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腹黑王爷傻相公

第36章 睡不着

腹黑王爷傻相公 紫雪凝烟 2342 2015-12-17 01:36:07

  乐悠悠听的有点紧张:“浩儿不会为了她,放弃了王位吧?”

“王妃聪明。”玉叔点头,“当时的王爷是爱惨了她,为了她竟然甘愿放弃了太子之位,为此,皇上当时气得还大病了一场,只是立储的日期已定,无法更改,最后,只能按照惯例,长幼有序,立冷玄月为太子了。”

“那明柔呢?”

“宣布二皇子为太子之后,王爷原本高高兴兴的准备迎娶明柔过门的,可是,就在成亲的这一天,花轿在路上竟然被歹徒劫持,王爷亲眼看着明柔坠河……”

“啊?死了?”乐悠悠有点不敢置信,“那王爷不是武功很好吗?侍卫难道都是吃素的不成?”

“哈。”玉叔竟然冷笑了一声,“要是她真的死了,那么王爷伤心归伤心,却不会寒心,可是,她早就在不知不觉中给王爷下了化功散,那些歹徒武功都很高,侍卫根本就不是对手,所以,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将新娘子掳走,然后又在王爷的面前演了一出戏,水遁了。”

乐悠悠咬了一下嘴唇,她差不多已经明白了整个过程了,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感觉:“那王爷很伤心吧?”

“的确,当时王爷痛不欲生……”玉叔说着又重重的叹了口气,眼睛投向了远处,当年的那段日子,真的是不堪回首啊。

“没去找吗?”

“能不找吗?”玉叔摇摇头,“几乎将那整条河都翻了个遍,却是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后来呢?”

“后来,王爷就只每天对着明柔失踪前一天送给他的香囊出神……”玉叔说着,忽然十指成拳,狠狠的擂在了桌子上,害的乐悠悠的心野跟着跳了起来。

“谁知,那个恶毒的女人当初接近王爷也是有目的的,她爱的不是王爷,而是,太子。”

“什么?”乐悠悠忍不住惊叫了起来,冷玄月竟然用美人计?

“其实丢了太子之位,王爷也没什么,只是后来,王爷曾经无意中看见了明柔,跟踪之后竟然发现,她是太子的人……”

“而当初明柔留下的香囊表面被抹上了化功散,里面也事先装上了弥陀香,这是一种有着淡淡香味的药草,本身并没有毒性,但是,只要遇到檀香,就会转化为一种很厉害的毒药,中毒之人就会慢慢陷入昏迷之中,然后在不知不觉中死去……”

玉叔的话让乐悠悠的心忽的就揪了起来,她能想象冷浩月当时的心应该是多痛的啊。

“檀香是皇室中最常用的香料……”

“太卑鄙了。”乐悠悠再也坐不住了,一股寒气从脚底升腾了起来,“怎么能这么卑鄙呢?”气的来回踱着步子,那么可爱的浩儿,那个女人怎么就舍得离开,怎么舍得伤害啊?她要是不喜欢,相信会有很多人愿意喜欢的啊……不行,气死她了,而且是越想越气,要是有一天让她逮着那个姓明的,一定扒她的皮,抽她的筋……

“更卑鄙的还在后头呢。也许是上天可怜吧,王爷在昏迷了两天之后,他的师傅无忧老人及时赶到,替他运功逼毒,只是,因为那毒实在是太诡异,必须有人替他吸毒,还要换血,那血必须是至亲之人的,当时,娘娘听说王爷有救,就毅然将自己的血换给了王爷……”

乐悠悠点头,这个她理解,哪个母亲能看着自己的儿子有危险而不管呢?

“王爷福大命大,三天之后终于醒了。”玉叔微微的一笑,“原本大家悬着的心也都放下了,可是谁知,就在王爷醒来的当天夜里,宫里就来了刺客,要不是雪妃娘娘替王爷挡下了那一剑,现在恐怕……”

乐悠悠愕然,原来雪妃终究是为了自己的孩子而丢了性命,母爱在任何时空都永远是最最伟大的。

“王爷亲眼看着自己的母妃为了救自己而送命,一时急血攻心,昏死了过去,要不是有无忧老人一直在帮他续命,恐怕也就去了……不过还好,一个月后终于醒来了,只不过原本黑亮的长发却变成了火红的颜色,从此也遗忘了以前的记忆……”

“那刺客呢?抓到了吗?”乐悠悠的心里早就将这个刺客千刀万剐了。

“当侍卫听见声音赶过来的时候,那刺客却被一个黑衣蒙面人给救走了……”

“可惜了。”乐悠悠惋惜的喟叹一声。

当乐悠悠从东院出来的时候,已经是一个时辰以后了,知道了真相,却让她的心情沉重了起来。

冷浩月的这种情形,应该叫“选择性失忆”吧,因为太痛苦,所以选择遗忘,试想,谁能看着自己深爱的母亲为了自己丢了性命而无动于衷呢?只不过,他遗忘的彻底了一点,连带着智力都消失了。一时间,乐悠悠原本想要想办法治好冷浩月的想法就有些动摇了,她不知道原来真相竟然是这么的残酷,她有点害怕了,她害怕冷浩月恢复之后会重新陷入以前的痛苦之中,更害怕他会忘记自己。

恍惚之间,她又有些妒忌那个叫明柔的女子了,毕竟浩儿在正常的时候,曾经那么刻骨铭心的爱过她……

虽然,她根本就不配得到他的爱!

沉重的感觉,让乐悠悠真的有点无所适从。反正一时间,就觉得脑子里乱七八糟了起来,心痛,妒忌,愤恨,恐惧……各种情绪铺天盖地的向她涌来,让她一时之间竟然有点喘不过气来……

“不行。”乐悠悠强迫自己镇静了下来,“不能想了。”然后甩甩头,快速的向着兰轩院跑去,她现在需要好好的睡一觉,只有睡足了,她才能用清醒的头脑去思考问题,这个是她这么多年来养成的习惯,以往,只要遇到无法解决的事情,她总是会抛开,然后美美的睡一觉,而睡醒之后,事情往往就会迎刃而解。

“她怎么了?”程逸看着乐悠悠对他们的招呼视而不见的模样,不由得好奇的看了一眼旁边的冷浩月。

“她怕是已经知道了四年前的事情了吧。”冷浩月看了一眼乐悠悠来的方向,声音很平淡。

“早晚的事。”龙吟忽然插了一句。

程逸点点头。

“我从来也没想过要瞒她。”冷浩月转身跟着乐悠悠朝着兰轩院走去,他是真的没打算要隐瞒过她,只不过还没找到合适的机会说罢了,既然她自己去找了答案,那么,就必须要学会面对,要学会和他一起面对可能要面临的血雨腥风,他冷浩月的女人,不能软弱。

乐悠悠一进房门就一头载到了床上,然后将头蒙了起来。

小喜和玲珑吓了一跳,这王妃说要去找管家玉叔喝酒,不让她们跟着,怎么一回来就这个德行啊?现在又不是冬天,这么睡觉的话,还不热出痱子啊?

“王妃。”小喜无语的摇摇头,然后过去把被子给扯了下来,“这样睡觉会闷坏的。”再说了,现在是下午啊,这睡的什么觉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