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狼性总裁

第179章 我相信你是爱我的

狼性总裁 五枂 2020 2016-05-12 20:12:29

  “爵,我们换一家吧。”

身后,安以诺的声音听得十分清楚。夏蓝不屑的勾唇冷笑,直视对面的韩子曦,“什么时候,这家餐厅也招待禽兽了?”

韩子曦怔了怔,没想到她张张嘴巴就这么毒。安以诺倏地瞪大眼睛,扭过头,“夏蓝,你说什么?”

费司爵轻瞟一眼,淡淡的说,“以诺,想吃什么?”

安以诺忿忿的转过头,哀怨的看着他,“爵……”

他翻开菜单,漫不经心的说,“吃点海鲜好了。”

安以诺咬咬牙,不情愿的应一声,“哦。”

韩子曦扬扬眉,感觉到来自费司爵散发出的强大气场,眸色暗沉几分。夏蓝端起红酒,浅啜一口,然后身子靠前,不经意间泄露的妩媚,撩得人心痒痒的,“曦,下次带我去家有格调的餐厅,这里什么人都能进,真的很讨厌呢。”

韩子曦出神的看着她,差点就要点头答应了,可目光对上那边的安以诺时,不自在的咳了下,怎么说那也是自己的妹妹,他还是舍不得让她出糗。

安以诺紧紧握着手里的杯子,胸口剧烈起伏着。抬眼看看对面的费司爵,他仍是一脸淡漠,只当听不到,现下怒气更盛。就在这时,侍应生正好端着浓汤走过来,她阴冷一笑,悄悄伸出脚,侍应被绊了个踉跄,手里的汤朝着夏蓝就泼过去。

“小心!”

两道身影,飞快的扑过来。

离夏蓝最近的韩子曦速度的用外套挡住她,费司爵则直接推开她。

一场意外,惊住了所有人。

侍应生吓得脸色惨白,不停道歉,“对不起,对不起……”不远处的经理也急急忙忙跑过来。

“有没有怎么样?”韩子曦取下夏蓝身上的外套,紧张的从上至下检查一遍,“有没有烫到?”

夏蓝摇了摇头,“我没事。”眸光微侧,扫到费司爵转过去的背影,眼帘压低,嘴边的笑轻得难以捕捉,“谢谢你,你又一次救了我。”

韩子曦松了一口气,“你啊,真是让人放心不下。”

那个背影倏然一震,幽眸闪现的椎心刺骨的痛,仅仅只是秒针划过的一道痕迹。随即,又恢复如初。他坐下后,安以诺关切的问,“爵,你没事吧?”

他轻笑,“没事。”

搁在桌下的左手手背,却是一片红肿……

那边,经理不住道歉,韩子曦绷着脸,似乎真的动了怒。夏蓝挥挥手,“算了,他也不是故意的。”

韩子曦不赞同的蹙紧眉,“什么时候你能对我这么大方就好了。”

夏蓝失笑,“知道你今天表现英勇,要不要联系小报记者过来采访啊?”她站了起来,“我去洗手间。”

走进洗手间,拧开水龙头,用冷水洗了几把脸。看着镜子中那张毫无血色的脸,她用力的拍了拍,让脸颊红润些,深吸一口气后才推门出去。

看到站在墙边的人时,她愣了住。接着,立即别开脸,“男厕在对面,你站错位了吧。”

费司爵双手抄兜,颀长的身子倚靠在墙上,半阖的眸,看不清里面的风景。只知道,他游走的视线,不经间的一瞥,也会令她蹙下眉头。

“你要回摩诃国?”他淡淡的问。

“是。”

他抿了抿唇,缓缓扯出一抹笑,“旅途愉快。”

袖子里的双手,慢慢收紧。她转过头,朝他绽放一朵明艳的笑,“谢谢,一定会很愉快的。”她扭头就要走。

“等一下。”

她站直身子,“有事?”

他垂下眸,走过去,蹲下身子,将她松开的帆布鞋鞋带重新绑绑好。夏蓝怔得瞪大双眼,竟也忘了反应。

“好了。”他站起来,头也没回的转身就走。

看着鞋子上绑得漂亮的结,她的心也像被重新打上了一个结……

回去的路上,安以诺一直都是闷闷不乐,扭头望着窗外,也不说话。费司爵单手握着方向盘,另一手支着头兀自沉思。以为他会来哄自己,可过去了十几分钟,车内还是静默得可怕。终于,她忍不住了,质问道,“爵!你为什么要去帮她?”

他侧过眸,提唇浅笑,“她离你那么近,我怕会烫到你。”

安以诺狐疑的眨巴眨巴眼睛,“真的?”

费司爵收回视线,“你应该很清楚,我从不会刻意解释些什么。”

一听,安以诺转怒为喜,立即亲热的靠过去,“对不起嘛,人家误会你了。”

低下头,扫过她漂亮得无懈可击的脸,他微微一笑,“我知道。”

安以诺嘟起娇艳的唇,不满的说,“爵,你也看到了,夏蓝她对我有多过分呢,居然会骂我们是禽兽!你就任由她这么欺负我吗?”

“她不讲理,你何必又要去招惹呢?”费司爵不愠不火的说,“她要说就让她说好了,跟她生气不值得。”

“话是这么说啊,可我还是咽不下这口气嘛。”虽然听到费司爵这么说夏蓝,她也很开心,但夏蓝那女人确实太可恶了。安以诺抬眸窥窥他,“爵,你是不是还喜欢她啊?”她压低头,有些幽怨,“没关系,你可以去找她的。我不希望你是因为孩子才勉强留在我身边。”

“怎么会。”费司爵轻轻环住她的肩,低声,“如果是,那天我救的人就不会是你。”

安以诺渐渐露出笑容,偎进他的怀里,强烈的幸福感包围着她,连带对夏蓝也忽略不少,“爵,我相信你是爱我的!对不起,我不会再疑神疑鬼了!”

一旦夏蓝离开这里,一切危除都会解除!

而她,只要有她的爵就够了。

车子停在安以诺的洋房外,她依依不舍的下车,红着脸看他,“爵,你要……要留下吗?”

费司爵微笑着,“今晚要跟宸还有轩聚会。”

“哦。”

她失望的回到洋房,推开门,里面漆黑一片,连佣人的影子都不见。她皱起眉,大声喊道,“刘嫂,刘嫂?”

“呵呵。”一声尖锐又诡异的笑声响起,回荡在空旷的大厅内,登时惊得她面无血色,“谁……是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