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狼性总裁

第104章 我就挫给你看

狼性总裁 五枂 2046 2016-02-27 20:00:55

  她的倔强,他在一点点领教,可每次看到她不顾一切的样子,都让他心疼不已。

在她转身的刹那,他突然从身后抱住她,双臂环住她的肩,紧紧的,不愿松开。

“为什么,你就不肯把你的心给我?它太累了,背负的东西也太多了,你承受不起。给我吧,我会替你呵护它。”

夏蓝站在那,一动不动,缓缓垂下一对密睫,“烈,你不属于这里,也不属于我。回去吧,黎雪公主还等着你完婚呢。”

南宫烈不肯撒手,死死把她禁锢在怀里,“你一直都明白,只要你点头,我身边不会有任何女人!”

“我不想对你说对不起,因为真正的朋友,是不需要道歉的。可是,烈,你的生活离我太遥远,那不是我想要的。最重要的是,我不会再选择爱人。”

南宫烈倏地将她板过来,抓住她的双肩,双眸渐渐赤红,“为什么不选?我不够资格爱你吗?还是说,你心里有忘不掉的人!”

夏蓝蹙下眉,“我不想剖析我的内心世界。”

南宫烈咬咬牙,英俊的脸庞不经意间泄露出一丝忧伤,很快,被他敛去。

松开手,自嘲一笑,“每次面对你,我都会情不自禁的失控。我不知道还能压抑多久,好怕有一天会真的伤到你……”

夏蓝没答言,说她自私也好,懦弱也罢。总之,她不想失去南宫烈这个朋友,更不想跟他的关系变质,她永远也不会忘记,在她最无助的时候,是他给予了一切。

不远处,费司爵坐在车里,冰冷的视线,盯着街对面的两个人。不管何时何地,她似乎永远都不甘于寂寞。软弱,善良,虚伪,坚强,冷漠,到底哪个才是她的代名词?

似乎,他愈发能看清她的真面目。好像,又看不清了她的心。

“老板。”宋文递过来手机,“季少爷的电话。”

费司爵接过来,“季彦,什么事?”

“亲爱的,过来一下,这里有你感兴趣的东西。”

“嗯。”收线,同时也收回落在她身上的目光,“开车。”

宋文边开车边说,“老板,记者招待会已经按您的吩咐取消了。”

“费氏的股票,收购多少了?”

“16%.老总裁有意反收购,听取了苏俊祺的建议,准备启动毒丸计划。”

“哼,想稀释我的溢价?”费司爵冷笑了声,“他或许应该先搞清楚,他的对手是谁。”

“老板,那还要再继续吗?”

“继续,不管他们放多少,全部收购!这一次,交给季彦去做。”

“嗯,我知道了。”

来到费司爵为季彦提供的办公楼,季彦上前就要给他一个热情的拥抱,“爵。”

费司爵早有防备,撑开一臂的安全距离,开门见山的问,“你要给我看什么?”

季彦穿着松跨的休闲衣,香肩半露,娇嗔的嘟起红唇,摆着妖娆的身子,走到办公桌前,取来一份文件递过去,“呶,看看吧,这里是跟苏俊祺来往密切的几个人。”

费司爵打开一看,眉皱了皱,“苏氏,深海传媒,建华企业?”

“没错,凡是跟费氏国际有过节的,全部在他拉拢的范围内。”

“爷爷没道理不知道。”

季彦嗤了一声,“他老糊涂了也说不定呢。”

费司爵抬起眸,警告的瞪他一眼。

“OK,OK,我不说,你自己定吧,这家伙要怎么处理?”

费司爵坐在沙发上,双腿交叠在一起,抿着唇,季彦马上没骨头似的靠过来,手指暧昧的在他结实的前胸打转,“爵,我们什么时候烛光晚餐啊?人家从来这,你就没好好招待呢,就今晚吧,我们可以……”

“季彦。”他突然出声,季彦一喜,“人家在呢。”

“晚上约出深海和建华的老总,以你的名义,争取把他们从苏俊祺的手里拉过来!”

季彦脸一跨,“就知道工作,都不理人家。”

这时,费司爵的电话响起。

“爵,我已经到了,你在哪呢?”

“我跟朋友谈事情,一会就过去。”

“嗯,我等你哦。”

挂上电话,一抬头,就对上季彦若有所思的美颜,“爵,你决定了要跟她在一起吗?”

费司爵站起身,阳光自落地窗照射进,打在他的背上。尽管沐浴在一片阳光中,他浑身上下却是冷意涔涔。额前的发,随着他低头的动作,垂下几缕,温暖的遮去了他眸中那丝诡异的绿。

“我不能再伤害她。”

这是他能给的唯一回答。

季彦凝望着他,倏尔赌气的转过脸,咬牙切齿的说,“她还真是走了狗屎运!”

费司爵如约来到餐厅,刚走到门口,脚步霍然一滞。目光对上迎面走来的人。

夏蓝和南宫烈悠哉的走过来,触到他冰冷的视线时,夏蓝仅是挑挑眉,随即,大方的一笑,“还真是巧啊。”

南宫烈站在她身边,马上占有性十足的环住她的肩,轻佻微笑,“小蓝,你不是肚子饿嘛,我们进去吧。”

越过他,两人旁若无人的说笑,直让身后的那道锋芒越发犀利。

安以诺做梦也没想到,好不容易约到费司爵想要二人世界,居然还会碰到夏蓝!

还真是阴魂不散!

看看旁边一言不发的费司爵,她娇笑着靠近他,“爵,不要在外面住了,搬回家吧。爷爷嘴上不说,可心里还是很挂念你的。”

费司爵没听到似的,目光始终扫向对面。

南宫烈点了满满一桌子,不是给夏蓝切牛排,就是忙着给她盛龙虾汤,“瞅你现在瘦的,二级风都能刮倒,平时肯定没好好吃饭,来,把这些都吃了,我警告你哦,吃不完,我可不会放人!”

“哪有你说得那么夸张啊?”夏蓝皱着眉,正在跟盘子里的食物斗争,最后,直接放弃,“不行了,我吃不下了。”

见她真不吃了,南宫烈马上开始柔声哄着她,“哎呀,乖啦,再吃一点好不好?”

夏蓝全身汗毛坚起,“南宫烈!你这样很挫!”

“你不吃,我就继续挫给你看!”

盯着两人,费司爵眯起眸,全身上下,散发出危险的气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