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狼性总裁

第91章 无赖配神棍

狼性总裁 五枂 2009 2016-02-14 20:15:22

  不知道两个人谁的嘴巴比较衰,当天下午,费司爵的信用卡就已经无法支付任何款项,他身上又没有带现金的习惯,夏蓝更是没有多少钱。最后,她不得不提早出院。

“我的身上要是留疤,我发誓,会让子孙后代追杀你!”她边收拾东西,边气鼓鼓的说。

费司爵坐在椅子上,依旧高档西装,皮鞋闪亮,哪里像落魄的富豪!他翻看报纸,凉凉一句,“先嫁得出去再说吧。”

夏蓝忍着疼,瞪他一眼。这时,手机响起。一看来电,她高兴的接起来,“喂,阿喵?”

“小懒,不好意思啊,我不能去医院接你了。公司临时有事,我要去A市出差,马上就走。”

“要去多久啊?”

“一周左右。你好好照顾自己啊,不说了,我现在要去机场。拜!”

果断挂电话。

夏蓝恋恋不舍的收线,阿喵不在身边,她一个人会孤单的。叹息一声,收起包,拎在手里,开门就要走。包却被别人接了过去。回头,对上费司爵熠熠生辉的眸,“我送你吧。”

夏蓝立即眼白给他,“不用。”她想要报复的目的达到,不想以后再跟他有所牵扯。

费司爵不理,俊颜一派迷人微笑,率先走出去替她按电梯。

夏蓝蹙着眉跟出来,周围人来人往,她不便发作,闷声进了电梯。直到出了大门才手一伸,“给我吧。”

费司爵看都不看她,直接走到自己的跑车旁,把行李放进去,“上车。”

夏蓝一挑眉,有免费的车为什么不坐?她不会跟自己的腿脚过不去。

车子停在阿喵租的公寓楼前,夏蓝连句客气话都没有,抓起包就下车。走了两步,回头一看,费司爵竟跟了过来,还环视一周,摇了摇头,“你就住在这儿?”话中竟显鄙夷。

夏蓝冷漠开口,“费先生,谢谢你送我,你可以回去了。”

对她并不友善的逐客令,费司爵不在意的笑笑,走过去揽上她的肩,“周围环境虽然很差,设施也不完善,不过,我不会介意。”

夏蓝拍掉他的手,警惕的盯紧他,“什么意思?”

“以后,我也要住在这儿。”他说得霸气,坦然,有一种侵占他人财物还能理直气壮的强盗范儿。

夏蓝反应过来时,他已经站在楼里催促她了,“快点啊,你住哪一层啊?”

睨着他像逛自家后花院一样,夏蓝只觉得脑子有点冲血,咬牙切齿,“我住地狱十九层!”

“那是死路一条。这里电梯只到25,别闹了,快说,要不然,我去问门卫了。”他站在电梯前,微笑着,绅士得一塌糊涂。走出电梯的几位主妇,全都盯着他指指点点,“这是谁啊?这么帅!看起来好有钱的样子!”

“就是啊,没见过他,这楼里什么时候多了这么帅的男人啊?”

费司爵朝夏蓝邪恶的挑起眉梢,接着,立即笑脸相迎,“几位漂亮的小姐,你们好,我是……”

夏蓝要疯了,冲过去一把拉住他就推进电梯,“别在这里给我丢人现眼!”

主妇们个个凫趋雀跃,“哎呀,他叫我们漂亮的小姐!”

电梯门关上,夏蓝回身恶狠狠的瞪着他,“你想怎么样?报复回来?我害你被赶出家,你再把我的生活搅得鸡犬不宁天翻地覆?”

费司爵轻笑,痞气退去,优雅十足,“浪费时间是可耻的,我不会做那么没有价值的事。”

“那你想干嘛?”

他回眸,一本正经,“因为你,我没地方住,所以,你要负责。”

夏蓝愣住了,半晌,“你是无赖吗?”

“呵呵,无赖配神棍,不错。”

苗若晴租的是两室一厅的套房,平时跟夏蓝一人一间。面积不大,却被夏蓝收拾得干净而温馨。

费司爵站在客厅里转一圈,走到收纳柜前打量几眼,“都是些廉价货嘛。”

夏蓝防贼似的盯着他,“是啊,这里不是廉价货就是地摊货,哪比得上费家豪宅啊。你还是赶紧回你的金窝窝吧!”

自动过滤她的冷嘲热讽,费司爵一眼就看到茶几上的食谱。微微一笑,“饿了没,给你做饭吧。”脱下西装外套,解开袖口的扣子,把袖子挽了挽,走进厨房。

“你,给我做饭?”夏蓝眯紧眸,跟过去看看他是不是想借机下毒。

费司爵把菜谱放在一边,翻看了几眼。拉开冰箱,取出能用的食材,洗净,放在菜板上,或切丝或切丁,刀功虽不纯熟,却也切得不差。接着,开火,煮面,捞出沥水,然后再炒菜调酱。

一个帅气的男人下厨,其惊艳度不压于在厨房看luo女。每一个动作,都充满了艺术气息。很奇怪,若是别的什么人,那是万万不能跟“艺术”沾边的。只有他,费司爵,就连进厨房都能煮出巴黎卢浮宫的味道。

夏蓝很少会嫉妒人,现在却是各种嫉妒都掺杂其中。

时间不大,香喷喷的意大利面就摆上桌了。整个过程,操作得有条不紊。

“来,尝尝我的手艺。权当是庆祝我的入住。”

他,大言不惭。

瞟一眼卖相不错的意大利面,夏蓝反应平平,“我不饿。”

费司爵容不得她拒绝,直接把她按在椅子上,“这是我第一次下厨,让它有点意义吧。”

“第一次?”夏蓝表示怀疑,瞥瞥他,不由自主的拿起筷子。她打定主意,要拿出律师的专业精神,打击到他抬不起头!

可吃下第一口时,她却怔住了。

不可否认,这是她吃过的,最好吃的意面!

想毒舌,又不能违背良心。她边纠结,边低头一口接一口。

费司爵笑了,搬来椅子坐她旁边,一手支头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她。

夏蓝余光瞥他,放下筷子,抹抹嘴角,“也不怎么样嘛。”起身,就进了房间。

看着没剩多少的面,费司爵满意的勾起唇。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心理扭曲,或者真的变态,他居然开始喜欢上她的口是心非表里不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