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狼性总裁

第139章 阿喵生气了

狼性总裁 五枂 2036 2016-04-02 20:22:24

  “我说小姐,你会不会包啊?疼死了!”

南宫烈大声喊疼,害得小护士都不敢下手了。

夏蓝站在门口,冷眼瞅着他。刚才撞石头的时候不见他疼,这会居然就喊上了。她走过去,拍拍小护士的肩,“我来吧。”

“可是……”

“放心吧,对待这样的病人,我比你有经验。”夏蓝直接接手,瞥一眼南宫烈,“因为我学过兽医。”

南宫烈一脸享受的斜靠着,看着她消毒,上药,包扎,在他眼里构成了一幅最美好的画面。

夏蓝包得可没有小护士那么温柔小心,缠的时候还故意使劲勒勒,抬眸,笑问,“疼吗?”

南宫烈连眉头都没抖一下,“不疼。”

“不疼?”她狞笑着,手上力道又加重些。

“啊!小蓝,你下手也太狠了吧!”

“不记得疼是不会知道教训的。”

南宫烈捧着抱得跟粽子似的手,小声嘀咕一句,“还不是因为你。”

“看一下,这个角度拍摄要注意……”

正在进行节目拍摄的阿喵突然从摄影机后抬起头,盯着从对面圣安集团分公司大门走出来的两人。大眼睛里盛满怒火,把手里的东西交给旁边人,“拿着!”她则一个人气鼓鼓的过去。

阿南脚步顿住,意外的看到阿喵,深沉的眸敛了下。

阿喵一手掐腰,一手指着安以诺,“想不到,你真的回到这个贱人身边了。”

安以诺沉下脸,冷声道,“请你说话放尊重点。”

“哈!给你尊重?是贱人就要尊重,那我们和谐社会不就乱套了?”

因为是在公司大门口,安以诺纵然再气,也要维持基本的风度和修养,瞪了阿喵一眼,她转身就要走。阿喵却不依不饶的拦在她跟前,“我要是你啊,你就一头撞死算了。老公不爱,你就阴谋阳谋的一块使,像狗皮膏药一样贴上去!对你忠心耿耿的,你却瞅都不瞅一眼!”瞟瞟阿南,她恨恨的说,“也怪某人没骨气,到这一步了,还屁颠屁颠的跟人家屁股后头。”

“苗若晴!你够了吧!”安以诺恼羞成怒,“你再继续胡言乱语的骚扰我,我就要报警了!”

“报啊,姐姐是守法公民,怕个鸟啊!”

安以诺眯紧眸,娇斥一声,“阿南!赶走这个疯女人!”

阿南抿了抿唇,慢慢走过来,低声,“走吧。”

阿喵气得大骂,“你这个火星人到底还有没有自尊啊?人家当你是坨屎的!你怎么就不明白呢?你在医院里需要手术的时候,她他妈连面也不露,还说你是死是活与她无关!这些你都忘了,还是不长记性?”

安以诺的脸上一阵红白交替,紧张的窥一眼阿南,立即气急败坏的说,“你不要在这里离间我们!你再不走,我就叫人赶你走!”

“来啊!正好,我还有好多消息要报料呢!你要是不怕丢人你就叫!”

“你……”安以诺一回身,“阿南,你就这么任她欺负我吗?快赶她走啊!”

阿南缓缓抬起沉静的幽眸,望着阿喵,“不管小姐怎么样,她始终是我最重要的人,我会不惜一切代价守护她。外人,请不要再插手我的事。欠你们的人情,我会还的。”

听到他的话,安以诺得意的朝阿喵投去一瞥。

阿喵气得不住点头,“好,好,好,是我们多管闲事救了个榆木疙瘩,这回砸到自己脚我认了!”

安以诺不耐的推了她一把,“知道就马上离开这里,免得自己难堪。”

阿喵怒了,“贱人别碰我!”她本来只是挥下手,谁知,安以诺没站稳,直接从台阶上摔了下去。

“啊……”

“小姐!”阿南立即冲过去,紧张的扶起她,“有没有受伤?”

看到膝盖上明显的擦伤,还有手掌上擦出的血丝,安以诺痛得大叫,“可恶,我要报警!阿南,快报警抓她!”

警察局。

接到电话,夏蓝不顾南宫烈的劝阻,立即赶到警局。

“你好,我是苗若晴小姐的代表律师。”她简短介绍。

警察看过夏蓝的证件后,然后指了指坐在角落正录口供的安以诺,“那位小姐要告她蓄意伤人。”

夏蓝眯紧清眸,似凛冽秋风扫向她,嘴角勾起。扭回头,“我要见苗若晴。”

警察又指指靠在另一边的人,“在那呢。”

阿喵翘着二郎腿,正在进行询问笔录,趴在桌上,有气无力的说,“我都说了一千八百遍了,意外,意外,那就是意外!要是真的蓄意伤人,她还能有气儿进局子?”

对面警察一瞪眼,“怎么,你还嫌不够?”

“哎呀,我不是打个比方嘛,干嘛那么较真呢?”她一回眸,正好看到夏蓝,赶紧招手,“小懒!这里!”

夏蓝做了个深呼吸,过去,“我是苗若晴的代表律师。”

问完笔录后,夏蓝立即正色问,“阿喵,到底是怎么回事?她为什么要告你呢?”

阿喵无所谓的说,“哎呀,就是冤家路窄嘛!我是看到阿南又做了她的跟班,一时气不过,才会跟那贱人吵了几句。不过,她摔下去这事可不懒我。我要是推,我就直接把她推到铁轨上!哼,她想沾边就赖?我才不怕呢!”

夏蓝若有所思,“现在,就要看阿南是怎么说了。”

阿喵又气上了,“那个呆子!还能怎么说?他当然是向着他那千金大小姐喽!小懒,我对你有信心!”

就在这时,只听那边的安以诺惊喜出声,“爵,你来了。”

夏蓝倏然一震,眉头不自觉的抽搐几下。自他救了她后,两人就一直没有再见过。

从进门的那刻,费司爵一眼就看到了她。

较一个月前,她又瘦了些,脸色也不是很好看,眸中掠过一丝心疼,被他强制压下后,走到安以诺身边,“以诺,发生什么事了?”他关心的问。

“还说呢,真是倒霉,路上遇到疯狗了。”安以诺可怜兮兮的给他看伤口,“你看嘛,痛死我了。”朝那边的阿喵瞪一眼,“没招她没惹她,她就把我推下石阶,我一定要告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