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狼性总裁

第182章 最大的惩罚

狼性总裁 五枂 1990 2016-05-15 20:07:55

  就像丢掉一块抹布,安以诺被杰夫踢到了一边,反手温柔的揽过夏蓝,将她固定在他的怀里,凑过去,深深嗅了一口,“呼……好香……这才是上等的货色。”

费司爵的袖口一斗,滑下一把点45手枪,看似普通,但杰夫的脸色却变了变,“呵呵,你就不怕轰掉这个小美人的头?”

夏蓝侧过头,白了他一眼,“白无常,你的臭嘴巴离我远一点。别以为长得像变态,就学人家做变态,你还差得远呢!”

杰夫的眉头抽搐几下,回眸,浑浊的黄色眼球盯着她。

“看什么看?要杀就杀,别叽叽歪歪的惹人讨厌!”夏蓝很不客气的朝他脸上吐了一口口水,随即挑衅的扬扬眉,“不是要吃我的肉吗?来啊!”

冰魄等人倒吸一口凉气,她是傻瓜吗?她这是在自杀!她根本不知道,惹怒了杰夫,下场会有多可怕。只有追魂震惊的瞪大双眼,胸口像被重击过,震得他又闷又痛。夏蓝不傻,她是想激怒杰夫,让他尽快动手,她宁愿死,也不想成为威胁费司爵的工具!

杰夫抹掉脸上的口水,惨白的脸微微扭曲着,抬眸冷冷的看着费司爵,苍白的唇挑起一抹冷笑,“爵,你的女人很有胆色。”

费司爵慢慢抬起手枪,左眸已经开始变幻颜色,诡异的绿,占据了整只瞳孔,散发出连接地狱的幽冥气息。他不发一语,将枪口对准了杰夫的脑袋。同一时间,两边的黑衣人也一起举枪,对准了他。

杰夫一笑,漫不经心的说,“爵,我亲爱的朋友,我根本就没想过要杀你。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呢。”说话间,手臂似铁钳一样勒住了夏蓝,她的脸颊有些胀红,却是吭都不吭一声,毫不在乎的目光瞟向费司爵。

“呵呵,我记得,你刚才说过,没有任何人是你在乎的。那么,她也一定不会例外喽?”杰夫阴冷的笑着,大手猛地抓住夏蓝的胸部,没有半点色、情的成分,而是残虐的五指扣住,像要硬生生扯下这里的肉。他的指甲异常尖厉,指甲已经抠到了肉里,血慢慢渗了出。夏蓝的眉头蹙了下,冷汗顺着脸颊淌下来。却仍是咬紧牙,不让自己痛得喊出声。

顶楼的风很大,杰夫的白发被风吹得扬起,他环顾四周,,狰狞一笑,“我知道,你一定在某处架好了武器装备,想要将我炸死在这儿。不过。”回眸,故意将夏蓝推到胸前,笑容愈发张狂,“我相信你已经改变了主意。”

费司爵牙齿都快咬碎了,看着她受到这种变态的折磨,仅有的理智快要被冲跨。

杰夫像厌倦了这种戏谑的游戏,寒戾的目光直视费司爵,“想救她吗?那就用老头子的头还有你的新式武器来换。我给你三天时间,超一天,我就会从她美丽的脸蛋开始……享受。”

夏蓝愤力甩开头,避开他的气息,清眸直逼费司爵,“我不想欠你的情,所以,我的事不用你管。如果你听他的话去杀人,我会毫不犹豫的送你上法庭!”

“法庭?”杰夫纵声大笑,好不狂妄。

费司爵眯紧眸,一瞬不瞬的盯住她。倏地,他敛下眸,手里的枪直接抛了下去。

杰夫终是赢了,“哈哈……爵,这就对了嘛。”

夏蓝咬着唇,眼神复杂的瞅着他。

“只要你按我说的做,我保证,你的心肝宝贝会没事的。”杰夫勾了勾手指,身后的黑衣人马上递来一支注射器。

当针筒刺入她的血管时,冰冷的液体仿佛毒蛇一样,啃噬着她的血肉,那是一种从未有过的痛,夏蓝努力的不让自己喊出声,可是,全身的神经就好像被火烧似的,痛得她大叫,“啊……”

费司爵攥紧双拳,那只泛绿的眸,不断迸出仇恨的火种。他知道那药有多邪恶,也了解那痛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他却无计可施。明明可以指挥宋文,让他轰掉这个老怪物的脑袋,但是,他不敢冒险,他怕伤到她……

“啊……”夏蓝痛得肌肉痉挛,直到那液体完全注射完,她已经蜷缩在地上,不停抽搐着。几分钟后,才平静下来,却瞬间没了生气,一动不动的躺在那。

“呵呵,亲爱的爵,你可以带走她了。你应该感谢我让你们现在就团聚。”杰夫犹如仁慈的天主一般,朝他做了个邀请的手势。四周的枪都收了起来。

费司爵迈开步子,沉重的走过去,跪下来,轻轻抱起她。脸颊贴上她的额头,吻了吻她的唇。一滴泪,滚出眼角。

将她抱起来,转身,冷酷的声音幽幽传来,“杰夫,我会用你,准备一顿丰盛的晚餐。”

杰夫一滞,白色的眉毛不由自主的微颤了下。随即,不屑冷笑,“我等着你。”

安以诺茫然的伸出手,张了张嘴巴,想要叫住他带自己一块走。可是,半天也发不出一声。直到他的身影消失在无尽的黑暗中,伸在半空中的手,也绝望的慢慢放下。

杰夫瞥瞥她,回过头,冷冷的扫一眼追魂,“交给你了,我不希望再有下一次。”

追魂垂下头,眸底窜动的火焰,被他强硬的压制住,“是。”

夏蓝睁着眼睛,望着满天星斗。不知走了多久,他始终都紧紧抱着她,他的怀抱很温暖,令她渐渐有了贪恋。

“我会死吗?”她的声音冷静得出奇。

他的脚步倏地停下,咬着牙,沉声回答,“不会。”

“费司爵,我一定是上辈子伤得你很深很深,所以,今生,我注定要受你的伤。”

他搂紧她,紧到让她窒息。

“你知道,对我最大的惩罚是什么吗?那就是,眼睁睁的看着你痛苦,看着你心碎,我却没法赎罪,只能像个混蛋一样行尸走肉。”

抱着她,他将脸埋在她的颈间,渐渐,那里一片温热。

第一次,她看到了他怜惜的泪……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