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狼性总裁

第160章 你能给的,我一定也可以

狼性总裁 五枂 2942 2016-04-23 20:08:41

  “蓝姐,可以走了。”

小慧一身深色套装,垂肩的发盘了起来,脸上神情也是少见的严肃。

夏蓝自窗外收回视线,白皙的脸庞略施淡妆,显得成熟,干练。深吸一口气,转身,“走吧。”

法庭门口,聚集大批记者,都在等待这桩牵扯进圣安集团商业贿赂一案的审判结果。当夏蓝和安以诺请来的美国金牌律师托马斯出现时,场面顿时有些失控。

法庭内,唇枪舌战。

“四套价值千万的医疗器械,单给院方高层的回扣就高达30%,再接下来还有主任,主治医生等等!大家都知道,这些东西的定价都是要经过药监局,那就是铁打的营盘!可是,在与医院鉴定的合同上,却根本就不是那么一回事!这是当时圣安集团与该医院鉴定的合同。”

这时,小慧起身,将从证据提交。

“我们在这里,不是讨论社会风气,也不是那些被神圣外壳包裹下的藏污纳垢!是人性,是现实,是真相。我的当事人,跟在座的各位一样,要供房要养家。所以,他很珍惜自己的工作。在圣安就职的六年间,他从没请过假,连迟到都没有过!可惜,就这样一个对公司怀有感恩之心的老员工,却莫名其妙的背上了数百万元的债,逼得他把老东家送上了被告席……”

费氏总裁办公室。

电视正在播放有关这场官司的新闻,季颜捧着一桶爆米花,跟宋文坐在地毯上。

季颜用胳膊肘捅捅他,“你说,这场官司谁能赢?”

“那还用问,当然是……”回头瞅一眼还坐在皮椅里,一副认真工作状的老板,压低了声音,“托马斯!”

季颜迷人的瞳孔内掀起一丝波澜,摇摇头,指指出现在画面上夏蓝,“我说,她能赢。”

“夏小姐?”宋文赶紧摆手,“跟美国金牌大律师叫板,胜算可不大。”

季颜回眸,妩媚的挑挑眉梢,“要不要打赌啊?”

宋文来了精神,“好啊!季少爷,你说赌什么吧?”

他一笑,“我用黄金子弹赌你刚刚弄到的手那把黑翼。”

宋文纠结的搔搔头,“我可找了两年才找到,那枪就是我的亲亲老婆,天天晚上睡觉都要搂着它呢。”

季颜笑得好像诱惑小绵羊的大太狼,“怕输?呵呵,那你现在就乖乖认输,叫我一声爷爷,咱们就当没这茬。”

宋文一听,顿时被激出了豪气,“赌就赌!”

费司爵微微抬起眼帘,目光凝聚在电视机屏幕上,漫不经心的垂下眸,“我再追加一把猎鹰。”

“啊?”宋文哀嚎,扭过头看看他,“万一我要是输了,去哪弄两个老婆赔你们啊?”

季颜嘻笑,“那你就只能一辈子给爵奴隶了。”他慢悠悠的起身,来到费司爵跟前,“他们走了吗?”

知道他问的是什么,费司爵眉眼都没抬,淡淡的说,“该走的,摞下狠话后已经走了。剩下的,就是等着做审判官了。”

季颜的脸色变了变,不由得神情凝重道,“现在,杰夫的势力越来越大,你又是老头子最钟意的,他肯定是要拿你开口的!一旦抓到你的把柄,连老头子都护不了你!爵,你下步准备怎么走?”

费司爵勾起薄唇,“他抓不到把柄的。”

“哦?这么有把握?”

抬眸,笃定一笑,“你知道的,我是生意人,不会做不靠谱的风险投资。”

听他这么一说,季颜总算松口气,随即,娇嗔的捶了下他,“讨厌啦,害得人家为你担心。”

“快看!快看!”宋文盯紧屏幕大叫。

只见法院门口一阵骚动,接着,记者一圈峰的挤向夏蓝和钱瑞。看到这,结果已经出来了。季颜喜滋滋的过去拍拍他的肩,“别忘了,黑翼哦。”

宋文马上蔫了,“我的老婆啊……”

费司爵抚了抚光滑的下巴,盯着电视里那个从容淡定的小女人,眉眼不觉染上笑。他立即起身,抓起外套就走。

“爵?你去哪啊?”

季颜想要跟上前,他走都没回,声音却冷下几分,“不许跟来!”

“什么嘛。”季颜委曲的瞪着他的背影,跺了跺脚,“一定去找那个女人了!”

遮阳帘将窗户掩得严严实实,屋子里黑得分不清白天黑夜。

安以诺昏昏沉沉的爬起来,接起响个不停的电话。

听到法院的判决,她只是面无表情的挂断电话。

抚上小腹,有些憔悴的脸颊,扬起一丝冷笑。

“夏蓝,你不要得意。是时候,该我收回主权了。”

事务所,一片庆贺声,夏蓝的办公室里更是挤满了人。

小慧兴高采烈的说,“天啊,你们是没有看到蓝姐她有多厉害!站在法庭上啪啪那么一说,就连那个大鼻子的托马斯走的时候,都对蓝姐赞赏有加呢!”

面对赞誉,夏蓝倒显得极为平静,“不是我厉害,是我找到了些证据而已。”

“哎呀,蓝姐,你就别谦虚了!我决定了,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的偶像!我要变成像你一样厉害的女律师!”

正说着,窗下突然传来喊声。

“夏蓝!夏蓝!”听上去,声音是从扩音器里传来的。

屋里的人全都好奇的朝窗外张望,一眼就看到了楼下街对面的人。

南宫烈使劲的朝上面挥手,在他身后摆满了玫瑰花,形成一片花海,吸引了无数的行人。夏蓝抚了抚额头,这家伙要嘛突然消失,要嘛一出场就搞得这么华丽加隆重。

“烈殿好浪漫哦。”小慧不无羡慕的说。

不想自己再成为别人关注的焦点,夏蓝拧起眉,转身就往外走。

俊邪的脸,完美得朦胧失真,望着她朝自己走过来,他伸开双臂,“我的小蓝蓝,恭喜你。”

四周一片惊艳。

在他就要抱上她时,夏蓝一根指头戳到他的额头上,将他挡在安全距离之外。慵懒的挑挑眉,睨着他,“摆这么多花干嘛?钱多烧的啊?”

南宫烈握住她的手指,爱怜的放在掌心把玩着,“刚下飞机就听到你羸官司的消息,真得让人很开心……离开这几天,我恨不得生双翅膀飞回来。你呢?是不是也一样想我?”

夏蓝抽出手,把手指在身上蹭蹭,“好歹你也是亲王,能注意下形象吗?什么时候喜欢在大庭广众之下调情了?”

“亲王……呵呵……”他垂下眸,只是低笑。

眯紧眸,夏蓝觉察出什么,刚想问他,两人间却突然插进另一个身影。

“不许你接受他!”

黎雪就像影子一样,死死缠着南宫烈。她挡在两人间,一对美眸瞪着夏蓝,天使般的小脸上满是愠怒,“都是你的这个坏女人!如果不是你,烈怎么会……”

“闭嘴!”

身后,冷酷的喝声。

黎雪倏然一震,脸色苍白着转过身,“烈……”

冰冷残酷的眸,向她准确无误的传递一个讯息,“不许跟她说一个字!”

南宫烈无视她委曲控诉的目光,越过她,直接牵起夏蓝的手,笑容似阳光般温柔,“我决定的事,没人会改变。所以,你注定会是我的女人。”

“烈……”

黎雪跌坐在地上,不敢相信老天会对她那么残忍,她爱的人当着自己的面,向另一个女人深情告白。外祖母不是说,他只是玩一玩吗?安以诺不是说,只要缠住他,他早晚会是她的吗?

骗人,她们都在骗人……

凝视他的视线,愈渐锐利。

“南宫烈,告诉我,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他痞子似的靠近,头抵在她的肩头,“小蓝,你知道关心我了啊?”

“别来这一套,快说,你是闯祸了还是招祸了!”

“我有更多时间陪你了,你不高兴吗?”

夏蓝十分了解他的性子,他不愿说,她就只追问到这。她白他一眼,“只要你别赖在我家就成,我没米养闲人。”

就在这时,一辆银色跑车急驶而至。

车门打开,费司爵帅气的现身。

场面顿时有点失控,事务所内哪还有人安心上班啊,全堵在门口争看绯闻男主。

见是他,南宫烈的脸立即板起来,将夏蓝推到身后,邪眸中燃起丝丝火焰,“你怎么总是阴魂不散的?”

迈步走来的费司爵,优雅高贵,悠然自适。幽眸睨一眼那排夸张的花海,嘴唇微勾,深邃的目光对上夏蓝,“什么时候,你也喜欢这么俗气的东西了?”

南宫烈眸色更冷了。

夏蓝耸耸肩,摘下一朵放在指间捻玩着,“俗气的不好吗?金钱倒是俗了,我还不一样爱它爱到死。”

他轻笑,笑容犀利得不掩锋芒,“哦?那为什么拒收我给你的一切?”

“那是因为她不想再跟你牵扯不清。”南宫烈一把揽上夏蓝的肩,朝他挑衅的抬起下巴,“而且,你能给的,我一样也可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