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狼性总裁

第135章 是你在救我

狼性总裁 五枂 2064 2016-03-29 23:37:02

  他跪下了。

却跪得坦然,跪得气势不减,也跪断了他与费益成的爷孙扭带。

费益成冰冷的眸,看着这个他一手养大的孩子。他的确按照自己预期中的轨迹在成长,可惜,他成长得太优秀了,也越来越让人看不懂了。

仅是为了一个女人吗?或者,他也是在寻找一个反叛的契机?

如果是这样,这个孩子的心机未免也太重了。

真是像极了那个杀人犯!

眸光瞬间变得阴霾可怕,盯着他,说不出的恨意。旋即,冷笑,“真是爷爷的乖孙子。”他的话音刚落,远处传来几架直升机的轰隆声,由远至近,听上去,还不止一架,全部都围绕在集装箱的四周盘旋着。

费益成一怔,“这是怎么回事?”

回头狠狠的瞪着费司爵,“你想做什么?不怕老实告诉你,这下面已经埋了炸弹。如果你敢乱来,大不了同归于尽!”

费司爵慢慢站起来,眸光平淡,那张风华熠熠的脸,被某种失落镌刻至深。

“之前,我可以忍,可以容许你利用我,甚至,是报仇的工具。那是因为我还当自己是爷爷的孙子!现在,是你亲手解除了我身上的枷锁。”

费益成两眼充血,恶狠狠的说,“你想先看着她死在你面前吗?”

低头看着遍体鳞伤的夏蓝,费司爵倏尔扬唇一笑,回眸,目光妖异是有点嗜血,“那我就和爷爷一块给她陪葬好了。”

“你以为我怕吗?”费益成倏地疯狂大笑,“小子,想唬老子,你还太嫩!”

“哦?”费司爵挑起一侧眉梢,“那就试试好了。”

对着耳边对讲,漫不经心的吩咐,“抬起来。”

集装箱的四个角,分别有生物重下似的,接着,开始猛烈摇晃,下一秒,竟然慢慢离地,硬是这被四架飞机给提了起来。

费益成一时没站稳,赶紧抓住门边,往下一看,竟然被抬到了山腹空地。只要飞机一松开,他们必会摔死无遗。

“臭小子,你疯了吗?”他大叫着,花白的发被风吹得凌乱。

费司爵没听到似的,扶起夏蓝,似笑非笑的问,“跟我一起死,怕不怕?”

夏蓝抬起无力的眸,凛冽的目光扫过费益成,“有那个老家伙陪着,我就不怕。”

费司爵微笑着,伸手揽住她,对着耳机,懒洋洋的说“松开。”

顿时,四个抓角松开了一个,集装箱马上失去了平衡,朝一边倾斜。费益成死死抓住门边,气急败坏的大叫,“要不是我,你早就不知道死在哪个垃圾堆里了,你想恩将仇报吗?”

夏蓝吃力的走近他,冷笑,“老家伙,你怕了吗?”

“啊!你这个贱女人!”费益成已经没有多少力气破口大骂了,回头,大声叫七叔,“阿七!快醒醒!阿七!”

角落里,七叔还是躺在那,随着集装箱的摇晃,随时都有滑下去的危险。

看着朝自己走来的夏蓝,他的叫声从憎恨到恐惧,“别过来,你别过来!”

夏蓝扯开衣襟,把脖子上的炸弹露了出来,一手毫不在意的就要扯下去,另一手抓住了他,“老家伙,我死也会拉着你的!”

“啊!疯了,你疯了!”费益成崩溃的大叫,“给你!给你!”把手里的遥控装置扔给了费司爵,“让这个疯女人离我远点!”

费司爵伸手接住,然后急忙解开设定,把夏蓝脖子上的东西解下来,扔了出去,在下降的过程中,突然发出“砰”地一声爆炸声。直到这时,他才呼出一口气,心里的石头渐渐落下。

谁也没觉察角落里慢慢苏醒的七叔,他僵直的视线,只锁定夏蓝一人。缓缓,伸出一只手,一把抓住夏蓝的脚,夏蓝“啊”地的一声,惯性的朝前载去。

来不及多想,费司爵扑了过去,抓住她一只手。

夏蓝被折磨得伤痕累累的身子,残叶般摇晃在半空,费司爵咬紧牙,“抓紧了!”

情势瞬间逆转,七叔一脚踩在费司爵的背上,手里握着枪,对准他的头,面无表情的看着头顶的飞机。而费益成则趁机躲在死角里,只伸出枪口,同时对上费司爵。

“妈的!老混蛋!”飞机上,宋文看到这情景,气得大骂。然后马上用对讲喊道,“瞄准!”

“看不到那人的位置,两个人的枪都对着老板,只要漏掉一个,老板的脑袋就会开花了!”

“啊,这怎么办?”宋文急了。

事关老板安危,他们要有百分百的把握才可以开枪,否则,谁也没胆子赌这回。

无视顶着自己的两把枪,费司爵紧紧盯着夏蓝,“抓住我,不许松开!听到没有?”

嘴边的血已经被风干了,如同她的眼泪,明明痛得要死,却再也流不出一滴。

“放开吧,你还有逃生的机会。”她静静的说。

“闭嘴!”费司爵低吼。

这样的场景,似曾相识。

同样在她生死攸关时,他抓住了她的手就再也不会松开,眼里深深的眷恋,融进了骨血。

第一次,她可以视而不见,可以自欺欺人。

这次呢?

“让他们飞回去!快点!”费益成恨恨的命令。

费司爵充耳不闻,他怒了,“阿七,给我踢断他的胳膊!”

七叔冷冷的抬起一脚,狠狠踩在费司爵的胳膊上。似乎都能听到骨骼被踩断的声音。

冷汗,顺着他的脸颊淌下来。

夏蓝眯起眸子,望着他,尽管眼里闪动着晶莹,她还是冷漠的开口,“我根本就不用你自作多情的跑来救我,就算你陪我一起死,我也不会感激你。”

“呵呵,还不懂吗?不是我救你,是你在救我!因为,我的命,早就握在了你手里。”费司爵勾起唇畔,笑容诡异慎人,他缓缓开口,“宋文,放开。”

宋文一惊,急呼,“老板,不行啊!”

“放开!”

宋文咬咬牙,朝旁边的飞机比了个手势。

登时,集装箱又被松开一角,只靠斜对两角的飞机支撑。

费益成狂乱的神情,愈发的阴郁。

“小子,你真不打算放过我?”瞪着他,满是恨意,“与其让你这白眼狼反咬一口,不如现在就杀了你!大不了同归于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