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腹黑王爷傻相公

第33章 不要掌家

腹黑王爷傻相公 紫雪凝烟 2264 2015-12-14 01:37:17

  太子府的书房。

冷玄月在来回的慢慢踱着步子,四年前,自己用计夺了太子之位,但是,他对冷浩月却始终无法真正放下心来,虽然自己放了耳目在晋王府,这些年也没发现什么破绽,但是,小心使得万年船,在没有真正登基之前,他谁也不信,不,应该说,他从来就没信过谁。

乐悠悠?冷玄月嘴里忍不住轻轻的念了几遍,嘴角勾起一抹笑意,这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女子呢?竟然甘愿嫁给一个傻子?不由得摸了一下自己左眼,他对她倒是兴起了很大的兴趣呢。

晋王府。

乐悠悠正在院子里晒太阳,却忽然连着打了两个喷嚏。

“靠,谁骂我呢。”乐悠悠揉揉鼻子,“也不知道是哪个王八龟孙子骂老娘呢,也不怕天打雷劈啊……”

太子府里的冷玄月紧跟着也打了两个喷嚏,不由得嘟囔着:别是着凉了啊……

乐悠悠想做悠哉大米虫的想法,在这天上午彻底被打碎了。

当时,乐悠悠正在给小喜描述她伟大的计划,她要每天睡到自然醒,想吃什么吃什么,想喝什么喝什么,有机会的话,还有和浩儿一起游遍天下美景,吃遍天下美食,阅遍天下美男……

小喜终于受不了的翻了个白眼,不满的问道:“王妃,难不成你要出墙?”

此时,刚进院门的某人忍不住收回了要推门的手,屏住了呼吸,静静的站在了窗下,“出墙”的话让他还忍不住使劲的握紧了拳头。

“出墙?”乐悠悠一时没反应过来,“出什么墙?”

“红杏出墙啊。”小喜抬眼看着她,这些日子的相处,王妃和她根本就没大没小,所以,没人的时候,她也就大胆了起来。

“哈哈,小喜,懂得不少啊。”乐悠悠一听,乐了,拍着她的肩膀大叫,“还知道红杏出墙了?会说成语了啊。”

小喜一个没站稳扑通瘫倒在地上,她识字的好不好?成语了不起啊?

“来,告诉姐姐,你要找谁出墙?”乐悠悠却不管小喜的反应,依旧八卦的瞅着她,“不要你的福贵哥了?”

窗外的人忍不住皱了一下眉头。

“王妃。”小喜艰难的从地上爬起来,觉得是又气又急又羞,不由得脚一跺,“不理你了。”转身要走,可是还没走两步,忽然就觉得不对,明明刚才在说王妃的,怎么扯自己身上来了?于是急忙刹车转身,“刚才在说王妃的伟大计划,干吗扯到奴婢身上啊?”嘴巴一瘪,“那可是你自己说的要出墙的哦……”不过声音却是变得极其细小的。

“你这个死丫头。”乐悠悠伸手给了她一个爆炒栗子,“你家王妃我什么时候说过要出墙了?本王妃说的是阅遍天下美男,你可别乱解释,那可是相差了十万八千里的……”

“还不是一样?”小喜不怕死的又嘀咕一句。

“当然不一样啦。”乐悠悠眼珠子一瞪,“阅遍只不过是欣赏一下而已,欣赏懂吗?就像我欣赏厨房里那贾二做的豆沙包一个道理,这是个思想问题,可是出墙呢?那就是道德问题了,你家王妃像那么没有品的人吗?”

小喜暗自伸伸舌头。

“再说了,你觉得还有男人会有我家浩儿长得好?”乐悠悠想起冷浩月那张妖孽的脸,就忍不住口水泛滥。

窗外的某人心里不由得开始泛起喜悦的小泡泡了。

小喜摇摇头,好像是没有哦,虽然王爷的脑子有点问题,但是,那模样实在是让人着迷呢,不过,王妃那是个什么表情啊?口水都出来了啊……

“所以啊,其实要说出墙的可能性啊,还是你家王爷的可能性大。”乐悠悠摸了一把嘴角,忽然就一本正经了起来。

小喜挠挠头,不太明白,出墙这个词能用在男人身上吗?

乐悠悠忽然就想起当时一起上街的情景了,浩儿似乎男女通杀啊。看来,她有必要采取点措施了啊……想到这里,不由得嘿嘿奸笑了起来,弄得屋里屋外的听众,都没来由的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就在乐悠悠沉浸在自己思想里的时候,外面传来了脚步声,来的人不是别人,正是王府的管家玉叔。

“玉叔,找我什么事?”乐悠悠对玉叔一直都是很尊重的,不仅因为他是看着浩儿长大的,更是因为他对浩儿就像父亲一般,只要对浩儿好的人,她乐悠悠都会无条件的对他们好。

“王妃,这里是府里的账簿和库房的钥匙,还有各房的人员名单……”玉叔将一堆东西放在了桌子上,“既然这府里有了女主人,那么以后就该王妃掌家了……”玉叔一脸的慈祥,说实话,他对乐悠悠的感觉不错,只是,却也不会掉以轻心。

小喜一听顿时眉开眼笑,这样一来,就说明王妃有权了,那地位可就更加牢固了呢,即使以后王爷纳妾也没关系了。

“不是吧?”乐悠悠一听那张脸一下子就苦了下来,“我可以说不吗?”当然,她不知道小喜的想法。

重新回到窗外的冷浩月不由得一愣,有几个人会不愿意掌权的?何况,他这王府又不是个空壳。

“这……”玉叔表现的有点为难,沉吟了一会,“王妃乃是这王府主人,当家是天经地义的啊,难道王妃就放心将如此大的家业交给外人打理?”

“玉叔,你这个话我就不爱听了。”乐悠悠忽然就沉下了脸来,“难道您老不是把浩儿当自己的儿子看待?难道浩儿对你不是比对别人亲厚?难道你对浩儿还有二心?”

“老奴不是那个意思……”玉叔原本是想试探一下乐悠悠,却没想到她会如此一说,急忙辩解,“老奴对王爷的忠心那可是日月可鉴啊……”脑门上顿时冒出一层细汗,急忙跪了下去。

“那不就得了?”乐悠悠急忙跳起来将玉叔扶起,“我才来了几天啊?以前你能打理,以后也一样能打理……”说着,嘻嘻的笑了起来,“除非哪天你说自己干不动了,那么就由我和浩儿伺候您终老吧。”乐悠悠知道这个玉叔曾经是冷浩月母妃的家奴,一辈子未婚,无儿无女的。

玉叔的心里顿时百感交集,这个话他看的出,乐悠悠说的可是情真意切啊,不由得眼圈微微的有点红。

“可是……”玉叔感动归感动,但是,他还不至于源头转向,毕竟,四年前的教训太过惨痛了。

“别可是了。”乐悠悠摆摆手,笑话,她刚刚有机会享受吃了睡睡了吃,没事还有个小美男伺候着的比猪还逍遥的生活,她可不会傻到就这么短暂就结束,掌家?不干,那得浪费多少脑细胞啊?”就这么决定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