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腹黑王爷傻相公

第30章 你喂我

腹黑王爷傻相公 紫雪凝烟 2308 2015-12-11 01:34:49

  看热闹的人都不由得一愣,看着她交头接耳了起来。

“王妃。”小喜也终于从震惊和恐惧中回过神来了,急忙跑过来,帮乐悠悠整理头发,刚才这一番剧烈的运动,把头发上的玉簪都弄下来了,一头秀发也披散了下来,虽然还是男人的衣衫,可是,却早就泄露了女子的身份了。

“姐姐。”冷浩月也急忙跑了过来,使劲的抱住了她的手臂。

“不怕,不怕。”乐悠悠起身拍拍冷浩月的后背,这才发现周围的人都对她投来了异样的目光,也发现自己的头发掉了下来,索性也不让小喜弄了,就那么披散着,然后冲着周围的人眼珠子一瞪:“看什么看?没见过美女啊?”

那些吃饭的人急忙都匆匆的别过了眼睛,冷浩月的嘴角也成功的抽搐了几下。

“我的店啊……”就在这时,一个约莫五十多岁的男人走了进来,一看这狼狈样,不由得嚎啕大叫了起来。

“掌柜的,是,是他们……”那小二原本正蹲在地上哭呢,一见老板回来了,急忙跑过去,指着乐悠悠三人,“他们砸的……”

“算算吧,值多少钱?”乐悠悠扭头看着掌柜的。

“你连饭钱都没有,竟然还……”那店小二不由得反驳。

“你怎么知道我没钱啊?我没钱,难道晋王妃也没钱吗?狗眼看人低。”乐悠悠冷哼一声。

“原来是晋王爷,晋王妃啊,小的有眼不识泰山。”那老板还算是个识时务的,急忙跪下冲着冷浩月叩头,他可是在商场摸爬滚打了很多年的,自是知道瘦死的骆驼比马大的道理,这晋王虽然是个傻子,可是毕竟是王爷,所以,还是小心点的好啊。

“行了,本王妃也不是要赖你的帐,只不过你的店小二是狗眼看人。”乐悠悠说着,将那首饰盒里的一条金链子拿了出来,扔了过去,“银子没带够,但是金子总可以吧?这个够你的饭钱和赔这些桌椅的了吧?”

“小喜。”乐悠悠也不看那掌柜的,只是漫不经心的扭头唤自己的丫头,“记得,明天提醒本王妃入宫面圣,就说这“食为天”蔑视皇族,到时候让父皇看着判吧……”说完,抱起桌子上的东西,拉着冷浩月就走。

“啊?王妃?”众人开始议论纷纷了,“原来她就是上个月刚刚嫁进王府的那个乐家小姐啊……”

乐悠悠不知道的是,她的凶悍之名很快就在飞絮城里传开了,甚至整个冰焰国的人也都知道了六傻子晋王爷娶了个极其凶悍的王妃……

等到乐悠悠他们出了那“食为天”的大门,那掌柜的才反应过来,好像刚才王妃说什么?要去面圣?告自己蔑视皇族?这……不由得脑门上顿时汗如雨下啊,狠狠的拍了一下那店小二的脑袋,真要是王妃计较的话,别说这“食为天”了,就是他的小命恐怕也保不住了吧……

其实,乐悠悠不知道的是,她和冷浩月一出王府的大门就有暗卫跟着保护的,这些暗卫都是经过特殊训练的,个个武功高强,关键是都誓死效忠王爷的,只要有潜在的危险,他们都会及时清除的。

而在“食为天”酒楼发生的事情,也一早就有暗卫回去通知了,当时的程逸和龙吟正在喝茶,一听说晋王妃乐悠悠正在酒楼里举着板凳追杀白玉峰的时候,噗!两个人都不约而同的将嘴里的茶喷了出来,然后顾不得思考,只对视了一眼,就起身展开轻功奔出了王府。

这样百年一遇的盛况,他们怎么能错过呢?

结果,刚一到“食为天”的大门口,就看见乐悠悠正在确认白玉峰的身份,然后就猛地将他砸伤,最后那家伙狼狈的逃出了大门……

龙吟生性冷淡,但是,还是嘴角还是忍不住微微的抽搐了一下,这个王妃是女人吗?

程逸虽然见过乐悠悠扛着烧火棍整治下人的场景,但是,还是吃惊的瞪大了眼睛,张大了嘴巴,原谅他吧,长这么大,还没见过哪个女人能在大庭广众之下如此不顾形象的凶悍呢……

回到王府。

乐悠悠将东西一扔,然后将冷浩月安坐在床上,捧着他的脸,一脸的痛惜:“浩儿,你告诉姐姐,是不是他们以前都这么欺负你?”

“浩儿以前都很少出王府的……”冷浩月垂目,自己玩着自己的手指,但是声音却是微微的发颤,他实在是还没从刚才的震惊之中恢复过来。

当然,这在乐悠悠看来就是另外一回事了,她一把抱住了冷浩月的头,轻轻的拍着他的后背:“别怕,以后,只要有姐姐在,谁也不敢欺负你了……”

冷浩月的心里也不知道是什么感觉,以前他是皇子,所有的人都巴结他,后来他傻了,所有人都蔑视他,除了他的母妃,还从来没有一个人这么无条件的爱护痛惜过他呢,不由得鼻子一酸,也使劲的回抱着乐悠悠,心里竟然就生出了一丝愧疚,毕竟自己骗了她啊,一个弱女子,为了护着他,可以不顾形象,不顾安危,这样的行为需要多大的勇气啊……

这个女人是真的在意着自己吧。

想着想着,冷浩月的心里忽然就温暖了起来,就好像一个在寒冷的黑暗中行走了很久的人,忽然遇到了一盏灯,一个怀抱,那孤寂了很久的心忽然就有了依靠一般,他,不再是一个人在孤军奋战了,这样的感觉让他踏实,温暖。

对,就是温暖,自从四年前自己决定当傻子的那一刻起,自从自己的母妃在自己的眼前香消玉殒的那一刻起,温暖就离他远去了,剩下的就只是算计,冰冷……可是,四年后,这种感觉竟然又回来了,还是从一个来历不明的女人身上得到的,虽然危险,可是,他却不想放手了,因为她对他的真,做不得假,他承认,他累了,他贪恋她温暖的怀抱,所以,他要赌一把,虽然这样的赌局一旦输了就将万劫不复……

这一夜,乐悠悠睡得那叫一个沉啊,早晨醒来的时候,两个胳膊哆嗦的啊……就跟以前在学校参加完运动会一个德行,浑身都要痛一个星期左右,如今,身上不痛,但是,胳膊痛啊,是酸痛,不拿东西还好,只要一拿东西,就会哆嗦的不成样子。

“王妃,你咋不吃饭呢?”早餐桌上,程逸明知故问,一脸挪揄。龙吟则只是抬头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乐悠悠,没有说话。

冷浩月则是一记眼刀飞了过去,只不过程逸却装作没看见。

“呵呵。”乐悠悠尴尬的笑笑,然后往冷浩月的身边靠了靠,“我这不正等着浩儿喂我呢吗?”

“哦!”程逸恍然大悟,还明显的拖着长音,一脸的暧昧,眼睛却不由得扫了一下身边的龙吟,然后低头扒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