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狼性总裁

第158章 你居然使诈

狼性总裁 五枂 2020 2016-04-21 20:07:18

  “啊……阿南……快点……”

“小姐……小姐……”

酒店大床上,两具身子正在竭尽全力的撕搏,仿佛,明天就是世界末日,他们现在需要的是激情,是放纵,只有这样,才能感觉到活着的事实。

“阿南……爱我吗?你爱我吗?”安以诺急切的问。

“爱!我爱你!小姐!永远,只爱你一个人!”阿南吻着她的唇,动作更用力了,像在印证誓言。

安以诺搂着他,“阿南,告诉我,你查到了什么?”饱满的唇瓣,顺着他英俊的脸,一直滑落到他的喉结,在那里舔拭。

阿南眉头一紧,强烈的快感瞬间淹没了他,“我……”

“告诉我……”安以诺诱惑着,一路吻下,“钱瑞,在哪?”

阿南呼吸急促,脑中一片空白,随着她的吻,无意识的,将一直纠结在心头的答案脱口而出。

红唇微微翘起,凑到他的耳边,轻声,“阿南,别忘了你说过的,永远,只爱我。”

抬眼看着这幢老旧的住宅楼,夜色之下,安静得像个垂死的老人。

“他就藏在这儿?”安以诺挑眉问道,身后,阿南低低的应了一声,蹙着眉,不知在想什么。

她挥了下手,带来的四人马上分散开,守在附近。

志在必得的目光,溢出几丝嘲讽,“夏蓝,不管你怎么斗,你还是斗不过我!”

踩着自信的步伐,女王般朝里走去。就在他们推开大门时,几盆水倏地泼了下来,正好浇了他们一身。

啊!“安以诺尖叫着,从头到脚完全湿透,身上的高级洋装紧紧粘在身上,头上还顶着几片菜叶。

“小姐!”阿南顾不得自己,赶紧替她清理。

“该死,这是怎么回事?”安以诺气得全身发抖,抬头看着楼上。这时她才觉察到有点不对劲,整幢楼居然没有一家亮灯的。可就在这时,不知从哪投来两盏聚光灯,“啪啪”,两束强光直打在她身上。安以诺一惊,猛地回身,抬手挡住刺眼的光。阿南则反应迅速的挡在她身前,双眸紧紧眯起,环视四周。

“喂,别找了,这里。”

听到这个声音,几人全怔住了。

聚光灯后,走出两个人。

安以诺眯起眼睛死死盯住对面,“夏蓝!”

看到她,阿南很快就猜到了原因,微微垂下头。

夏蓝漫不经心的走过去,娇小的脸庞虽不是极美,却让人无法移开视线。站在楼前空地,放肆张狂的目光,好像在打量笼子里的猎物。

“夏蓝,你居然使诈?”安以诺气急败坏的尖叫,双眼赤红,恨不得冲过来咬她几口。

像听到一个最大的笑话,夏蓝嗤笑一声,清眸瞟向她,没说话。倒是在她身后的阿喵忍不住跳出来了。

“靠,**生意不好,还能怪小三太多?安以诺,你不惜让阿南那傻小子用苦肉计混到我们身边,想方设法打听出钱瑞的下落!这时候居然还敢说小懒使诈?我呸!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你这极品脸不要的!”

安以诺恨恨的甩掉头上的菜叶,瞪着她们,“你们以为把钱瑞藏起来就没事了?哼,别做梦了!”

夏蓝微微一笑,“是不是做梦,明天法庭见分晓。”

安以诺冷笑着上前几步,“夏蓝,这几年,你还是没学乖。这个世界,是由强者主宰的!就凭你掌握的那些证据就想对付我?让我告诉你吧,你一辈子都别想!你永远都是那个围在我屁股后面的可怜虫!”

“妈的,安贱人你说什么呢?”阿喵气得撸袖子就要冲过去,夏蓝却伸出一只胳膊拦下她,目光凛冽似刀。

安以诺嘲讽的扬起下巴,尽管一身的狼狈,可面对夏蓝时却是高贵的,是她所不及的!

“别以为我答应跟费司爵离婚就是认输,我能给他一张离婚协议,让你能拥有他一段时间,我就能再把他抢回来!你们那所谓的幸福,或者是不幸福,永远,都要看我的脸色!夏蓝,这就是你的命!从你出现在我面前的那天开始,你就注定会被我踩在脚下!”

夏蓝掀起一侧唇角,勾勒出淡淡的讥讽。面对她,不管是叫嚣还是辱骂,她始终都没有反讥,像旁观者,在看一出闹剧。

“妈的!别拦着我,我要去撕烂她的嘴!”阿喵气得大叫,挣脱开夏蓝后就冲了过去,阿南毫不犹豫的挡在安以诺身前。

“让开!”阿喵瞪着他,他摇头,却是一言不发。

阿喵怒了,骂得更欢了,“安贱人!你就尽管一肚子坏水吧!早晚会生孩子没PI眼!”

这句话,却正中安以诺,她下意识的摸上小腹,瞪着阿喵的眼神阴鸷可怕,“阿南,给我教训她!”

阿南还是站在那不动。

“阿南!”安以诺瞪着阿南,“你不听我的话了吗?我要你教训她!”

阿喵眼珠一转,马上讥笑道,“他为什么要听你的?安贱人,你就不想想你为什么会被我们算计到吗?”随即,勾住阿南的手臂,学着安以诺平时那温柔的样子,娇滴滴的说,“南哥哥,你也太傻了,为了帮我们出气,居然真的让自己受伤!哎呀,人家好心疼呢!”

阿南倏然一震,瞪大的眸,充满不可置信,接着,是愤怒,想要推开阿喵回头向安以诺解释,只听“啪”地一声,脸颊上狠狠挨了一耳光。

安以诺气得脸色铁青,胸口剧烈起伏,神情冰冷至极,咬着牙,迸出一字,“滚!”

阿南猛地抬起头,双眼竟有泪光在闪动,想解释,却被她眼中那抹决然和厌倦刺中。

阿喵更夸张了,“哎呀,南哥哥,你怎么样了?”回眸,瞪着安以诺,“安贱人,你自己没脑子中了我们的计,还怨得了别人?真是疯女人,哼,怪不得是男人都要离开你!”

“我让你骂!”安以诺气得又要抡起巴掌,谁知,居然飞来一颗石子,正打到她的胳膊上。

一回头,夏蓝正悠哉的玩着另一颗石子,嘴边的笑,让人不寒而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