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狼性总裁

第149章 把你的痛交给我

狼性总裁 五枂 2088 2016-04-12 20:48:28

  人群外,安以诺嘴角噙着阴冷的笑,摇上车窗,黑色轿车缓缓开走。

夏蓝的办公室里,南宫烈攥紧双拳,额上青筋乍现。看着夏蓝被费司爵塞进跑车里,似火的眸,竟在慢慢转为诡异又妖娆的绿。缓缓,他转身,睨着身后的人,眸底掀起漩涡。

“殿下,事关下个月的要会,您不能再有任何把柄被媒体抓住。”明哲不卑不亢的说,“这是女王陛下的命令。”两边站着八名禁卫军,手里举着麻醉枪枝。只要南宫烈上前一步,他们会毫不犹豫的开枪注射。

南宫烈不语,视线重新对准窗外,握紧的拳,指节惨白。

费司爵的车子早就绝尘而去。

浴室里,夏蓝任滚烫的热水冲刷着皮肤。她昂着头阖上眼睛,屏住了呼吸。

“咚咚咚”

门外,敲过三声没人回应,费司爵一拧眉,不作想的推门进去。夏蓝偏瘦的身影,透过磨砂玻璃,映得不是很真切。

“出去。”她淡淡的说。

费司爵抿紧唇,无视她的冰冷,抓起大浴巾,拉开门就把人裹在里面,动作一气呵成。然后拦腰抱出她,一直进了屋,放到床上。

夏蓝坐起来,拉紧浴巾,长发还嘀嗒着水珠。他又取来干净的毛巾,轻柔的擦拭着她的发,深邃的目光真挚得令人难以自拔。

午后惬意的阳光,照在身上暖哄哄的。屋子里只有窸窣的摩擦还有彼此的呼吸声。

半晌,夏蓝站起身,清亮的眸,晃动着一抹冰冷的坚韧,“安以诺,我绝不会放过!”

费司爵盯视着她,轻轻的,自她身后环住她裸露的肩,不含丝毫的情欲,只有掩不住的心疼,“能把你藏在心里的痛,都交给我吗?让我去替你疼,替你流泪,替你解决所有!能吗?”

夏蓝敛下双眸,他的声音自胸口颤动着传递给她。她没挣扎,至少,她相信,这时的他,是真的。

“想帮我,就不要插手。”

这是她能给的最后一次机会,站得远远的,做个旁观者就好。

费司爵蹙蹙眉,没说话,反而收紧手臂。

换身衣服,夏蓝重新回到事务所。无视四周或是同情,或是兴灾乐祸的神情,经过小慧的办公桌时,手指敲了敲,“进来。”

一看是夏蓝,小慧吃了一惊,赶紧跟进去,“蓝姐?你……你没事吧?”

“死不了。”夏蓝着手准备资料,问,“代理人约了吗?”

“呆会就来。”

“嗯,让他直接到我办公室。”

“好,知道了。”

回到办公室,南宫烈早就离开了。

她打起精神,全力以赴的为官司做准备。这次,她要堂堂正正的赢!

下午,代理人准时来到事物所。一个长相斯文的中年男人,看上去就是公司里兢兢业业工作,小心翼翼做人的那种,几年也难以升职。

“夏律师,你好,我是钱瑞。”

“请坐。”夏蓝开门见山的问,“我想知道,你现在手里都有什么证据。”

钱瑞点头,从包里取出一份资料来,递了过去,“这是我在圣安时,经我手向十几家医院提供医疗设备的帐目。我……留了备份。”

夏蓝拉过来看了看,账目很详细,从院长到下面科室,都送了多少回报,标注得很清楚。她挑眉问,“为什么不直接交给税务局?”

钱瑞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无奈的说,“以圣安集团的影响力,恐怕我的东西还没交上去,就会被人拦截。”

夏蓝放下东西,抬起一对锐利的眸,一针见血的说,“如果不是因为你莫名其妙背了黑锅,不但被开除,还被罚了几百万,你也不会拿出来吧。”

钱瑞倒也不回避,叹口气,“哎,谁都想做个清清白白的好人,可现实又是另外一回事。”

纤细的手指一下下敲着桌面那份资料,红唇隐隐翘起,“你比任何人都要清楚圣安集团的手段,这份东西如果当作证据递交法庭,你必须要做好最坏的打算!”转动皮椅,面朝窗外,“如果怕,现在后悔还来得及,门在那边,自己找。”

钱瑞咬咬牙,“我是被他们逼到了这一步,决不会后悔!”

夏蓝侧对一瞥,清澈的眸阖了阖,“离开这里之后,你要立即找个安全的地方藏起来。还有你的家人,也要妥善安排好!只要你相信我,我就一定会替你打赢!”

“嗯!”钱瑞也是豁出去了,用力的点头,眼镜片后的目光流露出少有的坚毅。

他离开后,南宫烈就打来了电话,有些沙哑的声音微微透着愧疚自责,“小蓝,对不起,我有事先离开了……没来得及跟你说。”

夏蓝不以为意的一笑,“没什么。哦,对了,烈,有件事,我想请你帮忙。”

“嗯,你说。”

“我想请你帮我保护一个人。”

红色的指甲,轻轻抠着摆在桌上的结婚照。安以诺美艳的脸庞上,掠过一丝怨恨,倏地,扣下相框,不让它刺伤自己的眼睛。

拉开抽屉,取出里面的离婚协议书,眸一紧,果断的签上名字。

手抚着小腹,抚摩着,冷笑着。

她绝不会便宜那两人,之所以签,是因为她手中已经有了王牌,一定能把费司爵再抢回来!

这时,阿南走进来。

安以诺抬起眸,扫他一眼,“找到钱瑞了吗?”

阿南摇头,“连他的家人也都消失了。”

“消失?能上天还是能入地?”安以诺气得站起身,点燃一支香烟,吸了一口,吐出烟圈,秀眉微挑,“想跟我玩是吧?好,这次,我就陪你!”

回身,“阿南,告诉医院那些里那些贪生怕死的,他们只管不承认,其它的,交给我来解决。我会请全美最好的律师!”

“嗯。”

“还有,出庭前最好找到钱瑞!”

“知道了。”

眯起阴冷的眸,看着阿南退出去。她在办公室里踱了一圈,将烟蒂捻进烟灰缸,拿起电话,坐在沙发上,长腿优雅的交叠在一起,“就找的几个女人骂街,那也太便宜她了。别小看了这个女人,网络上那几张狼狈的照片可是伤不了她的……哦?呵呵,那我就等你的好戏喽……”

唇畔微掀,漾起嘲讽的笑,“夏蓝,别急,好戏在后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