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腹黑王爷傻相公

第37章 心事

腹黑王爷傻相公 紫雪凝烟 2172 2015-12-18 10:14:16

  “没事,你们出去吧。”乐悠悠摆摆手,“没有我的允许,不要来打搅,谁来也不见,听见没?”

“哦。”小喜和玲珑对视了一眼,然后退了下去。

等到房门关上了,乐悠悠却忽然从床上坐了起来,她睡不着,她竟然睡不着啊。这是从来没遇到过的事情啊。当然,她以前也没遇到过感情的事啊。却没想到,这感情的事情竟然是如此的折磨人啊。

自己是爱上了那个傻小子了,可是,他呢?现在也许也是爱着的吧?可是等到以后呢?他那么刻骨铭心的爱着明柔,虽然她欺骗了他,可是,他好了以后能放下吗?毕竟她还活着……

想着想着,乐悠悠就又烦躁了起来。郁闷的趴回了床上,将脸埋进了被子里:“谁能告诉我该怎么办……”

就在乐悠悠异常郁闷的时候,这门忽然开了,有人走了进来。

“出去,不是说了谁也不许进来吗?”乐悠悠头也没抬,闷声闷气的大叫。

那人顿时站住了,然后没有说话也没有再动。

乐悠悠忽然就觉得似乎不对,急忙抬起头来,却看见冷浩月的大眼睛里,那泪珠正在那里转啊转的,眼看就要掉下来了。

“小六?你怎么进来都不吭声?”乐悠悠急忙胡乱的理了一下头发,然后爬起来,“告诉姐姐,谁欺负你了?”

冷浩月的嘴巴瘪的厉害,良久才委屈兮兮的摇摇头:“是娘子不要浩儿了……”

“我什么时候说过不要你了?”乐悠悠一听满头黑线,这傻小子自己又胡思乱想了吧。

“刚才在花园,浩儿叫娘子,娘子都不理浩儿……”

“呃。”乐悠悠郁闷的一拍脑门,肯定是刚才自己想事情太入迷了,根本就没注意到他,急忙拍拍他的俊脸,“刚才姐姐想事情呢,没听见,跟浩儿道歉好不好?”

“可是,娘子都不喊浩儿相公哦……”冷浩月依旧低着头玩着自己的手指头,“玉叔说,以后都不能喊你姐姐,浩儿比娘子大哦……”

乐悠悠顿时有点尴尬的挠挠头,虽然自己看上去长得比较年轻,可是实际自己也二十二了啊,就算不看心智,自己也比他大啊……当然,和一个孩子,尤其是一个较真的孩子是无法讲道理的。

“既然不想叫姐姐,那就不叫吧。”乐悠悠也无所谓了,称呼啊,怎么方便怎么来吧,只不过,一会姐姐,一会小悠悠,一会娘子的,听着有点晕啊。

“就知道娘子最好了。”冷浩月趁着乐悠悠不注意,偷偷的香了一个。

“调皮。”乐悠悠的脸没来由的红了一下,忍不住斜睨了一眼正得意的冷浩月,这死小子别的没见学会,男女之事倒是学了个十成十,这个男人啊,果然都是从骨子里色出来的啊,这个和心智绝对的无关。

“娘子。”冷浩月却更加得寸进尺,将头直接埋进了乐悠悠的肩窝,冲着她的耳朵吹气,“浩儿身上又着火了……”他早就清楚了她身上的每一处敏感点了乐悠悠一听,顿时脸和脖子一起红了起来,拿眼睛瞟了一下窗外,这才下午啊,这死小子不会想在就想那个啥吧?

“娘子……”冷浩月见乐悠悠不做声,继续卖力的蹭着她的脖子,声音极尽魅惑,手也开始不老实了起来,“浩儿好难受哦……”身体也开始使劲的贴到了她的身上。

乐悠悠能感受到冷浩月身体的变化,也能意识到自己身体的变化,心里不耐的喟叹一声,自己对这傻小子咋就一点抵抗力都没有呢?

既然没有,那就不抵抗了,于是,翻身抱住了他,丫的,这么久了,自从刚开始给他讲过一次之后,然后次次都是被扑到,弄得她郁闷很久了,今天,怎么的也要扑到这个小妖孽一次……

冷浩月对于乐悠悠的表现很开心,他早就看出,这个丫头根本就抵抗不了自己的“男色”,呃,这么说似乎有点……但是,这的确是事实,虽然让他的心里有那么一点点的小别扭,不过,效果却是满意的。

当然,对于乐悠悠每次都想扑到他的想法,冷浩月不是不知道,只不过,也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心理,他还不想……所以,每次都是很巧妙的让她承欢在自己的身下。

但是今天,冷浩月的心里有点诧异,乐悠悠似乎异常的执着,而且力气出奇的大,竟然趁他一个不注意,将他推到在了床上。

“娘子,人家想在上面……”冷浩月一边吃着乐悠悠的豆腐,一边弱弱的提出自己的想法。

“闭嘴。”乐悠悠却忽然翻脸,低头看着冷浩月的眼睛,“想做就乖乖的躺着,不想就出去。”丫的,不发火还真的当她没脾气?

冷浩月被吓了一跳,只好憋着嘴不再反抗,只是大眼睛里却闪过一丝兴味,然后不经意的一揽她的腰,乐悠悠整个人就趴在了他的身上……

角落里,一只母老鼠正兴趣盎然的看着床上交叠的两个人,然后拽了拽身边的公老鼠:“怎么样亲爱的?搬来这里虽然危险了点,但是,收获不小吧?”

“哼,怎么能让母的骑在自己身上呢?”公老鼠却很不屑的哼了一声。

“怎么不能?”母老鼠也把老鼠眼瞪了起来,“以后啊,我都要在上面,否则,我就去找别的公老鼠……”

“你敢!”

“你不让我在上面,你看我敢不敢?”……

于是,这兰轩院里,床上的两个人正干柴烈火,一个凶猛,另一个比这个还凶猛,那上好的红木雕花大床此刻也跟着剧烈摇晃了起来,还时不时的发出一两声吱嘎之声,用来宣扬着床上的两人“交战”的激烈程度。

而在角落里,两只老鼠也正在为谁上谁下争论不休,公老鼠为了男性的尊严而不肯让步,母老鼠同样不想放弃争取女性尊严的好机会,一时间也是硝烟弥漫啊。

终于,也不知道过来多久,屋里的红木大床安静了,只剩下繁重的呼吸声引人遐想。而角落里,公老鼠终于趁着母老鼠一个不注意,啃住了她的嘴,然后轻声的说道:“亲爱的,与其在这里争吵,还不如回洞去,说不定还能多造几窝小老鼠呢……”于是,母老鼠就羞答答的屁颠屁颠的跟着跑了。

屋里终于彻底安静了。

冷浩月满足的窝在乐悠悠的怀里,使劲的闭着眼睛,似乎已经睡沉了的模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