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狼性总裁

第171章 你是我的黑骑士

狼性总裁 五枂 1989 2016-05-04 20:13:16

  拉着她,似乎走了很远。

夏蓝深吸一口气,甩开他的手。隐忍过后,她终于爆发了,“为什么,你每次都要做这种莫名其妙的事?我是你的谁,你又是我的谁?凭你说一句爱我,就能随便主宰我的人生?就能轻易妨碍我的一切?费司爵,你不要搞错了,当年,是你招惹我,是你彻底推开我,是你伤我至深!我没办法对着这样的你,当作什么也没发生!什么爱,什么情,通通都是狗屁!爱得再深,也没办法弥补心底的痛!”

他僵硬的收住脚步,高大的身子微微颤了下,总是有种无法言喻的失落,在不经意间,将他层层束缚。

“回不去了吗?”他问。

“呵呵,要怎么回去?你能陪我一个孩子吗?”她目光凛冽,一字一句,“一个,原本属于你的孩子!”

费司爵倏然一震,缓缓回头,“你说……”

“没错。”夏蓝突然笑了,“孩子是你的,是你费司爵的!从来,就不曾有过其它的男人。”笑容瞬间敛下,快得让人措手不及,“在我做好准备接受他的时候,他却永远的消失了。当我站在你面前,哭着告诉你,他是你的孩子时,你残忍的说,他可以是任何一个男人的野种,唯独不可能是你的……这些,你又要怎样弥补呢?”

费司爵的双拳骤然缩紧,双眸愈发狂乱,优雅不复存在,全部被慑人的戾气所取代,“我的……我的孩子……”

“是,是你的。”夏蓝就像刽子手,步步紧逼,妄想将他推向深渊,“只因为一个可笑的赌约,你害我失去了原本单纯的生活,也让我变得不再轻易相信任何人!让你眼睁睁的看着那个孩子消失在你面前,或许就是老天对你的惩罚!想回到过去?呵呵,永远都不可能!”

带着决然和只有自己才能体会的痛,她再次从他的眼前消失。

她的话,回荡在耳边。他垂下头,因为过于用力,双肩不停颤抖着。真正要面对自己曾经犯过的最致命的错误时,居然会那么难,那么沉重……他知道,一旦揭开这块伤疤,他会真的永远错失她。

倏地,他放声狂笑,不顾路人诧异的目光,他笑得癫狂,笑得双眼迷蒙。

拎着高跟鞋,她一路走回家。

公寓楼外,一辆扎眼的银色跑车车门倏地推开,南宫烈急忙走出来,“小蓝,你去哪了?打你手机也不通?你想担心死我吗?”

夏蓝没什么精神的抬眸扫他一眼,“烈,告诉我,三年前的夏蓝,是不是很可悲?”

南宫烈一愣,妖异的邪眸一瞬不瞬的望定她。随即,二话不说,上前拦腰抱起她,大步走进去。夏蓝乖乖的偎在他怀里,头靠着他的胸膛,“烈,我好累……”抬手,指指胸口,“这里,很累。”

南宫烈抿紧唇,低头望着她,心疼的抱紧她,“有我在,不管有什么事,我都会替你扛。”

她倏尔轻笑了下,“烈,你是我的黑骑士。”

那对邪眸竟然目光真挚得令人心碎,“是,我是你一辈子的黑骑士,只要你需要,我随时都会出现。”

“我不想再受他影响了。”她垂下头,轻轻的无助的说,“烈,我要怎么做?帮帮我,我要怎么做?”

南宫烈俊美邪气的脸颊,微微扭曲了下,咬牙,半晌,他才沉声说,“小蓝,给我机会,让我永远守着你保护你!我不许你拒绝,因为,我南宫烈,只认准你这一个女人了!”

夏蓝怔愣的昂起头,“你知道,我不会爱你。”

“我不在乎!”他嚣张的样子,不可一世,却执着得傻气,“因为总有一天,你会爱上我!会心甘情愿做我的女人!”

突然,她好想哭。为这个男人毫无保留的付出!

在眼泪即将夺眶时,她忙低下头,“放着那么美的公主不要,你会遭天谴的。”

“就算那样,受惩罚也是我,不用你操心!”他霸道的说,“你只要做个听话的女人,安心被我爱,被我宠就够了!”

泪水,漫过她的脸颊,揪住他的衣襟,她将泪颜埋进他的胸口,“南宫烈,你这个笨蛋……”也是这个世上,唯一会让她心疼的男人。

宠溺的看着她像个孩子一样哭得稀里哗啦,南宫烈将她抱回房间,拉过被子替她盖好,“小蓝,我会等你,等你打开心结的那天。”

在她的额头上轻轻印上一吻后,转身,关掉房里的灯,他无声的退出去。

她的心结……

夏蓝紧紧闭上双眼,是时候该做了断了。

推开门,漆黑的屋子里充斥着呛人的烟雾。陈妈皱了皱眉头,走进去,沙发里,陷进一人,茶几上横七竖八的摆着一堆空酒瓶。

“少爷。”陈妈来到他面前,略带责备的说,“怎么喝这么多酒呢?”

费司爵摇晃着手里的酒杯,口吻轻佻,玩味,“陈妈,以诺怀孕了。”

陈妈愣了下,“少爷,报纸上说的都是真的?”她以为,那只是以讹传讹,没想到,安以诺竟然真的怀孕了。

“是啊,离婚后,我居然发现前妻怀孕了……呵呵。”他自嘲的笑着,又喝下一杯。

望着他,陈妈摇了摇头,“少爷,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吧。既然少奶奶怀了费家的孩子,你就应该肩负起应尽的责任,别再让她成为……另一个夏小姐。”

说完,她叹息着又转身出去了。

另一个夏蓝……

费司爵晃晃头,想要甩掉脑海中的人,坐起来,又倒了一杯酒。突然,他眸光一凛,似离弦的箭,带着犀利的锋芒,身子猛然跃起,朝着窗帘后攻去。

“是我。”

冰魄缓缓走出来。

拳头在距离她冷艳的面容不到三公分时停下了。

“你来这儿干嘛?”费司爵放下手,神情冷漠。

“我是向你报信的。”冰魄不慌不忙的说,“杰夫的人,抓走了安以诺和夏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