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腹黑王爷傻相公

第49章 采花的必备

腹黑王爷傻相公 紫雪凝烟 2153 2016-01-01 20:09:34

  明柔的脸色瞬间苍白了,虽然是晚上,可是那月光很好,明柔又是对着窗户站着,所以,冷浩月不会看不清她的容貌的,可是,他竟然叫自己大婶?那个女人还敢骂自己?不由得握紧了拳头。

“大婶,你快走吧。”冷浩月从乐悠悠的怀里抬起头来看着明柔,“要不,一会逸哥哥他们会过来打你屁股的……”

明柔的眉头越皱越高,然后瞬间出手,点了冷浩月的昏睡穴。

冷浩月早就有防备,穴位稍微的移开了一寸,所以,明柔的点穴对他一点作用都不起,只不过为了不暴露自己的身份,也为了看看明柔接下来的表演,他还是很配合的闭上了眼睛。

“相公?你怎么了相公?”乐悠悠却吓了一跳,急忙摇晃了几下冷浩月,却发现一点反应都没有,不由得怒了,噌的跳了起来,“你对浩儿做什么了?”

“你自身都难保,还管那么多做什么?”明柔根本就对乐悠悠不屑一顾。

丫的,姑奶奶不发威,你还真当我是软脚虾了?乐悠悠也不管自己有没有武功了,顺手捞起了炕上的东西朝着明柔就扔了过去。

一时间就听见乒乒乓乓,枕头乱飞,甚至连放在炕头的鞋子都扔了过去,趁着明柔一时不注意,乐悠悠一下子跳到了地上,她不能坐以待毙,那也不是她的性格啊。

“找死。”明柔歪头避过了乐悠悠的一只绣花鞋,然后宝剑一晃,追着乐悠悠就刺了过来。

乐悠悠只觉得一阵寒风呼啸而来,知道这次可能要躲不过了,只好认命的一闭眼,可是,只听见当的一声,明柔的剑似乎被什么给挡了一下。

乐悠悠睁眼一看,只见花蝴蝶正懒散的倚在门框上,手里把玩着几枚铜钱,那一身红衣在月光下显得异常的璀璨。

乐悠悠的心忽的就放了下来,她从来没觉得,原来这个骚包的花蝴蝶也是如此可爱地!

明柔显然没想到会有人过来,所以,愣了那么一会。

就是这个空挡,乐悠悠已经离开明柔的攻击范围,顺手从地上拿了个板凳拎在手里,然后护在了冷浩月的身侧。

花蝴蝶看着乐悠悠的表现,有点哭笑不得,心里说啊,老大啊,你太不仗义了,自己躺炕上,却让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护着,这个事……不由得看着冷浩月摇了摇头,他很是期待乐悠悠知道真相之后的场景……要是堂堂月阁尊主被自己老婆拎着板凳在后面追打……想着想着,不由得就乐了起来。

“你什么人?”明柔此时已经冷静了下来,手里的宝剑指向了花蝴蝶,“不要多管闲事。”

“我是采花地。”花蝴蝶一听急忙收敛了一脸的奸笑,瞟了一眼乐悠悠,还好光线不太好,她没太注意自己的表情,否则,那板凳说不定就朝着自己招呼过来的,想着,不由得又是一头冷汗。

“我劝你别多管闲事。”明柔的目光一冷,刚才对方用铜钱将自己的剑打偏,可见对方的内力非凡,能不动手还是不要动手的好。

“如果是闲事的话,本公子可能就不管了,可是,你要杀的人欠我钱呢,所以,就不能不管了……”花蝴蝶清了清嗓子,说得煞有介事。

乐悠悠一楞,自己什么时候欠他钱了?

“哼。”明柔冷笑,““风流大盗”花蝴蝶什么时候缺过钱?看来你是一定要管这个闲事了?”

“错。”花蝴蝶忽然自认为很帅的甩了一下额前的头发,“是“风流大侠”。”

“靠。”乐悠悠忍不住翻个白眼:“有啥区别啊?还不都是采花的?不要以为改个称呼就能抹煞你那恶劣的本质,骡子永远也变不成千里马……”

“区别大了。”花蝴蝶一听不乐意了,“那盗和侠能比吗?那根本就不是一个档次的好不好?本人怎么就恶劣了?想我这玉树临风风流倜傥的外形,这高贵优雅的气质……咋就恶劣了?”说着瞄了一眼躺着的某人,心说,“我就是再恶劣,也恶劣不过你家相公吧?”当然这个话他是不敢说出来的,只好撇撇嘴,“那骡子不也是马生的?”

乐悠悠忍不住叹了口气:“你知道“自大一点”是什么吗?”

花蝴蝶一愣。

“自大加一点念臭,你恶劣就恶劣那一点上了。”乐悠悠一副“你不可救药了”的模样,“当然了,真要轮臭呢,你还属于小儿科。”说着,瞅了一眼对面的明柔,“有人可比你臭多了……”

“谁啊?”花蝴蝶很配合的发问。

“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啊。”乐悠悠一副“你竟然不知道”的奇怪语气,“别看有些人长得人模狗样的,可是心黑着呢,这种人就应该头顶长疮脚底流脓,就活该姥姥不亲舅舅不爱,就活该被抛弃,将来不得善终,肠穿肚烂而死……这种人活着对国家对社会没有一点帮助,除了浪费粮食就是污染空气……我要是她的话,早就一头撞死了……”丫的,骂人也是个体力活啊,乐悠悠不由得砸吧砸吧嘴,“所以啊花花,知足吧,你顶多是恶劣而已,还没上升到臭的高度呢。”

明柔被乐悠悠骂的脸色愈加难看,只不过,月光下看的不清楚罢了。她的眼睛半眯了一下,然后出其不意,素手一扬,几道寒光飞出,一道直取乐悠悠的面颊,另外的几道寒光则是分别击向了花蝴蝶的咽喉,胸口和下腹。

花蝴蝶大叫了一声:“不好了,杀人了。”但是手下却一点也不敢怠慢,铜钱在瞬间飞出,只听叮的一声,击落了袭向乐悠悠的银针,身形也随之一晃,躲过了飞来的三枚银针,然后护在了乐悠悠的跟前。

“好险啊。”刚站稳了脚步,花蝴蝶就用手拍着自己的胸口,冲着明柔直摇头,“美女下手太狠,怎么能打我的“小弟弟”呢?这是很不对地……还好我跑的快啊……”

乐悠悠却忍不住笑出了声:“她可能准备让你从良吧……”

花蝴蝶一头黑线。

暗器被击落,明柔抖剑就刺。她知道自己今晚应该是讨不到什么便宜了,虽然很不甘心,这次她如果不能带走冷浩月隐迹江湖的话,那么以后恐怕也就没有这么好的机会了,但是,却也不想就此丢了性命……

只不过,想走恐怕已经没有那么容易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