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狼性总裁

第142章 费司爵,别对我好

狼性总裁 五枂 3016 2016-04-05 22:11:35

  抬眸瞅一眼坐在对面的漂亮女人,苏俊祺礼貌的笑笑,“我很好奇,费太太找我会有什么事呢?”

安以诺端起红酒杯,浅啜一口,放下,优雅的擦拭唇角,不卑不亢的态度,充满自信,“我要跟你合作。”

“合作?”苏俊祺挑挑眉,“费太太,有话就请直说吧。”

安以诺一笑,“你喜欢夏蓝吧。”

苏俊祺的面色暗了暗,提到夏蓝,他不再玩笑,“你想怎样?”

“呵呵,别紧张,我不过就是想提供个各取所需的机会。只要我们合作,不但不会伤害你的小学妹,还会帮你追到美人。”

眸底晃过精光,苏俊祺倾身向前,“那么,你的目的是什么?”

“只不过是一个可怜的女人,想要留住老公的心,就这么简单。”

苏俊祺缓缓掀起薄唇,“想留住一个男人的心,方法有很多种,为什么一定找上我?”

“因为,你不会拒绝。”安以诺从包中取出一个信封,笑容诡异,“先看看这个再说吧。”

苏俊祺狐疑的打开一看,登时寒了脸,“你派人查我?”

“别误会,我恰巧跟商会联盟的主席夫人很熟,顺便,听她提了些有趣的事。呵呵,苏俊祺,你真是太低估费司爵了,这么轻易就能被你们算计,他就不是我看上的男人了。你到现在都不明白他为什么还留你在公司吗?”安以诺冷笑着,“通过你,他可以扫清爷爷留下的暗线。最后,更会把你拉拢到的这些势力通通吞噬掉!”

苏俊祺不再废话,冷眼睨她,“说吧,你到底想怎么样。”

安以诺一字一句的说,“我来帮你得到费氏!”

他一怔,不禁脱口,“那可是你丈夫的公司!”

“那又怎样?钱,我多得是,费氏,我还不放在眼里。我要的,是这个男人!”安以诺勾起一对妩媚的眸,漫不经心的说,“我要让他一无所有,这样,他才会乖乖回到我身边。”

苏俊祺失笑,摇了摇头,“真是最毒妇人心啊。”

“废话少说,我帮你得到费氏,你帮我弄走夏蓝,就这么简单,你不亏。”

苏俊祺思索片刻,比起商会联盟,安以诺显然更有实力。不过,他可没有蠢到相信她会这么好心,没准,自己的辛苦换来的果实,会白白进了人家的肚子。不过,目前来看,她却是最好的合作伙伴。

“你别忘了还有一个南宫烈,有他在,没人能靠近夏蓝。”说这话的时候,一丝妒恨参杂其中。

安以诺笑得笃定,“放心,我有对付他的办法。”

苏俊祺倏尔笑笑,安以诺果然不是一般的女人。

他端起酒杯,“合作愉快。”

“夏蓝,小蓝,蓝……让我进去嘛。”南宫烈在外面可怜兮兮的敲着门。

里面,传来一道慵懒的声音,“滚,有多远,滚多远。”

“你再不开门,我就撞门了!”

“你敢撞进来,我就跳窗户。”

“这可是12层!”

“所以,你最好别让我看到你。”

在她面前,南宫烈早就练就了一副铜皮铁骨,她不通,他就死缠烂打,“小蓝蓝,让我进去好不好?我都一天没看到你了。”

“滚。”

“烈……”

黎雪诧异的看着蹲在门口挠门的人,不敢相信堂堂摩诃国的亲王殿下,连自尊都会拱手奉给那个女人。登时,她更加相信安以诺的话。夏蓝是在欲擒故纵,她迟早会害了烈!

抬起头,南宫烈艳若桃李的邪魅俊容瞬间冷却,起身,睨着她,“我说过,不许你再来这里。”

黎雪咬着唇,小心翼翼的说,“烈,我只是想过来看看夏小姐。”

南宫烈挑下眉梢,“不用了,她休息了。”

黎雪的脸上晃过尴尬和失落,眼看着又要落泪。南宫烈有些烦躁,招手叫来明哲,“送她回去。”

“不。”黎雪慌忙摆手,“烈,要走一起走。否则,你去哪,我就到哪!”坚定的目光,让柔弱的她看上去显得孤注一掷。

南宫烈绷着脸,警告道,“我现在心情不好,你最好不要逼我把你送回国!”

“烈……”

房间内突然传来不耐的声音,“要吵滚远点!”

“哦哦哦,知道了。”南宫烈的态度马上180度大转变,献媚得连明哲都不耻。他二话不说,拉着黎雪就走,“你给我乖乖回去!”

走廊一下子安静下来。

夏蓝揉着太阳穴,脑子乱得一塌糊涂。网上有关她的新闻,还真是五花八门。

累了,烦了,也倦了,索性拔通阿喵的电话,“阿喵,过来接我,我要出院。”

“这么快?”

夏蓝皮笑肉不笑,“不出院怎么上班?不上班怎么赚钱还费司爵?”

阿喵自知理亏,赶紧说,“马上到。”

当南宫烈兴冲冲赶回医院的时候,人去楼空。

“太太,恭喜你怀孕了。”医生微笑着说。

原本还一脸淡漠的安以诺在听到这个消息后,“腾”地站起来,“你说什么?我……怀孕了?”

“是啊。”医生点点头,以为她是紧张,忙安抚说,“别担心,第一胎都是这样的,最关键是要放松心情,还有……”

“你有没有检查错?我怎么可能会怀孕的?”安以诺的脸有点扭曲,瞪着医生。

“呃,不会有错的。”医生很肯定。

茫然的走出医院,安以诺一屁股坐在台阶上。分不出这会的心情究竟是怎样的。本来以为自己这辈子都不会有孩子,没想到,老天爷居然送给了她一个。可是……这个孩子却不是她最爱的男人的种!

撕碎手里的化验单,她双手捂住脸,咬紧牙。

半晌,她抬起头,这或许是她唯一一次做妈妈的机会,她绝不会放弃!

而且,孩子的父亲只能是费司爵!

“老板。”宋文挪到费司爵跟前,小声说,“夏小姐出院了。”

抬起头,眸中一抹不赞成,“她痊愈了?”

“没,听医生说,是她坚持要出院的,医院也没辙。”

费司爵拢着眉,起身,“下午的会你来主持,我有事出去。”

宋文偷笑,就知道老板绷不住。

跑车开到公寓楼,前面却被大批记者挡了个严实,幽深的眸光微微阖着,一眼就看到了困在中间的人。

“夏小姐,请你回答我们的问题。”

“夏小姐,夏小姐……”

她的脸色十分苍白,不时被人推搡着,阿喵挡在她身前,“都让开!我们没有什么可说的!快让开!”

四周的空气似乎要凝固了似的,夏蓝的呼吸越来越沉重,头也晕晕沉沉的,好像,马上就要倒下去了。

倏地,一件西装外套罩在了她的头上,接着,她就被人揽在怀里,用他坚实的胸膛,将一切抵挡在外。

“是……费司爵?”

记者们全都对着两人猛拍,即便对方拥有操控媒体的能力,一旦沦为新闻主角,也同样逃不掉。

费司爵面无表情,搂着怀里的人,低声,“让开!”

不由自主的,记者们分列两边,这个人,他们还是不敢逼急。身后,阿喵欣慰的笑了,默默的退后,选择功成身退。

耳根子一下子清静了,任由他扶回房间。

拉下她头上的衣服,他用手帕扶去她额上的汗,“为什么提前出院?你还没恢复好。”

夏蓝抬眸,“赚钱,还钱。”

他失笑,摇头,把她放倒在床上,拉过被子盖好,“你睡一会,我去给你煮点粥。”

他刚要走,又顿住,低下头看着她拉住自己衣角的手。

“费司爵,不要对我好。”清洌的眸望着他,“也不要做我的黑骑士,你拿命换来的人情,太沉重,我还不行。更不想再继续牵扯下去,就做两条平行线吧。可以无限延伸,却永远也不会有焦点。”

费司爵深邃的眼神,有丝迷乱,有丝沉沦。握住了那只冰冷的手,指腹轻轻抚摩着,“是啊,拿命换来的人情,太过沉重。”他深刻体会,正在一步步偿还。不想再让那个为他倒在血泊中的女人伤心,所以,他压抑着,克制着,不去想她。可是,那样真的好难,好难。

“我……好像做不到。”他没有否认自己的无力,从现在开始,他决定要向她坦诚。不爱,不接受,或者是选择继续玩弄,欺骗,随她。

“这是你的事。”夏蓝抽出被他握着的手,静静的说,“你的感情,你负责管理,别把没处理好的麻团丢给别人。痛苦,谁都经历过,不是只有你的才矜贵。”

他缓缓的垂下眸,慢慢走出房间。

夏蓝嗤笑一声,拉过被子挡住脸。如果,他能继续做那个混蛋费司爵该有多好……

胸口憋得胀痛,今天,就放弃的让她哭一次吧。

泪水,悄悄的滑落。

突然,她连人带被子被人搂在了怀里。

“以后,不许再一个人哭。”

夏蓝愣住了,“你……”

他明明离开了,怎么会……

“你愿意爱一个背信弃义的男人吗?”他温润的声音,轻笑着,有自嘲,更有让人心疼的小心翼翼……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