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狼性总裁

第94章 这笔债,我会还

狼性总裁 五枂 1994 2016-02-17 20:01:29

  商场外,停着一阵白色劳斯莱斯。车窗摇下,安以诺隐隐含妒的目光盯着大门,脸色愈发阴沉。

这时,阿南附在她耳边,轻声说,“附近有小报记者。”

“记者?”她扬起红艳的唇,“我们走。”

“嗯。”

车子,缓缓开走。

费司爵的车子停在公寓楼下,一直等在大门口的宋文迎过来。

“老板!”

“你怎么来?”费司爵下来,指指车里的东西,宋文会意,马上拎出来跟在两人身后,“老板,老总裁今天带来一个人到公司,您猜是谁?”

睨着他神秘兮兮的样子,费司爵态度冷淡,“说。”

连夏蓝都不禁好奇的看过来。

“苏俊祺!”

“他?”费司爵眉头轻蹙,“爷爷怎么会带他来?”说话间,目光扫向夏蓝,后者也颇为意外,忍不住问,“俊祺学长的爸爸不是苏氏的总裁吗?他怎么会到费氏?”

宋文老实回道,“苏俊祺早就脱离苏氏了,跟他父亲苏万忠也闹得很僵。在国外的时候,他就进入费氏做实习生。一步步做到部门经理,很得老总裁赏识!说起来啊,还不是因为苏万忠强行送他出国留学这事。”他的视线有意无意的瞟向费司爵。

“是吗?”费司爵冰冷的眸让他打了个寒战,赶紧说,“我也是听说,听说。”

“哦,原来是这样啊。”夏蓝眼帘半掀,似笑非笑,“你爷爷那么精明,能得到他的常识,还真是不容易。”

“何止啊,老总裁还把公司大部分的决策权交给他了呢!”

“看样子,他下足了功夫。”费司爵说这话的时候,听不出喜怒。夏蓝白他一眼,“人家凭实力说话的好吧!你干嘛总是看他不顺眼呢?”

宋文撇下嘴角,心里合计,这还是因为某人。

费司爵的眸色渐冷,两颊却浮出辨不明深意的笑,“你这么看好他?”

“实话实说而已。”

电梯门打开,夏蓝率先走出去,根本不去看他渐变的神色。

“宋文。”

“在!”

费司爵回过身,“盯着他。”

宋文精神抖擞,“保证完成任务!”

隔天,夏蓝才刚到事务所,助理小慧就神秘兮兮的跟进来,把一份报纸递给她,“蓝姐,你看!”

“什么?”夏蓝一看,眸眯了眯,马上推开,“一大早就给我看八卦?不用工作吗?”

小慧小心翼翼的说,“蓝姐,你不觉得,这个女人的背影,好像你呢?同事们都说好像呢。而且,蓝姐最近不是刚接了费氏的案子嘛。”

夏蓝暗自咬咬牙,怪不得一来就觉得气氛不对。

“是的话才好呢,能傍上费司爵这么有钱的主,干脆躺在床上双腿一开什么也不用来,我还用得着出来辛苦工作?”

小慧对蓝姐犀利的话早就见怪不怪了,吐吐舌头,出去继续工作。

夏蓝瞪着报纸上的照片,费司爵搂着她,将她护在怀里的样子,摆明就是出来偷情的主。报纸的标题也醒目,“费氏总裁移情别恋,携神秘女逛街”。

她拿起电话,“你看报纸了吗?”

对面,费司爵懒洋洋的声音,低沉,却耐听,“哦。”

他的反应,让她更火大了,“你不是传媒大亨吗?你的绯闻怎么也会见报?”

“默多克都能陷入窃听门受全世界批判,我偶尔上上小报,也没什么奇怪的啊。”

“你不生气?”夏蓝甚至听出他好像还蛮享受似的。

“生气,当然生气了!”他语调一转,批评道,“偷拍技术实在太差,啧啧啧,小报记者的水准果然差很多!”

“费司爵!”夏蓝怒了,“今天之内,如果你不把这件事摆平,就请你立即马上从我家消失!否则,我就告到你破产、告到你睡马路!”吼完,直接挂断电话。

那头,费司爵望着手里的电话,抚着光滑的下巴,无意识的喃语,“好像真的生气了呢。”

这时,门铃响起。

他掀起眉梢,起身走过去,拉开门,看到站在外面的人,似乎有些意外,“以诺。”

安以诺面色憔悴,望着他,笑笑,“爵,你好吗?”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他的态度有些冷淡。

安以诺别开脸,掩住马上就要涌出的泪,“你不要生气,我没有跟踪你,是爷爷告诉我你在这里……”

“又是爷爷。”他摇头冷笑,“找我有事?”

“我……我就是想过来看看你……”

费司爵淡淡的垂下眸,对她,说没有愧疚那是骗人的。

“以诺,我们离婚吧。”

“不!”安以诺猛地抬头,抓住他的手,“爵,不要这么对我好不好?我知道我不对,我不该听爷爷的话骗你,更不该赶走小蓝,我都改,只要你不离婚,我什么都听你的!”

费司爵抽出手,“以诺,你没必要为我做到那一步。”

“有!我有!爵,我爱你,我可以为你做任何事!”她哭着说,“我知道你从没爱过我,你娶我,是因为爷爷。可是,我不在乎,只要你能陪在我身边,我不在乎你爱的是谁……我只要你回到我身边!”

安以诺嘶吼着,他的话,让她的心瞬间撕裂一般。费司爵,她唯一爱的、用心爱的男人!他怎么可以这么对她!怎么可以……

“爵,求你,别对我太残忍,我不能没有你……求你别离开我……”她哭倒在他脚边,抱住他的双腿,为了这个男人,她可以连自尊都放弃。

他蹙起眉,弯下腰,扶起她,盯着她哭到红肿的眼,“其实,我们都是同类人,除了自己,没有真正爱过谁。从一开始,你就很清楚我们之间的利益关系。现在,我已经厌倦了受爷爷摆布,对你,我只能说抱歉,如果你觉得是我辜负了你,那么,这笔债,我会还。”

安以诺抬起泪眸,“是因为小蓝吗?”

费司爵眼帘微抬,颊边的一抹笑让人难以捉摸,“没有谁可以影响到我。”

包括她,夏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