子,是不是很失望?”

夏蓝一笑,走到她面前,“你错了,我一点也不失望。反而,还很庆幸。因为,我很想知道,这个孩子出生后,到底会长得像谁多一点?”

安以诺心头一震,第一反应是阿南说了什么!她强装镇定,笑魇娇美,“当然是像爵了,哦,对了,爵已经休息了,你们还是回去吧,不要打扰到他。”

阿喵气道,“喂!我们看他,关你屁事啊?”

安以诺垂眸轻笑,上前凑到夏蓝耳边,低声说,“夏蓝,你就这么不要脸的想要贴上来吗?就算他真正爱的人是你也没用,他亲口说过,不会让我们的孩子没有父亲。因为,这是他唯一承认过的孩子,是费家真正的血脉。”

夏蓝冷眸扫过,轻阖间,转身,“阿喵,我们走。”

“干嘛要走啊?”

韩子曦望着夏蓝的背影,说不清的复杂漫过双眸。安以诺看在眼里,抿唇冷笑。兄妹?哼,她会让他们以另一种方式相认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