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狼性总裁

第159章 猪是怎么死的

狼性总裁 五枂 2032 2016-04-22 20:14:17

  “你……”

安以诺气得胸口起伏不定,美艳的脸庞有些微微扭曲。她倏地伸出纤指,直指对面的夏蓝,“都给我过去教训她!听好了,打她一耳光,我赏10000!”

安以诺的笑容,显得狰狞。她就是要羞辱她,狠狠的,羞辱她!

身后那四名保镖一听,眼睛直放光。一耳光就一万,上哪找这么好的买卖啊!盯着夏蓝,他们伸胳膊挽袖子毫不犹豫的过去。

阿南蹙紧眉,眸中掀起一抹纷乱,两手慢慢收紧。阿喵瞟他一眼,冷冷的说,“人和畜生的区别就在于,人有人性。”她的话音落下,阿南就已经冲了过去。阿喵总算松了一口气,还好,有得救。

就像一只敏捷的豹子,阿南越过他们,挡在夏蓝身前。

看着他,夏蓝欣慰的笑了。

这个人,她没看错。

安以诺阴冷的阖着眸,“阿南,你就是用这种方式来回报我的?”

怕他又会动摇助纣为虐,阿喵刚要挺身而出,却听他语气沉重却平稳的说,“我欠小姐的,可能永远也还不清,如果小姐愿意,我会用一辈子去还!但是。”他抬起眸,坚毅的目光令安以诺心头一颤。

“我不想再欠别人了。”

“呵呵。”安以诺冷笑着,“我从没想到过,有一天连你也会因为这个女人而背叛我,也好,你就滚去她的身边吧,我,不需要你这样的废物!”随即,冷喝,“还愣碰上干嘛?”

四人马上扑了过去。

阿南眼神一凛,就像换了个人似的,危险,冷酷。迎上臆,三两下就将这四个人撂倒了。

“帅耶!”阿喵兴奋的跳了起来,跑过去用力的捶了下他,“小子,这才是男人应该有的样子!”

夏蓝没说话,只是过去轻轻拍了两下他的肩。

挑挑眉,望着对面的安以诺,眸光中夹杂了一种莫测高深,那是对猎物的志在必得,对未来的运筹帷幄。仿佛瞬间就撒开了一张网,将她束缚其中,再慢慢收紧,让她窒息。

这样的夏蓝,突然让安以诺有了丝畏惧。

第一次,她不敢再轻视。

“依依,记住,你这辈子最不幸的事,就是遇到了我。”微笑,“今晚的演出,现在落幕。”

阿喵嘿嘿一笑,将聚光灯关闭。

霎时,四周又陷入到一片黑暗中。

安以诺的双肩微微抽动着,目光阴郁得慑人。泼在身上的污水,散发出令人作呕的酸臭味。一直都是胜利者姿态的她,从没有这么狼狈过!

阿南敛下眸中的复杂,走过去,“小姐……”

“滚。”她连看都不看他,只是死死盯着前面的夏蓝,恨声,“给我滚!”

阿喵摇摇头,叫道,“喂,人家都让你滚了,你还要死皮赖脸的跟着她?哼,迟早会把你啃得连骨头渣都不会剩!”

见他没回应,夏蓝更干脆,拽着阿喵就过去,两人一边一个架住他的胳膊,拖着就走。两人说相声似的,一搭一唱。

“小懒,你知道猪是怎么死的吗?”

“你别告诉我是笨死的。”

“不是,那是没进化的猪。现在的猪啊,生活太安逸,以为主人给吃给喝就是对它好!它哪知道,吃得越好,那就证明它死得越快!”

“哦,那还有救吗?”

“哼,要是再这么一根筋下去啊,悬!”

安以诺紧攥的拳,攥得指节都在痛,可她全然不顾。一颗心,一颗想要报复,想要毁灭一切的心,已经征服了她的所有感官。

拖着木头似的人,两人好不容易走到车前,阿喵连推再拽的把他塞进车里。这时,夏蓝的手机响了起来。

看着屏幕上那个熟悉的电话号码,她直接又丢到了一边。

“谁啊?”阿喵好奇的探过头。

“打错了。”

“你没接怎么就知道人家打错了?”

夏蓝不说话,发动车子,阿喵狐疑的盯着她。手机铃声响过一遍后,终于停了下来,不多时,却传来了一条简讯。

“我替你看!”阿喵抢过手机,看到那上面的讯息时,倏尔奇怪的蹙起眉,“咦,他好像知道我们在哪似的。”

夏蓝被她勾起了好奇心,脱口问道,“怎么了?”

“你自己看吧。”

利用等红灯的间隙,夏蓝低头一看……“你一天没好好吃东西了,回来的时候,在东七路停车,我给你们订好了位子。”

扫一眼左手手腕被种植芯片的地方,她不悦的眯起眸,立即拔通了他的电话。

“把那个该死的东西给我取出去!我不想自己的行踪被人窥探,也不想被别人控制一举一动!”

对面,费司爵的声音舒缓又低沉,“如果你能听话,OK,我可以考虑。”

“你……”她刚要反驳,就听到电话那端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

“爵?好了吗?快一点……”充满性感的沙哑,还略带撒娇的意味,直让人想入非非。

她一怔,不由得贴近听筒。费司爵仅是淡淡的应了一声,然后又叮嘱一遍,“记得吃晚饭。”说完,直接挂断。

秀气的眉,一拧再拧。脑海里毫无预警的浮现出一个血脉贲张的场景。

气氛极好的卧房内,灯光暧昧,女人刚刚沐浴过,躺在床上,诱惑的扬起红唇,正朝某人招手……

不自觉的踩下油门,车子越开越快,透过车窗的风,愈发寒冽,似刀般刮在脸上。

“啊……”阿喵紧张的抓紧扶手,吓得身子僵直,“小、小懒,别开这么快!慢点,慢点!”

同一时间。

费司爵站在全市最高的建筑物上,面朝落地窗。玻璃上映出一个窈窕的身影,正朝他走过来,“爵,在给谁打电话呢?”

转过身,抬起幽深淡漠的眸,对上冰魄满是探究的目光,“这是我的私事,应该与情报组的调查无关吧。”

冰魄冷艳的脸庞,略显尴尬,“爵,你完全没必要对我这么小心。别忘了,我们是经历过出生入死的伙伴!”

他垂下眼帘,又转过身,继续望着窗外的夜景,淡淡的说,“也有可能会成为敌人。”

冰魄一惊,“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