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狼性总裁

第121章 别脏了我回家的路

狼性总裁 五枂 1981 2016-03-15 20:20:59

  男人恼羞成怒,一把揪住她的衣领,“贱人,我今天就要教训你,有种你再告我啊!”

女人嗤笑,不留余力的讥讽,直让周围的人替她捏了一把汗。

“蓄意伤人,不管是公诉还是自诉,这里人证一大堆,物证呆会就有了,我保证会让你享受三年的免费牢饭!少一天,你都别想出来!做好准备,你就动手!”

男人握紧拳头,脸颊胀红,这一拳却迟迟没敢落下,这女人有多厉害,他领教过的。才跑了老婆丢了家产,他可不想真的坐牢。但又不甘心就这么放过她,扭头,从新欢手里夺过冷饮杯,狠狠泼到女人的脸上。

这才松开手,啐了一口,“夏蓝,你等着,老子早晚会来跟你算这笔帐的!”

“五十年我还撑得住,别再晚喽!”

无视四周的议论,夏蓝镇定取出纸巾,抹去脸上的水,然后整理下衣服,好像,对这种情况早就见怪不怪了。看热闹的人群渐渐散去,她转身,准备离开,看到面前的两人时,身子霍然一震。

费司爵看似平淡无奇的目光,偶尔,晃过心疼,很快,又会被漠视取代。

安以诺朝她微笑,像个老朋友一样打招呼,“小蓝。”

指甲抠进掌心,疼痛,让忽略了在自己最狼狈的时候,面对他们的窘状。

扯扯嘴角,报以一个若有似无的笑,重新抬起脚步,缓慢,却沉稳的越过他们。

经过他的刹那,她垂下眸,连余光都吝惜给他。

“我们走吧。”费司爵神情未变,体贴的揽着安以诺,与她反方向,相行渐远。

安以诺始终都噙着温婉的浅笑,挽着他,脸颊贴上他的臂膀,“爵,我真的好幸福。”

费司爵温和的望着她,“以诺,你的身体还很虚弱,不能再逛下去了。”

她昂起头,乖巧的说,“好,那我们回家吧。”

两人走出商场,安以诺刚坐进车里,费司爵像想起什么似的,“以诺,你在这里等一下,我还有事要去处理一下。”

“哦,那你快点啊。”

“嗯。”

一路上,男人骂骂咧咧的余气未消,“贱人,别以为是律师我就怕了她!哼,我早晚会找人***她!让她知道知道老子的厉害!”

新欢娇媚的安抚他,“行了,别生气了,反正你也想跟你老婆离婚嘛。现在不是正好嘛,我们可以光明正大的在一起了。”

“你懂个屁啊!老子的一半家产可是被那女人带走了!”男人看到洗手间,“你在这儿等会,我去洗手间。”

“哦。”

男人气鼓鼓的走进去,丝毫没注意到跟在身后的人。

“妈的,贱人!今天算你走运!”刚要拉开拉链,只觉得脖子一紧,接着,就被扯进了隔间里。

还没来得及叫出声,身子猛地被推到墙上,男人挣扎着,目露惊恐,“你、你是谁?”

凑到眼前的脸,风化熠熠,无害的微笑,有礼谦和,可眉宇间覆着的冷霜,却阴森得骇人。

“我很不喜欢你叫她贱人。”

男人一愣,“谁,你说谁?”随即,反应过来,“那个律师?你又是谁?这跟你有什么关系?”

费司爵笑了,手上的力道也一并加强,只手紧紧掐着他的脖子,竟然将他整个人提了起来,他则慢条斯理的问,“谁是贱人?”

男人的脸胀成了猪肝色,“我、我是!我是贱人!我是贱人!”

费司爵微笑着放下他,不等他缓口气,眸光一冷,反手按着他的头按进马桶里,“你很喜欢泼人水是吧!”

“啊……咕噜咕噜……啊……救……救命……咕噜咕噜……”

男人一连喝了好几口马桶里的水,越是挣扎,越被死死按住。

终于,费司爵又拎起他,冷酷的看着他拼命呼吸的样子,“以后,再敢找她的麻烦,可不是坐牢那么简单,你会死得很难看!听到没有?”

“听、听到了……”

安以诺坐在车里,不时张望着。看到费司爵时,笑着挥挥手,“爵,你去哪了,怎么这么久?”

“跟别人谈点事。”费司爵稳稳的发动车子,一路上,都没怎么说话,一手握着方向盘,另一手搭在车窗边缘,支着头,若有所思。

夏蓝心情很差,差到极点,差到她不想去分析原因。就当她大姨妈综合症,或者是内分泌失调,总之,绝不会是因为那两个人!

难得休息一个下午,就这样被破坏掉了。

她盲目的走在街上,直到天色暗了下来,才往家的方向走。

“就是他!”

几个手里抓着棍子的男人,朝她这边跑过来,对准她身后的人,抡起棍子就招呼上去。

夏蓝吓了一跳,赶紧避到路边。

几人下手又重又狠,而那个男人则蜷缩在角落里,抱着头,动也不动,任由他们拳脚加棍棒。

夏蓝眯紧眸,透过缝隙,看到他的脸……

阿南?

她拧紧眉,眼珠一转,马上叫道,“警察,警察,在这里!快点啊!”

一听警察,这帮人连看都没敢看,掉头就跑。

“咳……咳……”阿南放开手,猛烈的咳了几声,吐出几口血后,仅用袖子抹抹嘴角,然后,摇摇晃晃的爬起来。

夏蓝跑过去,拉住他,“你受伤了,必须要去医院。”

阿南甩开胳膊,跌跌撞撞的朝前走,眼看着又要撞上迎面开来的车,夏蓝赶紧推开他,“你不要命了?”

他摔倒在地,这才抬起眼帘,看清是夏蓝时,眸中掠过一丝诧异,转瞬即逝。

挣扎着起身,声音冷淡,“不用你管。”

“你当我爱管你啊?”夏蓝瞪他一眼,转身就走,身后却传来“扑通”一声。她抿抿红唇,只当没听见,可走了几步,却停了下来,懊恼的转回去,瞪着躺在地上的人,拿脚踢踢他,“别以为我爱管闲事!我是怕你死在这儿脏了我回家的路!”

地上的人好像昏过去了,没有一点反应。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