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狼性总裁

第167章 有人更需要我

狼性总裁 五枂 2022 2016-04-30 20:12:11

  眼泪,婆娑了她的眸,“就算是,那也是我的孩子,与你无关!”说着,她推开他就要走,谁知,脚下却突然一个踉跄,朝着他跌了过去。费司爵一只手扶住她,将她逼近墙角,讶异的视线锁住她,“你……”越是接近事实,心底那股无法言喻的失落和愤怒,越是明显。

安以诺深吸一口气,回眸,望定他,“没错,我是怀孕了!不止你不信,我自己也很吃惊!当我从医生口中得到这个消息时,我当场呆住了……爵,这个孩子是你的!是你临别时送我的礼物……”她倏尔苦涩的笑笑,眼泪顺着脸颊淌下,“所以,我要做的第一件事,是答应和你离婚。因为你已经给我了最好的依托,我不想再看到你不快乐的样子……”她昂起头,尽量让自己微笑,“爵,就当作什么也没发生吧,我祝福你和小蓝,真心的。”

轻轻推开他的手,她转身消失在走廊中。

费司爵僵硬的站在原地,幽深的眸,弥漫着赤红的火焰。倏地,他一拳砸到墙上,胸口剧烈的起伏着……

回到会场,酒会正在热烈的举行着。环视一圈,早没了夏蓝的影子,安以诺冷漠一笑,回身又投入到一片阿谀奉承的献媚中。

酒店的紧急出口里,夏蓝揉了揉被捏疼的手腕,冷眼盯着对面的女人。她记得,这是安以诺的新保镖。

“你想怎样?”她直截了当的问。

妱娣依旧面无表情,脸色阴沉着,冷冷的开口,“要你的命。”

夏蓝怔了下,随即,掀起一侧唇角,“给个理由。”

“因为,你罪该万死。”

夏蓝倚靠在墙边,斜睨她,“我刨你家祖坟了吗?”

她态度不变,口吻却阴冷慎人,“你害死了我唯一的亲人。”

夏蓝挑眉询问,妱娣一字一句的说,“七叔,是我叔叔。”

“哦。”她恍然大悟,怪不得看她这张没有表情的脸似曾相识。

“现在,你可以安心受死了。”妱娣的手中倏然多出一把装上消音器的手枪,抬起来,直抵她的头。

岂料,夏蓝不但不怕,反而啧啧有声的摇摇头,“我要是你,我就不会这么做。”

妱娣那张平凡无奇的脸上,毫无起伏,板机慢慢扣动,“你要说遗言吗?”

“你叔叔,为了费益成,贡献一生,临死也是个炮灰。比起他的愚忠,你更是傻得不留余力。”

妱娣眯紧眸,盯着这个好像一点也不怕死的女人。

“你叔叔因为什么而死,你心里有数,别把发不出去的怨气推到别人身上。如果,费益成不绑架我,如果,他不把你叔叔当成牺牲品,他怎么会死?”

“再怎么狡辩,你也是杀人凶手。”

“OK,那你还等什么?为你那榆木疙瘩叔叔报仇吧。”夏蓝无所畏惧,转身,背对她。

就在妱娣举起手枪时,门倏地被人一脚踢开,接着,宋文的身影窜进来,二话不说,抬脚就踢飞她手里的枪,回头,“夏小姐,你没事吧?”

夏蓝懒洋洋的整理下头发,“别说话,快干活。”

“哦!”宋文卯足了劲,跟妱娣在窄小的楼道里交上了手。妱娣功夫底子不弱,可面对宋文,还是略逊一筹。一个没留神,就被他压在了墙上,挣扎不得。

“交给你了。”夏蓝甩下手,走出通道。

“哦。”

再次踏入会场,目光与安以诺不期而遇,后者挑衅的扬扬眉,似乎很清楚对刚才发生过什么。就在这时,费司爵绷着脸站在她旁边,只是盯着她,复杂的目光出卖太多,但却咬紧牙一言不发。夏蓝看在眼里,却没有问,毕竟,她和他还是陌路的好。

两人站那的画面,着实碍眼。安以诺喝光杯中的酒,放到一边,一笑,“我不会让你们在一起的,绝不!”她朝着费司爵走过去,可没走几步,倏地一阵头晕,接着跌倒在地,雪时引起四周一片骚乱。

“呀,安小姐?”

“安小姐怎么了?”

费司爵赶紧看过去,随即,眉头紧皱,迈步冲过去,拔开人群,“让开!”弯腰抱起晕迷不醒的她,挤出人群,似阵风越过夏蓝身边。

夏蓝的嘴边溢出自嘲的浅笑,这就是安以诺的筹码吧,费司爵对她翦不断的羁绊。在如此重要的场合,他的表现,足以说明一切。

一丝若有似无的失落,在即将涌上心头时,被她扼杀在了萌芽中。那种没用的奢侈品,她不需要!

经过医生细心的检查,安以诺没什么大碍,晕倒或许是因为连日来的操劳。同时,也证实了她的话,她的确怀孕了。

坐在休息区里,费司爵头昂在椅背上,嘴里叼着一支没有燃起的烟。

慢慢的,肩头多了一只柔若无骨的小手,“爵,回去吧。”

抬眸,对上她温和平淡的眸,“孩子……是谁的?”

他的话,好像伤到了她。安以诺不敢相信的瞪大双眸,慢慢,那里雾气充盈,“爵,你可以跟我离婚,可以不爱我,可是,你不能怀疑我对你的忠实!除了你,我从没有过别的男人!”盯紧他的神情,她咬牙,“你不信是吧?好,那就等孩子生下来,我们去做亲子鉴定!”

他一怔,眉头锁得更紧了,“你要留下来?”

安以诺坚定的说,“没错!这可能是我唯一一次做妈妈的机会,我绝不能错过!”

其中利害,费司爵怎么可能不知道。他敛下眸,起身,“先送你回去吧。”

他刚转身,腰身却被人紧紧搂了住,“爵,不要走,不要走……我需要你,孩子更需要你……你不能抛弃我们母子……”

他的眸压得更低了,抿紧薄唇,动作虽轻,却坚决的掰开她的手,“有人,更需要我。”他忘不了,那个满身是血的女人出现在他眼前时,他的决绝,伤得她有多伤。现在,无论发生什么事,他都不能再次背弃!

安以诺强忍怒气,“那这个孩子呢?你想怎么样?他可是你的亲骨肉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