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狼性总裁

第89章 你该如愿了吧

狼性总裁 五枂 2036 2016-02-12 20:07:41

  安以诺适时的伪装上伤心欲绝,踉跄着扑到他怀里,“爵……小蓝她……她太伤我的心了……”

夏蓝嘴角微提,好一个依依,为什么,自己会傻得把她当成那么多年的朋友?

夏蓝,你有眼无珠,下场再惨,怨不得人。

费司爵低下头,没有温度的视线瞟过她,然后,又对上夏蓝看似飘渺的眼,话却是对着费益成说的,“爷爷,您打了一名律师,恐怕是要吃官司的。”

费益成就差没不屑的大笑了,“凭她?”

费司爵的目光落在她身上,一件及膝的裙,被抽得破碎,白皙的皮肤上,布满一道道红得渗出血丝的鞭痕。脖子上的一道,犹为显眼。好在,脸没毁。

“凭着这一身伤,她可以跑到警局告我们滥用私刑。”

费益成年纪一把,什么样的场面和风浪没见过?再深究,手上握着几条命,那还不得而知。他丝毫不把孙子的警告放在眼里,坐在沙发上,冷漠道,“司爵,这件事,你不要管了。”

安以诺赶紧说,“爵,我好怕,你带我出去走走好不好?”

“以诺,恩爱是秀给外人看的。”费司爵推开她,冷声,“剪刀!”

冬瓜不知从哪冒出来的,递上一把剪刀,马上又躲得大老远。

费益成怒了,“司爵!为了这个女人,你还要跟爷爷做对吗?”

剪掉她身上的绳子,夏蓝身子一软,眼看就要倒下去,费司爵伸手一捞,轻轻松松的把人固定在怀里。她抬起头,清清地笑,用着只有两人能听到的音量,小声说,“我就知道,你舍不得我。”

费司爵掀起一侧唇,敛眸,“这次,你赌对了。”

看着两人这会还在说悄悄话,安以诺气得全身发抖,“爵!你究竟要背叛我到什么时候!”

夏蓝虚弱的贴着他,“我好累,抱我。”

费司爵连犹豫都没,拦腰抱起她。即便空白三年,但这个动作,好像演习了一次,就再熟练不过。

“司爵!你今天敢带她走,以后就不要再进这个家门了!”费益成气急败坏的摞了狠话。

抱着夏蓝,他面无表情,“也好。”

费益成愣了,“你说什么?”

“爷爷需要的是一个听话的傀儡,很抱歉,我发现我越来越不能胜任了。”

“你……”

费司爵走到门口,安以诺几步追上来,死死拉住他的手,眼泪在眼眶里直打转,咬着唇,伤心的说,“爵,你不要我了吗?你真的不要我了吗?十几年了,我从没有爱过别人,一心一意爱着你!为了一个微不足道的人,你还要再继续伤害我吗?”

“以诺。”他停下来,却没回头,“你要的,我已经给你了。”

迈开大步,走向跑车,把夏蓝放到副驾驶,开着车绝尘而去。

“费司爵……”

安以诺凄厉的喊声,一遍遍回荡在半山。

夏蓝头抵在车窗上,目光瞟向远处,明明得到了她期望的结果,为什么,她却心情沉重得没有半点解脱的感觉?

终究,做坏女人是需要资本的。可惜,她的心还不够狠。

费司爵单手握着方向盘,侧颜毫无起伏,让人猜不透心思。直到医院的时候,两人也没再开口说一句话。有些事,沉默,才是唯一的语言。

医生检查了夏蓝身上的伤,很明显的鞭痕。拿眼瞄瞄旁边那个身材高大,俊颜紧绷的男人,“家暴”这两个字,登时变得鲜活无比。

医生剜他一眼,目光隐含鄙夷愤怒各种唾弃,“先生,老婆娶回来是疼的,不是拿来当出气筒的!”

费司爵的脸颊抽搐几下,没说话。

看他吃瘪的样子,夏蓝突然心情大好,马上配合自己此刻的形象,虚弱又可怜的说,“医生,不要怪他,他压力大,难免会有心情不好的时候。”

“压力大也不能把气出到自己老婆身上啊!”

身边还有两个小护士,开始还花痴的看着费司爵,这会也都同仇敌忾,“就是,这样的男人好差劲啊!”

费司爵艰难的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她不是我老婆。”

“哎呀,没结婚就这样,结了婚,还不更遭!”医生马上使劲劝夏蓝,“小姐,我看你还是想清楚……”

医生喋喋不休,夏蓝忍笑忍得快内伤了。费司爵做了个深呼吸,保持风度的退出去。

当护士扶着夏蓝出来时,没好气的丢给他一张单子,“去办理住院啦!”

费司爵捏着单子,不停平复胸口的奔腾。他发誓,他一定要买下这家医院!

夏蓝边走边回头,朝他扮了个鬼脸。费司爵一怔,心底被她不加设防的笑,震了个七荤八素。

才入院,夏蓝就叫来助手小慧,把自己的电脑还有一些资料全带了过来。费司爵进门时,正看到她盘腿坐在病床上,噼里啪啦的敲键盘。眉头一蹙,不由分说的就阖上她的电脑。

夏蓝不悦的瞪他一眼,“它碍到你了?”

“乖乖做你的病人。就算你把自己全献给工作,死了也不会盖国旗。”

夏蓝抱臂,气势上不肯输他,“你不会是怕我起诉你爷爷滥用私刑吧?”

他淡然回道,“你的起诉书还没等送到法院,报纸上的犄角旮旯就会出现某美女律师意外身亡的报道。嫌命长,你就试一试。”

她眸一紧,“你这算威胁吗?”

一把拉过她的手,把药放上去,又递过来一杯水,“是,不止威胁,我还想下毒呢!”

夏蓝一边盯着他,一边吃下药。然后一抹嘴,“费司爵,别以为你刚才救了我,我就会感激你!你给我造成的伤害,比你爷爷恶劣一万倍!”只要想到自己无辜的孩子,她就会恨!恨所有人,更包括自己!

费司爵语气颇淡,“你呢?”

夏蓝皱了皱眉,“我什么?”

“直到现在,我都分不清,你哪句是真,哪句是假。”他好像在看陌生人,“你一步步精心策划,让以诺不仅丧失生育能力,这会她连我也彻底失去了……”倏尔,他笑了,笑容冷得发悚,“夏蓝,你该如愿了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