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狼性总裁

第136章 他是我恨的人

狼性总裁 五枂 2031 2016-03-30 20:09:57

  “松开!”夏蓝的眸不再冷漠,使劲想要挣脱开,“你想一起死是吗?办不到!快松手!”

费司爵笑了,“你心疼我了?”

夏蓝两眼通红,“我怕欠你的情,怕拖到下一世再继续跟你纠缠不清!”

下一世……

听到这个词,他动容的阖下眸,“那就欠着吧。”

费益成疯狂的狞笑着,“来吧,都来吧,大不了一起死!儿子,爸爸杀了这个小杂种替你报仇!”双眸暴突,“阿七!开枪!”

“不,不,不……”夏蓝脑海一片空白,“费司爵,松手,松手……别为了我死,不要,不要……”

费司爵勾起唇,“宋文。”目光不经意的瞄向山头某处,“我相信你。”

宋文目光变得愈发坚毅,调整方位,瞄准,“射击!”

枪声,震痛了夏蓝的耳膜。

子弹自不同方位飞来,全都打在了七叔。只有一枚打在了集装箱上。七叔怔怔的站在那,保持着要开枪的动作,僵硬的身子倏地载了下去。

而角落里,费益成不敢相信的捂着肩膀,手上一片鲜红。

山头,南宫烈站在最高点,抬起左臂,右手腕架在上面,冒烟的枪口正对着半空中摇晃的集装箱。看到费司爵把人拉了上去,缓缓,放下枪……

夏蓝咬紧牙,瞪着对面的人,倏然抬手,“啪”地一巴掌。

费司爵偏着头,抿了抿唇,嘴角掀起一抹笑。突然伸手揽住她的头,猝不及防的吻上她。吻得那么用力,不顾一切的想要吸噬她的灵魂。

夏蓝拍打着,想要咬他的唇,他却不给机会。按住她的头,让她窒息,让她体会他的想爱又不能爱。

捶着他的手臂,不管它是不是受伤了,瞪着他心疼的,深邃的,难以割舍的眼神。她的挣扎越来越无力,最后,闭上了眼睛,眼泪悄然滑落。

费司爵,你这个混蛋……

集装箱被慢慢放到了一块平地。费益成缓过神来,眸中晃过一丝阴戾,颤着手想要摸到不远处的枪。

感觉脱离悬空,夏蓝睁开眼,余光瞟到费益成的动作,眸色一冷,倏地推开费司爵。拖着快散架的身子,走过去踢走枪,一把揪住他的衣襟,凑近他,目光锋利似刀,“那个家伙是我恨的人!要杀要剐,那也得是我亲自动手!别人,谁都别想动他一根汗毛!”

将他推开,她摇晃着直起身,“我会送你去一个好地方养老的。”

费益成趴在地上,头发凌乱,面如死灰,瞪着她,半天说不出一句话,宋文等人没好气的把他抬了出去,然后赶紧替费司爵受伤的手臂进行紧急处理。

“蓝!”

南宫烈似阵风一样冲了进来,将她紧紧抱在怀里。

费司爵眸色一暗,睨见夏蓝痛苦的神色,不由分说的起身,拉开两人,冷冷的说,“你弄痛她了。”

南宫烈先是自责,随即,撇过头眯起摄人的邪眸,“她的伤是因为谁才受的?费司爵!除了伤害,你还能带给她什么?”

“伤害也好,其它什么也罢,那也是我和她之间的事,什么时候轮到你这个外人插手了?”

“正是我这个外人,陪在她身边三年!看着她法学院毕业,看着她成为律师,见过她的泪,她的笑!你呢?”

费司爵淡然一瞥,“我看到了她的心。”

“哈!你的确能看到,因为那里的伤痕都是你一点点割出来的!”

“所以,那里早就没了某人的位置!”

刚刚的惊心动魄,远没有这两个男人剑拔弩张来得精彩。

风暴不是一触即发,要酝酿,要历经沉淀。最后,更是需要强风助阵雷雨助势。

同时目睹了她的生死一线,他们终于在颤抖中爆发了。

“想好肉搏还是械斗了吗?”夏蓝被宋文扶了起来,漫不经心的说,“都嫌精力太盛,就去把山上那些炸弹挖出来,免得连累别人。”

南宫烈敛去眸底的犀利,瞥瞥他,“结了婚的男人就滚远点!”冷笑着,走到夏蓝跟前,推开宋文,拦腰将她抱起来,宠溺的开口,“傻瓜,抱紧点。”

危险解除后,痛觉更明显了,夏蓝懒得再理两人,索性靠在他怀里,眉头蹙着。

心疼的凝视她一眼,南宫烈大步往前走,“乖,我们马上去医院,很快就不痛了。”

“老板!你、你怎么让那家伙带走夏小姐了?人明明就是你救的啊!”宋文气得直跳脚。

费司爵收回流连在她身上的目光,垂眸,“给我支烟。”

“哦。”宋文马上掏出烟递过去。

他咬着牙,受伤的胳膊颤抖着一点点抬起,脸憋得有点胀红,刚夹住烟,却又掉到了地上。

“老板……”

费司爵垂下头,额前的长发挡住了他苍白的面容,半晌,“走吧。”

望着老板失魂的背影,宋文只有干着急。

夏蓝的伤势不轻,足足在医院躺了快一个月才下得了床。从回国至今,她好像一直都跟医院有缘。南宫烈几乎是形影不离的照顾她,说不感动,那是骗人。

连阿喵都说,这年头想找男人容易,想找好男人太难,想找个有钱又帅的好男人那是难上加难,要找个有钱又帅还有地位的好男人,那就要跟上帝预约了。她能狗屎运的碰到这么一个,就要及时把握。

夏蓝只是阖了阖眸,没作反应。

期间,她已准备起诉费益成蓄意杀人,却从宋文那里听来,费司爵已将他送到了国外养老,这辈子都别想再回国。

尽管气,但是换作她,恐怕也会做同样的决定。毕竟,那是几十年的养育之恩。阿喵难得善良一回,直说看到他那么拼死拼活救她的份上,就放过那老家伙吧,反正也没几年折腾的了。

午后,阳光充沛,坐在躺椅上,她已经昏昏欲睡。

门轻轻推开,走进一个漂亮得令人心动的长发美女,一袭白色长裙盖住双脚,走起路来,像朵盛开的莲花。

“你是夏小姐?”她的声音悦耳动听,娇而不媚。

夏蓝懒洋洋的睁开眼。

她温柔一笑,“我是黎雪。”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