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狼性总裁

第110章 你是我第一个爱过的人

狼性总裁 五枂 2008 2016-03-04 20:02:13

  费司爵回头大喊,“该死!去找东西撬开门!快点!”

“是!”宋文也不耽搁,赶紧去找一些工具,费司爵接过来,蹲在地上就要动手撬。这时,宋文却突然拦住他,“老板,你听!”

“嘎嘎”

电梯里,隐隐传来钢丝绳断裂的声音。

费司爵脸色骇人,扔掉工具,冲到门前,“夏蓝,说话!快说话啊!”

“老板,给!”宋文递过一个对讲机,“可以连接里面的紧急呼叫!”

他急忙接过来,深吸一口气,不想自己太大声会吓到她似的,压抑着。

“夏蓝,能听到吗?”

“夏蓝……你在里面吗?”

“说话好吗?”

“该死!我要你说话!”

犹如困兽,他在电梯外挣扎着,只有宋文看得到,他拿着对讲的手,在发抖。四周一片安静,所有人都怔怔的看着总裁。不知道关在里面的人,到底是谁,能让一贯冷静的总裁失控。

“费……费司爵……”对讲里突然传来的微弱声音,让人为之一震。

费司爵猛地贴到门上,对着细小的缝隙大声喊,“夏蓝,能听到我说话吗?回答我!”

“唔……”一声痛呼,费司爵的心猝然揪起,喉咙像被什么咔住了,迸出的声音,沙哑,低沉,“你受伤了吗?”

“还、还好。”她的声音,显得很无力。他的眉一下子蹙起来,拳头死死攥着,“告诉我,伤到哪了?”

“我没事。”

“该死!怎么可能没事?”他气得咬紧牙,知道她在死撑,莫名其妙的,怒气填胸。为什么到这个时候,她对他都没有一句真话?

里面传来轻微的摩擦声,她好像在试图起来。

“嘎嘎”

可怕的断裂声,再次响起。众人不约而同的惊呼,心都跟着提了起来,这里是11层,如果电梯从这里坠下去……那意味着什么,大家心里都很清楚。

“别动!夏蓝,不要动!”费司爵的声音在颤抖,连说话都不敢太用力,“你就呆在那里,不要动,消防队马上就到了!”

回头,咬紧牙,压低了声音,“没时间了,不能一直在这里等!宋文,从哪里能进入电梯井道?”

这边,宋文取出随身携带的微型电脑,快速调出整幢大楼的结构图,放大后,指着13层说,这里的井道壁有个缺口。可以从这里钻进去!而且,这部电梯前年曾经发生过类似的故障,所幸没有造成人员伤亡。当时,消防队曾经将顶端剪开过,所以,电梯顶部应该有块活板!好,给我准备绳子!“费司爵眸光一凛,冲进楼梯一直跑到13层,参照图纸,在一间机房内的角落里,找了那个不足一平米的缺口。

“老板,还是我来吧!”宋文担心的说,“让我下去!”

“别废话,绳子!”费司爵果断的脱掉外套,把绳子一端绑在腰间,抓着对讲,“夏蓝,你听到了吗?”

良久,有个虚弱的声音,“嗯……”

“你等我,我现在就下去救你!”他刚要下去,胳膊却被人死死抱住,“爵,你不能去!”

身后,安以诺急道,“下面太危险了,我不让你去!”

“以诺,放手!”费司爵决然的目光,没有一丝商量的余地,安以诺突然失控的叫道,“为了她,你连命也不要了吗?”

费司爵抽出手,看一眼不时窜上冷风的井道,轻喃,“就算是危险,我也不想让她一个人面对。”

“不!你不能下去!不要!”安以诺想要扑过去拦住他,宋文赶紧搂住她的腰,“放开我!爵!不要!不要下去!”

费司爵动作利落的顺着绳子爬了下去,渐渐,消失在她的视线内。

“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这么对我?”安以诺跪坐在地上,十指抠着地面,眼泪一滴滴滚落,恨意,蒙蔽了她的眼……

沿着井道,他慢慢往下爬。

“夏蓝,你乖乖呆在那,不要动……我马上就下来了……”对讲里,渐渐没了她的声音,费司爵蹙紧眉头,下去的动作也加快。

他的手已经能触到电梯顶端,借助腰间的绳,费司爵下颚紧绷,使劲去拉扯那的活板。终于,活板松动了,露出一个缺口。

里面,漆黑一片,借助虚弱的光线,他看到夏蓝靠坐在角落里,无力的喘息着。

“夏蓝!”

夏蓝睁开眼睛,看到他,愣了住,“你……”

抑制住那种好似失而复得的喜悦,费司爵伸出手,“快,把手给我!”

“吱嘎”

断裂的声音,就在耳边。电梯又是一阵摇晃。

汗水,顺着脸颊淌下,“夏蓝,慢慢站起来,把手给我!”

夏蓝咬紧牙,忍着脚踝传来的扭痛,紧贴着电梯壁站起来。他的目光,紧紧盯着她的每一个动作,心好似要蹦出来似的。

从来,都不曾有过这种恐惧的感觉。

夏蓝伸了伸手,够不到,她试图朝前迈一步……

“嘎嘎嘎”

她保持原来姿势,僵在那,一动不敢动。连呼吸都显得小心翼翼。抬起头,对上费司爵发红的眸,咬了咬干涩的嘴唇,“我……可能做不到。”

费司爵咬得牙齿咯咯响,俊颜在极度的惊恐下,变得有些扭曲,他咬着牙,执着的伸出手,一字一句的说,“把手给我!”

从井道窜进的冷风,让她的意识渐渐清晰,也明白了自己的处境。无奈的轻笑一声,她稳定下情绪,抬起一对清眸,用力的望着他,“费司爵,你给我听好了,我,从没有对不起你。三年前是,三年后的今天也是!”

“夏蓝!”无边的恐惧,蔓延至四肢百骸,凝视着她,费司爵几乎是在用尽全力的说,“夏蓝,我数123,你就跳起来,我会抓住你!相信我!”

夏蓝苦笑了下,受伤的右脚,连这样站着都痛得她冷汗直冒。

“1!”

夏蓝闭上眼睛,做了个深呼吸。

“2!”

她倏尔睁双眼,朝他微微一笑,“费司爵,记住了,你……是我第一个爱过的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