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狼性总裁

第126章 他是火星难民吗

狼性总裁 五枂 2013 2016-03-20 20:04:29

  空气仿佛凝固了。

阿喵为自己的大嘴巴懊悔,夏蓝则目光清冷的凝视他。

半晌,阿南缓缓朝外走去,双脚像踩在棉花上一样,随时都会倒下去。

夏蓝和阿喵对望一眼,两人极有默契的跑过去拉住他,“马上要动手术了,你要去哪?”

阿南抽出手臂,一言不发,还是往前走。

阿喵忍不住了,气道,“靠,为了个冷血无情的女人,你不会连命都要搭进去吧!”

他倏地回眸,冷冷的说,“我不许你这么说她!”

阿喵歪着头,好像看一只刚从恐龙蛋里孵出的野鸡,捅捅夏蓝,“喂,这家伙是地球人吗?你确定他不是火星难民?”

夏蓝皱着眉,转身就往回走。

“小懒,你去哪啊?这火星难民真的不管了?”

不大一会,夏蓝就带着四名护工走过来,指指阿南,“把他抬到手术室去。”

“好!”

阿南想要反抗,但他的身体已经撑到了极限,虚弱的连站都费劲,被四个人扯着胳膊腿就抬走了。

“我不手术!放开我!”

手术室外,医生拿来了同意书,夏蓝咬咬牙,“我签!”

阿喵担忧的说,“小懒,你想清楚了吗?”

“嗯!我不能看着他死。”夏蓝拿起笔签上名字。

两个小时后。

阿南睁开眼,入眼的一片白,他缓缓又闭了上。

“喂,醒了就别装死。”夏蓝没好气的拍拍他的脸,阿南不悦的拧紧眉,一抹寒光射向她。

阿喵正好走进来,把洗好的水果放在旁边,“瞪什么瞪,这是对救命恩人的态度吗?”

“我怎么了?”他沙哑着声音问。

“没什么,就是在肚子上割了一刀,然后又缝上了。”夏蓝蘸湿棉棒,擦拭着他快要干裂的唇。

阿南身子一僵,瞪着她。

夏蓝瞥瞥他,“别像看阶级仇人似的,麻药打多了,不知道疼是吧?”

他垂下眸,半晌,“签字的……是谁?”隐约,能听出其中的一丝期待。

阿喵嗤笑一声,“甭指望你那大小姐了,人家早把你甩了!”

夏蓝秀眉轻拧,朝阿喵摇摇头。阿喵耸耸肩,“让他早点面对现实有什么不好的?管它在哪跌倒,大不了爬起来换个姿势再摔嘛。”

回头看看他,夏蓝无奈的说,“是我签的。所以,你可得给我好好康复,不然,我就把你再送进去多割几刀!”

望着她的目光,有丝不解,“为什么?”

“你十万个为什么啊?”阿喵把削好的苹果切成小块,粗鲁的掰开他的嘴,塞进去,“呆在安以诺身边久了,连人与人相处最基本的道理都不懂吗?”

“阿喵,怎么说他也是病人,你就不能温柔一点啊?”夏蓝把鲜花插在花瓶里,摆在床头。

“拜托,我够温柔了好不好!”

阿南怔怔的看着两人,原本安静得有点冷漠的世界,好像突然被打破了平衡。

一连几天,夏蓝和阿喵两人轮流去医院照顾他。两个女人虽然嘴巴都毒点,但是,他居然越来越习惯了。

“啊!怎么可能?我又输了?”阿喵抓着手里的扑克牌,不敢相信的看着了阿南,“老实说吧,你不是第一次吧?第一次玩怎么会打得这么好?姐姐我连输三把,这可从来没有过呢!”

阿南神情内敛,平静的说,“这跟玩过几次无关。”

阿喵愣了下,以为他有什么秘诀呢,求知欲颇强的虚心请教,“那跟什么有关?”

“智商。”

阿喵怒了,扔掉牌就跳上床,两手掐着他的脖子,“我掐死你这个火星难民!你敢拐弯抹角的骂我,我要代表地球消灭你!”

阿南无奈的阖下眸,只是轻轻捏住她的手腕,阿喵就疼得大叫,“啊,疼!”

这时,夏蓝推门进来,看这情形,见怪不怪的说,“阿喵,你又输了?”

“我才没输呢!是这火星人耍诈!”阿喵边挣扎边狡辩。

夏蓝把带来的鸡汤倒出来,“行啦,你哪次赢过阿南了?”

阿南失笑,松开手。阿喵狠狠的哼了一声,跳下床,“下次啊,看我怎么收拾他!”

“来,喝了。”夏蓝递过碗,阿南接过来,喝了个干净,“很好喝。”他淡淡的说。

“呵呵,那当然,我煲了一早晨呢。”

阿喵看看时间,拿起包包,“小懒,我要去上班了。”

“嗯,你先走吧。”

朝阿南挥挥手,“拜拜,火星人。”

将碗收好后,夏蓝就取出电脑,开始看资料。阿南靠坐在床上,目光扫过她,静静的说,“害你流产的人,是我。”

夏蓝边敲击键盘边说,“我知道。”

“你在费氏被困电梯里,也是我做的。”

“I see.”

阿南一怔,“你都知道?”

夏蓝抬起头,推推鼻梁上的黑框眼镜,“保险公司的调查报告我看过了,钢丝绳是人为割断的。基于你曾经的不良记录,我当然有理由把你当作本案的第一嫌疑人。”

“……为什么不报警?”

“冤有头,债有主,而且。”她一笑,“你已经得到报应了。”

低下头继续工作,不再理他。

阿南目光复杂的看着她,想说什么,张了张嘴,又说不出。

“不用跟我道歉。”夏蓝翻看着手里的资料,头都没抬一下,“那三字不值钱。”

中午的时候,夏蓝回到事务所。小慧马上迎上前,朝她挤眉弄眼的说,“蓝姐,上次那美男又来了,正在屋里等你呢。”

南宫烈?

夏蓝推门进办公室,还没看清人呢,就被一把抱住,耳边是他浓到化不开的深情呢喃,“小蓝,我好想你。你呢,想我没有?”

夏蓝“扑哧”一声乐了出来,配合着说,“想,想得食不下咽,夜不能寝。”

南宫烈绷着一张邪魅销魂的脸,拧起眉,“我说真的呢,你干嘛每次都挤兑我?伤我心很过瘾吗?”

“抱歉,没忍住。”她拍开他的手,“那边的事处理完了?”

他突然凑过来,双手环住她的腰,“小蓝,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解除婚约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