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狼性总裁

第87章 抱一下又不会死

狼性总裁 五枂 2046 2016-02-10 20:18:18

  夏蓝正在收拾行李,取出衣服一件件挂到衣柜里。余光扫到门口的人,停下来,朝他浅笑,“看你的样子,好像不欢迎我嘛。”

费司爵倚靠在门边,下巴微抬,“这又是巧合?”

她耸耸肩,“既然你不喜欢,那我搬出去就是了。”说着,就要越过他,却被他一把捏住手腕,高大的身子欺过,充满压迫感。

夏蓝背贴墙,抬眸直视他,唇角微微勾起,“你想干嘛?别忘了,这可是你家。”

费司爵魅惑一笑,大手抚上她小巧的耳垂,手指暧昧的抚摩着,引得她阵阵颤栗。她的敏感,让他的笑容无限扩散。

“我倒要看看,这三年,你的变化究竟有多大。不管你想怎样,我都奉陪到底。”

夏蓝娇笑着,大胆的将手臂攀上他的肩头,“你不怕你老婆吗?”

他倏地揽上她的腰,使她紧紧贴上自己,灼热的气息,喷洒在她的颈间,愈渐赤红的眼在控拆,“你在勾引我。”

夏蓝踮起脚尖,两人唇间距离不过一公分,“圣安集团的乘龙快婿要是传出婚外情,那一定很有趣。”

“哦?”他挑眉,眸底笑意冷魅无温度。

门外响起脚步声,她轻轻推开他,笑得妖娆,“你老婆来了。”

离开的功夫,安以诺正巧出现在门口,看到费司爵,美丽的脸庞上又埋起一片阴霾,“爵,才刚到家就过来看小蓝了?”

费司爵的长指穿过发间,连回答都嫌懒,直接转身离开。

安以诺瞪着他,两手攥紧。夏蓝眨巴眨巴眼睛,恍然大悟,惊讶道,“小诺,你不会是在误会我们吧?”

安以诺眯起眸,“不应该误会吗?”

“呵呵。”夏蓝却是娇滴滴的一笑,“过去的事,你还放在心上啊?”

“你呢?真的忘了吗?”安以诺的语气满是试探。

夏蓝握住她的手,无比认真的说,“小诺,请你相信我,你一直都是我最重视的好朋友。我搬来这里,就是想向你证明,我跟你之间,绝对不会改变。”

安以诺一怔,咬咬唇,连忙堆笑,“好了好了,是我多心了,小蓝你别见怪哦。走,下去吃饭吧。”

夏蓝甜甜一笑,“嗯,好!”

为了欢迎夏蓝,晚餐很丰盛,冬瓜开心的不得了,拿着夏蓝送他的礼物不撒手。

一顿饭吃得热热闹闹,夏蓝像变了一个人,开朗又健谈。引得频频陈妈和冬瓜发笑,就连一直安静用餐的费司爵,都不禁被她牵引住目光。安以诺握紧筷子,因为太过用力,指节开始泛白。

“咦,小诺,你怎么吃得这么少啊?”夏蓝关心的问。

“哦,没什么。”她勉强一笑。

夏蓝突然抱住她,“一定是因为又看到我你太开心了!”

安以诺做了个深呼吸,强撑着笑脸,“你说得没错。”

厨房,夏蓝帮着陈妈洗碗。

“陈妈,您的手艺真是越来越赞了。”

陈妈温和的笑笑,“夏小姐喜欢就好。”

“陈妈,别叫我夏小姐了,听着怪别扭的,叫我小蓝吧。”

“呵呵,好。”陈妈抬眸,别有深意的一眼,“小蓝,自从你那天离开,你住过的房间,一直空到现在。”

夏蓝不在意的应一声,“是嘛?”

“表面上,少爷很气,不许任何人靠近。其实,他经常会半夜坐在那里,一个人发呆。”

她一滞,眉头蹙了又蹙。垂下眸,有一下没一下的洗着碗。

入夜,只有花园里偶尔几声虫叫,费宅陷入一片静寂中。

气温很低,像极几年前的那一晚。她坐在花园里,长腿弯起,贴近怀里。抬头望着夜空,一手捉着发梢把玩,白皙的双脚暴露在冰冷的空气中,她却不觉得冷。

“这么晚了还不睡觉,夏律师是在这里取证吗?”

夏蓝回过头。费司爵如鬼魅般出现,双手抄在口袋里,黝黑的眸沉稳,生冷。她倏尔朝他甜甜一笑,伸出手,“抱我。”

他一愣,眉头紧蹙,目光狐疑,并不确信自己刚才听到的两字。

夏蓝固执的伸着手,没有收回的意思,“我好冷,抱我。”

逼视进她清澈的双眼,他竟然动容了。当他意识到她已经自己抱过来时,懊恼的想要推开她,可她却像无尾熊一样,紧紧缠着他,寻着他的温暖,她满足的笑了。

“不要那么小气嘛,不过就是让你抱一下又不死。”

瞪着她,他几乎咬牙切齿,“这也是手段之一?”

她打了个哈欠,“随便你怎么想。”随手拍了拍他有些僵硬的胸膛,抱怨道,“放松点,这样枕着很不舒服呢!”

他眯着微愠的眸,“夏律师,你好像还没怔得我的允许吧?”

“哦,那你告我好了。”

他深吸一口气,倏尔邪肆一笑,“你想投怀送抱,那我就成全你好了。”他低下头,邪恶的面容一点点逼近,却一下子僵了住,不敢相信的瞪着睡倒在他怀里的人。

她睡得很香,脸贴在他的胸口,轻缓的呼吸透过一层布料,直抵他紊乱的心。

眉头松了又紧,紧了又松。

瞪她半晌,抿了抿唇,他突然弯腰抱起她往回走,她的头顺势靠在他怀里,嘴角隐隐翘着。

楼上,安以诺两手紧紧抓着窗帘,“贱人……”

拿起旁边的电话。

“喂,爷爷啊,我是以诺。”

对面,传来费益成低沉的笑声,“以诺啊,这么晚还没睡啊,有事吗?”

“爷爷,有件事,我不知道应不应该告诉你……”她吞吐着,阴冷的目光却落在窗外。

“哦?什么事?”

“……夏蓝又搬进来了。”

费益成一听,气急败坏,“什么?那个女人又回来了?”

“爷爷,您别生气,怎么说,她也是我的朋友,她说没地方住要过来住几天,我不忍心,就……”

“哎,以诺啊,你就是太善良了才会被别人有机可趁!”

“我马上回去!”

安以诺得逞的笑意划过,娇声道,“好啊,我也想爷爷了呢。”

放下电话,她不屑的撇撇嘴。夏蓝,想较量,你还不够资格。三年前如此,三年后也一样!

这次,她不会再手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