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狼性总裁

第162章 家里没人

狼性总裁 五枂 1996 2016-04-25 20:07:15

  “砰”

化妆师吓得立马关门。

男子回过头,对上夏蓝眯起的眸,一张风韵不凡的俊颜,呈现眼前。

轻笑了声,“我不是色狼。”

他不及费司爵的优雅迷人,也不及南宫烈的邪魅帅气,更没有季颜那妖孽的美丽。但他就是能瞬间抓住对方的视线,那是种集万千魅力于一身的巨星风范。

在夏蓝打量的同时,对方也在紧紧注视着她。那对像极某人的眸中,不似其它女人那样出现惊艳甚至是爱慕,平静得伤了他些许自尊。就算他对自己的外貌从不在乎,也无视四周的尖叫,但不知为什么,他就是不希望在这对眼睛里看到漠视。

夏蓝的目光慢慢下滑,落在他还撑在自己大腿上的手,挑眉,“那这是什么?”

男子没有被捉现场的尴尬,而是从容的松开手,举起来以示无辜,“别忘了,我是在帮你。”

“好,那现在扯平了。我不需要说谢谢,你也不需要我回你一耳光。”

夏蓝整理下被撩起的短裙,裙摆下那双纤细的玉腿,令他眼神变得灼热。随即,失笑,看来是禁欲太久,定力变差了。

连多余的一眼都没有,她镇定的推开门。

“呀,夏律师,你在这儿!可找到你了!”

房间内,男子轻笑,手指撩了下额前的发,黑色的眸泛着几许兴奋的光泽。

坐在演播室,夏蓝面无表情的回答主持人的问题,像在法庭上每一次答辩。主持人的笑容愈发僵硬,额头上的汗也慢慢渗出。

渐渐,她将问题引向了夏蓝与费司爵及南宫烈的各种传闻,试着套出内幕。夏蓝冷眸一扫,总算明白过来,电视台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抛出几个问题却一直没有得到答复后,主持人为避免尴尬,请出了今天的神秘嘉宾,钢琴王子……韩子曦。

自他出场的瞬间,之前还昏昏欲睡的观众彻底沸腾了。

“子曦!子曦!韩子曦!”

“啊!韩子曦!我爱你!”

夏蓝忍受着耳边的轰炸,抬起眸,一怔,居然是刚才那个人!

韩子曦坐到了她对面,聚灯光下,似雕琢过的五官分外俊朗。他淡淡的笑着,举首投足皆是巨星风范。不知是不是错觉,夏蓝竟看到他朝自己眨了眨眼。

主持人先是说了些欢迎之类的开场白,随便聊了几句话后,为试图引发更吸引眼球的话题。微笑问韩子曦,“韩先生,请问,您的理想型是什么样的?”本以为他会巧妙应对,没想到,他居然连想都没想,坦然的目光直视夏蓝,一笑,“夏小姐这样的美女律师就很有魅力。”

主持人故意夸张的说,“没想到,韩先生的理想型会是夏小姐。”接着,她暧昧的笑笑,“据我所知,韩先生现在还是单身哦。”

观众再次沸腾了。

主持人再次逼问,“您会将理想型发展成现实中的伴侣吗?”

韩子曦垂眸微笑,悦耳轻柔的嗓音低喃,“为什么不呢?”

夏蓝斜睨他,挑挑秀眉。凭借敏锐的职业触角,她可不认为这个男人只是单纯的附和主持人的无聊问题。

原来是档专业性很强的谈话节目,现在可好,完全成了绯闻会的发布现场。韩子曦连抛几颗烟雾弹,抛得虚虚实实,却颗颗砸中夏蓝。恐怕,她丰富的绯闻史上,又要再添一笔。

旁人说什么,这些都与夏蓝无关,她不会为了这些鸡毛蒜皮的事浪费精神。录制完节目,韩子曦立即被疯狂的粉丝包围住。夏蓝连一秒都不想多呆,不耐的起身就走。

刚走进停车场,身后,韩子曦几步追过来,“喂,生气了?”扬起浓眉,朝她温柔一笑,“上节目就是这样的,就算你不想,也会被别人千方百计的设计。与其当人家手中的棋子,不如选择自己喜欢的话题发挥。”

“所以呢?”夏蓝倏地转身,清澈见底的眸,被一片冷漠覆盖,“你就拿我当靶子炒作?也对,绯闻已经这么多了,我是多你一个不多,少你一个不少。”

他摇摇头,“我不需要炒作。”

“哦,那纯是消遣我喽?”

“我说的是实话。”

他目光真诚的样子,让夏蓝拧紧了眉。

这个突然出现的男人,总有种让她说不清的复杂感觉。似在哪见过,又想不起来。她讨厌任何一种打扰她的感觉,不想再浪费时间,转身就走,“希望我们不会再见面。”

目送着她的车子离开,韩子曦意味深长的掀唇一笑。

推开门,一眼就看到客厅里的人。

夏蓝先是愣了下,然后瞪着他走进去,“什么时候,这儿成了您大少爷出入自由的酒店?”

侧卧在沙发上的人,米色针织衣,黑色休闲裤,尽管穿着随意,可就是无法掩住他身上那种与生俱来的高贵气质。他慵懒的抬起眸,深邃的眼神不经意的一瞥,令人怦然心动。

一挑眉,笑得风华潋滟,薄唇上下轻启,“酒店会提供***********一个沙发靠垫准备无误的砸中他那张俊脸,“我这里不欢迎精虫入脑的家伙。”

费司爵不在意的随手撩拨下头发,起身,迫人的身高优势立即彰显。脱下高跟鞋的夏蓝,差不多一米六三,足足踩了他一个头,不得不昂起下巴,瞪他,“干嘛?”

他笑了下,倏地拉过她,将她压住。两个人立即陷入狭小的双人沙发里,脸对着脸,鼻尖挨着鼻尖。

“家里没人,只有我和你。”他磁性的声音,唤回夏蓝片刻的失神,想伸手推开他,却被他一手钳制住,诱惑的靠近半分,“你不觉得,我们应该做点什么嘛?”

“费司爵!想做,出去找小姐,别用多余的精力到处发情!”

费司爵蹙了蹙眉,另一只手毫不留情的掐了掐她的脸颊,“小家伙,收起你那身刺吧,别在我面前装得满身都是,它扎不到我,可是,却会容易让你误伤了自己。知道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