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狼性总裁

第106章 偶尔善心的代价

狼性总裁 五枂 1996 2016-02-29 20:02:08

  坐在车里,刚跟费司爵通过电话,安以诺笑魇如花,连带看着街边的景色也觉得赏心悦目起来。可是,只要想起夏蓝还在这座城市,脸色顿时暗淡。

“阿南。”

正在开车的阿南应了一声。

“找人盯着她,把她的一切行踪,都要告诉我!”

“嗯。”

想了想,她又说,“下个月就是爷爷的生日了,在这之前,必须要解决掉这个麻烦。”

阿南透过镜子望她一眼,有些话,她不说,他也明白。

费氏国际。

副总办公室内,苏俊祺蹙着眉头,站在窗前。不一会,手机响起。

“喂。”听到对面的话,他的眉越拧越紧,“查出谁跟他们见面了吗?是费司爵吗……不是?”

挂上电话,他沉思片刻,又拔通苏万忠的电话。

“爸,事情有变,建华和深海现在都要退出……不,费司爵没有出面,但是,那也跟他脱不了干系……好,我知道了,我会盯紧的。”

这时,门突然被推开。

费益成面带微笑的走进,身后还跟了一个身着粉色洋装,清纯如天使的女孩。

“俊祺啊,你们认识吧。”

苏俊祺愣了下,“黛儿?”

黛儿高兴的跑过去,拉着他的手,“俊祺学长!我终于又见到你了!”

“呵呵。”费益成坐下来,手拄着拐杖,笑道,“黛儿的爸爸,以前是我一手带出来的。这丫头呢,从小也是我看着长大的,听说你在这里,就缠着我带她过来。”

苏俊祺了然,忙朝黛儿笑笑,亲昵的摸了摸她的头,“黛儿可是我最可爱的小学妹呢。”

黛儿面上娇羞,心底一阵狂喜。看来,俊祺学长对她不是一点好感都没!她有机会!

“好啦,不妨碍你们两个年轻人了。”费益成站起身,回头又问了一句,“俊祺啊,那件事进行得怎么样了?”

“一切都在计划中,请您放心。”

“嗯,好。”他转身走出去。

直到这时,黛儿才兴奋的说,“俊祺学长,三年没见了,听说你去了美国。”

苏俊祺望着她,异样的眸光一闪而过,随即笑着点点头。

黛儿忍不住试探的问,“那你……结婚了吗?或者是,有女朋友了吗?”

“呵呵,整天忙来忙去,哪有时间交女朋友。”挑眉,用着温和的眸望着她,“你这么漂亮,一定有很多男人追吧。”

黛儿抑制住激动的心情,拿眼偷瞄下他,无比害羞的说,“有也不会在考虑之列。”

“为什么?”

她昂起小脸,无辜的眸,却处处暗藏挑逗,“因为他们,没有一个能比得上学长。”

这么大胆的告白,在三年后的今天,这是黛儿始料未及的。可是,她绝不会放过这个机会!而且,她也自信能够赢得他的心!

果然,苏俊祺没有表示任何的反感,反而还笑得有几分暧昧不明。

“晚上有空吗?学长请你吃饭。”

夏蓝和阿喵,一人抱一桶大号冰淇淋,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阿喵被冰得呲牙咧嘴,看一眼旁边吃得淡定的夏蓝,“奇怪,这几天的报道怎么都没你的消息了?连门口的记者也少了。”

夏蓝轻笑,心里有数,这是在餐厅那会说要写书的结果。安以诺也怕把自己逼急了什么事都做得出,既然得到了费司爵,索性,运用特殊手段平息了这场婚变风波。

这时,手机响起来。

看一眼墙上的钟,阿喵狐疑的说,“谁这么晚还打电话来?”

夏蓝接起来,“喂……学长?”

匆匆披了件衣服,夏蓝来到大门口,一眼就看到了倚在车门前的苏俊祺,“学长,这么晚了,你怎么来这儿了?”

苏俊祺脸颊微微胀红,打了个酒嗝,痴痴的笑了,“夏蓝,你来了……”

闻到好大的酒气,夏蓝皱起眉,走过去,“你喝了多少酒?”厉害的是,居然能把车开到这来!

“呵呵,好多……”

叹息一声,“我送你回家吧。”

“夏蓝。”苏俊祺把不停打滑的身子靠在她娇小的身躯上,头无力的耷拉着,“刚才,我在跟别的女人吃饭哦。”

夏蓝吃力的扶着他,费劲的拉开车门,“吃吧吃吧,最好把女人也吃了,那才叫本事呢。”

“夏蓝,你别误会好不好?我根本就不喜欢她……”怕她生气似的,他口齿不清的解释着,“我不喜欢她,可是……我还要陪着她吃饭,逛街……”

夏蓝将他扶进车里,然后,坐在驾驶座上,发动车子,“学长,你家住哪啊?”

“我家?”苏俊祺拍了拍额头,“哦,我家在XX街。”

“坐稳了。”夏蓝开车直奔那里。

半个小时后。

夏蓝将人扶到床上,累得趴在地上,大口喘息着,“真是上辈子欠了你的。”

爬起来,想要看看他是不是睡着了,苏俊祺好像很难受似的五官皱在一起,“好想……吐……”

夏蓝一急,“喂,学长,你先等等,别吐啊!”

她刚要去拿盆,谁知,苏俊祺翻了个身,“呕……”

看着自己这一身秽物,夏蓝欲哭无泪,这就是偶尔发发善心的代价吗?

捏紧鼻子处理好屋里的狼籍后,她火速冲到浴室,迫不急待的脱掉一身脏衣服,然后洗了个澡,这才舒服的裹着浴巾走出来。

屋里很安静,苏俊祺在床上睡得也很安稳,发出轻微的均匀的鼾声。

衣服脏了没法穿,她总不能这个样子回去啊,正琢磨着叫阿喵过来送套衣服给她呢,门铃却按响了,还十分急促。

本想不理,可外面那人好像知道家里有人似的,很有耐性,一遍遍按着门铃。夏蓝恼了,大步过去,拉开门,“大半夜的跑来骚扰,有没有公德心啊?”

开门的瞬间,她怔住了。

门外,费司爵也僵得杵在原地,惊讶的目光,在看到她刚洗过澡,裹着浴巾的诱人模样后,渐渐被愤怒取代,“这就是你叫我来这儿的目的?欣赏你的放浪和不知羞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