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狼性总裁

第134章 男人的膝盖

狼性总裁 五枂 1939 2016-03-28 20:09:18

  夏蓝嗤笑一声,连回答都嫌浪费精神,索性闭上眼睛。

费益成怒了,“好!阿七,好好招呼我们的客人吧!”

七叔举起手中的棍子,走到她跟前,连眼睛都没眨一下,一棍狠狠打在她的背上。

“唔……”夏蓝痛得差点咬破嘴唇。

接着,又是一棍落在了她的腿上。

“啊!”

她终于绷不住,痛呼出声。

七叔手中的棍子不停的挥下去,夏蓝脸色惨白,豆大的汗珠滚落,全身的痛楚,快要磨断了她的神经。

听到她的叫声,费益成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不可一世的笑,拄着手杖,肆意欣赏着夏蓝被打得不停挣扎扭动,侧耳倾听着她凄厉的声音。

七叔无情的抬起棍子,倏地打向她的胸口。

“噗!”

夏蓝一口鲜血喷了出,渐渐,眼前白花花的一片,瞳孔开始涣散。接下来的棍子打在什么地方,她已经完全没有知觉了。

见她晕了过去,费益成总算开口,“好了。”

七叔依言停下来,站在一边,动也不动。

费益成缓缓站起身,走过去,举起手杖,挑起她的下巴,冷笑,“这就坚持不住了?阿七,弄醒她。”

手叔手中多了一根长约十分公的钢针,走到她身后,对着她的背扎了进去。

夏蓝痛得五官扭曲,却没有力气喊出声,缓缓睁开眼睛,目光触到费益成残佞的笑。

“想通没有?是听我的,还是,继续?”

夏蓝失去血色的脸颊,冷汗涔涔,她蠕动下双唇,终于找回自己的声音,“我恨他……非常恨……所以,我决定,他只能是我一个人的俘虏,别人……休想伤害他……”

费益成眯紧眸,退后几步,喝了一声,“阿七!”

夏蓝再次闭上双眼,残留在嘴边沾染鲜血的笑,竟然美得耀眼……

“殿下!找到了!”明哲拿到了从摩诃国传来的卫星定位图。

南宫烈已经快要急疯了,一把夺过来,冲向自己的跑车,“明哲,调齐人手,给我把那里围起来!”

“是!”

将车速飙到最快,邪魅的眸充斥疯狂,“等我,蓝,等我!”

终于,他来到了山脚下。

血腥味弥漫的集装箱内,七叔手中的棍子,丝毫不停歇,费益成冷漠的抿着嘴,看着她慢慢垂下头,全身上下被鲜血染红。

紧闭的门倏地被撞开。

费益成仅是一怔,随即,冷笑,“居然会被你找来了。”

看到挂在中央的人,他的周身仿佛瞬间就燃起了疯狂的,嗜血的,想要毁天灭地的火焰。他的左眼倏尔迸出一丝摄人的绿芒,就像冲破层层束缚,重见天日,那抹绿越来越强烈,越来越集中,终于占据了他的整只左眼!

费益成眉头慢慢拢起,瞪着那只诡异的绿眸,冷漠的开口,“司爵,你想做什么?”

费司爵一步步走过来,犹如走向地狱的弑神,“我说过,谁敢动她一下,我就杀了谁。”

“呵呵。”费益成冷笑,“这么说,你连爷爷也要杀?”

“爷爷?真的是爷爷吗?”

费益成脸色一寒,“你这是什么意思?为了这个女人,你连爷爷都不想认了?”

“为什么,我会成为爷爷的孙子?”费司爵每问一句,眸中的绿就深邃一分,寒意森森,犀利异常。

费益成再也沉不住了,怒斥,“司爵,你在说什么胡话?怎么,你不想做费家的子孙了?”

“爷爷确定,我是费家的子孙吗?”

“你……”费益成大骇,怒目圆睁,“你、你、你这个不肖子!被个野女人迷了心窍连祖宗都不认了!阿七、还站那干嘛,打死那个女人,给我打死那个女人!”

七叔举起棍子,狠狠的砸下去。费司爵的绿眸仅仅扫过,下一瞬,抬起脚就踢在了他的心口窝上。

七叔一直被踢到对面的铁墙上,摔下来的时候,连吐三口鲜血。

费益成震惊了,“你……”

费司爵抽出刀,割掉绑着她的绳子,抱着双眸紧闭的她,他温柔的吻上她的额头,“别怕,我会带你离开。”在接住她的时候,他的神情一变,忙拉开她的衣襟……

她的脖子上紧紧箍了一个项圈,下面,是一颗小小的定时炸弹。

这种炸弹的威力虽然不大,不会伤及他人。但是,却是最难拆卸的!

“呵呵,看到了?”费益成冷笑着,从袖子里伸出手,手上赫然多了一只微型的遥控装置,随时都有可能按下去,“能把她抓来,我就不怕你们找来。”

费司爵慢慢抬起头,第一次,露出了杀意。

“能告诉我,你为什么恨我吗?”他静静的问。

费益成狞笑一声,“因为,你就是来还债的。”倏地,冷下脸,“你最好照爷爷说的做,要不然,你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被炸死。”

费司爵站在原地,紧攥的双手,在微微发抖。

知道他在妥协,费益成狂妄大笑,“这才是爷爷的乖孩子。”猛然敛笑,暴喝一声,“你这个不肖子,跪下!”

费司爵咬紧牙,绿眸似刮起狂暴的飓风。双膝慢慢的,一点点弯下……

倏地,一只冰冷的手,握住了他。

“男人的膝盖,不是轻易弯的。”

狂乱的绿,在触到她清澈的眸时,竟在一点点收敛,最后,幻化成平静,却蕴藏杀机的湖汪洋沼泽。

费益成恨恨的瞪着夏蓝,“又是你这个女人!”他气急败坏,冲着费司爵大叫,“爷爷的话你都不听了吗?还是,你真的想她死!司爵,只要你回头,爷爷就当作什么也没发生!你还是费家的子孙!”

反手握住她的,那么用力。

转身,面对费益成,无形之中,似张开一对漆黑的羽翼,扑闪着,酝酿出恶魔的气息。

“爷爷,这是我最后一次这么叫您。”

敛眸,双膝跪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