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腹黑王爷傻相公

第45章 暗月令

腹黑王爷傻相公 紫雪凝烟 2343 2015-12-27 01:38:30

  白玉峰吓得脸都成了猪肝色,他不想死,慢慢的往后退着,却忽然趁着彩衣男子一个不注意,一个烟弹扔在了地上,顿时四周黑烟弥漫。

乐悠悠被呛得连连的咳嗽了起来。只不过,那烟弹来得快去的也快,当烟雾散尽之后,哪里还有白玉峰的踪影啊……

那彩衣男子也不追,只是很无奈的耸耸肩,算他命大吧。

乐悠悠此时已经将脚上的绳子解开了,一看这个架势,也急忙爬起来就往外跑。

刚跑没几步,乐悠悠就一下子撞在了一个人的胸口上,不由得哎吆了一声,然后往后一退,却不小心一屁股坐到了地上,本来屁股就被摔了没好,刚才又在地上坐了许久,此时再一摔,疼痛加剧,眼泪就掉了出来。

“你这个女人也太没良心了吧?”那彩衣男子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她的前面,看见乐悠悠摔倒,也蹲了下来,“本大爷救了你哦,都不知道感谢一下?”

“谢谢了。”乐悠悠急忙抹了一把眼泪,她的屁股招谁惹谁了?接二连三的受伤啊,却也只能咧咧嘴,“时候不早了,该回家吃饭了……”然后爬起来一瘸一拐的往外走,浩儿肯定担心她了,那玲珑丫头也肯定着急了……

“就一句谢谢就完了?”彩衣男子似乎很不满乐悠悠的回答,一下子挡住了她的去路,“本大爷明明在屋顶上睡觉睡的好好的,要不是你学人家嗲声嗲气的语调,能恶心了我一身鸡皮疙瘩,从屋顶摔下来吗?”说着,还撒娇似的扭了扭身体,然后摸着自己的屁股委屈兮兮的说道,“人家差点为你受伤哦,我不管啦,你得负责……”

男人的语气和表情让乐悠悠忍不住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这丫的,还说别人恶心人呢,他自己都能恶心死十头牛了。

“负责?负什么责?”乐悠悠瞪他,“以身相许吗?对不住太老套了,再说了,姐姐我已经名花有主了,还有啊,对你这种花蝴蝶似的男人,老娘我也没兴趣……”

“你怎么知道人家的名字呢?”男人嗖的就瞪大了眼睛,然后忽然又灿然一笑,“没想到人家的名字还这么响亮啊……”

“名字?”乐悠悠一副哭笑不得的模样,“不要告诉我你叫花蝴蝶啊……”

“讨厌啦,正是人家的闺名啦……”

扑通,乐悠悠终于又和大地来了个亲密接触,谁能告诉她,她这是遇到的什么鸟人啊?

“娘子啊,听见我花蝴蝶的大名激动成这样啊?”花蝴蝶的脸皮估计比城墙还厚,“还是来不及了,准备就在这里成就好事?”

“你别过来……”乐悠悠悲催之极啊,她是不是刚出虎口又进狼窝啊?

“不……过来怎么行?”花蝴蝶的话还没说出口呢,忽然脸色一僵,“不过来就不过来。”那本来已经迈出的脚就真的又收了回去,然后讪讪一笑,“我花蝴蝶虽然主业是采花的,但是却从不勉强对方的,呵呵,要你情我愿的才有意思的……”

乐悠悠一愣,这家伙怎么变脸变得这么快?而且,那眼睛干吗还时不时的往自己身后瞟?难道自己的身后有东西?而且看花蝴蝶的模样,似乎应该是很害怕的,那就应该是很厉害的东西……心里不由得开始毛骨悚然了起来。

人啊就是这样的,就怕自己吓自己,就像乐悠悠,在学医的这几年里,胆子都被锻炼的很强大了,所以,她不怕血,也不怕看见死人。但是,现在,因为身后的东西是个未知的,连花蝴蝶这样的高手都害怕,那就说明这个东西应该是个很恐怖的东西,所以,不自觉的就害怕了起来。

但是越害怕还越好奇,于是,就慢慢的转过了身来,结果,还没等看明白呢,眼珠子一翻,晕了。

“在下不知道这个女人是月阁尊主看上的,呵呵,花蝴蝶无疑冒犯,告辞!”花蝴蝶一看乐悠悠晕了,急忙冲那个站在对面的一个带着黑色面具,头上罩着黑色头巾的黑衣人拱拱手,然后转身就跑,笑话啊,那黑色玄铁面具上的银色月牙,可是月阁尊主月魄的标志,江湖上有几个人不认识啊?要是知道这个女人是月魄的,借他十个胆他也不敢出言轻薄啊,世上美女千千万,他还没玩够呢,更没嫌命长啊。

“回来。”玄铁面具下发出了闷闷的声音,虽然不大,却让花蝴蝶立即止住了脚步。

“送她去悦来客栈。”

哦。花蝴蝶暗暗的咽口唾沫,然后转身,抱起了地上的乐悠悠,什么也不问,转身就走。

月魄看着花蝴蝶的身影消失在了破庙的门口,这才纵身出了破庙,然后对着等在外面的一个同样戴着面具,只不过面具上却是云朵标志的黑衣人说:“对白玉峰,实施江湖暗月追杀。”敢动他的女人的人,只能是生不如死,他此时要不是还有事要做,也不会让别的男人送她回去的。

“是。”云尊者微微一顿,但是,却并未说什么,然后迅速离开。

这暗月令是月阁的最高追杀令,一旦启动,那么,只有被追杀的对象的人头被交回月阁,那么命令才会停止。可以说,只要是被暗月令追杀的人,哪怕你上天入地,但是,只要你一露面,就会遭到追杀的!当然,这命令一般是不会下的,除非是对那些十恶不赦的人,如今,却对一个混混白玉峰下了暗月追杀令,可见,月魄是恨透了这个人的。

白玉峰的死也只是个时间的问题了。

乐悠悠醒来的时候,却发现自己正躺在客栈的床上,桌子上已经点了灯,看来已经是晚上了。

“娘子,呜呜,你醒了?”乐悠悠还没反应过来呢,就被人一把给抱住了,“浩儿好害怕哦……”

“相公?”乐悠悠看清对方的时候,心里顿时放松了下来,也使劲的抱住了冷浩月,委屈的眼圈也红了,“我还以为再也看不见你了呢……呜呜……”

就在两个人抱头哭的稀里哗啦的时候,门口的一个人却是一脸吞苍蝇的表情,不知道也就罢了,可是偏偏让他知道了这江湖上人人都在探听的秘密,都不知道是幸还是不幸啊,那明明是个可以让全江湖人闻风丧胆的家伙,却又偏偏装出一副天下最单纯的模样,他不恶寒都难哦……

就在这时,玲珑端了水盆走了过来,花蝴蝶急忙做了个自认为比较帅的姿势,冲着她妩媚一笑:“美女,贵姓啊?”

玲珑眉头一皱,端着水盆的手微微一动,三枚银针分别朝着花蝴蝶的眉头咽喉和胸**了过去,吓得花蝴蝶急忙脚尖一点地,双手一伸,身体迅速的往后划去,眼看那银针就要钉到身体上时,忽然身体一个后仰,几乎都要贴着地面了,这才险险的避过了三枚银针,只听见叮叮几声,没入了身后的木柱之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