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庶女狂妃

第61章

庶女狂妃 久雅阁 2367 2016-01-13 20:14:04

  第61章

她本是极好的心情,被两人一前一后的出现破坏了一半。

马斌见着来人,有些受宠若惊,忙跪下身去:“不知六王爷就在身后,有失远迎,还望六王爷原谅。”

景辰夜没有立刻叫马斌起来,而是得意的看了一眼苏承欢,那目光好像在告诉苏承欢,就算我不可以拿身份去压马斌,身份这东西就摆在那了,由不得我。

看完苏承欢一眼后,景辰夜才上前动作儒雅的亲自搀起了马斌:“今日这种场合,马少爷何须多礼,马少爷这是在和苏五小姐说什么呢?可好让我加入?”

马斌眼底里有些不情愿,难得和承欢有独处的时间,却被这不速之客给打断了,不过嘴上忙时道:“自然好,自然好,六王爷能屈尊降贵和我们聊天,是我们的荣幸,荣幸之至,荣幸之至。”

如果说苏承欢以前对马斌只是平平之感,现在则是有点看不起了,马斌对景辰夜,已经不单单是尊重这么简单,而是多了一份卑躬屈膝和低声下气了。

看着马斌这样,她不由的蹙起了好看的秀眉。

景辰夜见状,嘴角得意的笑容更加的放肆,好像在嘲讽马斌,这样的人还敢和我争。

相对于马斌的卑微,景辰夜此刻的张狂更惹苏承欢的眼,而且论交情,和马斌她好歹算的上朋友,这个狗屁六王爷,凭什么用如此高姿态的眼神和语气对待他的朋友。

“王爷,对不住的很!”苏承欢忽然开了口,“我和马少爷有些话要单独说,秘密话!”

苏承欢特地强调了秘密话三个字,既是做戏个景辰夜看,让她知道她心有所属,也是不想三人搅和在一起,把事情弄的更加复杂。

景辰夜的笑意,一下收敛了一半,眼底泛着幽幽的冷光:“哦,如此说,尽是本王打扰了。”

语气虽淡,但是无形中却透着一股压迫的味道。

马斌不知道苏承欢和景辰夜之间的关系,一听苏承欢居然敢拒绝王爷,不由的替苏承欢捏了一大把冷汗,如今一听王爷这样说,他更是吓的腿都有些软了,随时做好了替苏承欢挨巴掌的准备。

出乎了马斌的意料,六王爷的巴掌居然没有挥舞过来,也没有气恼之色。

“好吧,既如此,本王就不打扰了——两位,慢聊!”

错愕的看着景辰夜离开的,马斌不由的冲着他的背影低声嘀咕了一句:“不是说病不少,气不小嘛?看来传言也不可尽信,脾气也没那么差吗!”

病不少,气不小,呵,苏承欢倒是头一次听人这么评论景辰夜,看来他的脾气着实不太好,而且是出了名的不太好。

看着景辰夜离开,苏承欢其实也好奇,照说景辰夜那种个性,怎么会容忍她和马斌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谈情说爱”,而且还走的那么落落大方的,好像特意给两人腾空间一样。

“承欢,我原以为六王爷必定对你们苏家意见颇大呢,看样子人还不错,我刚才真是吓死了,以为他必定要掌掴你呢,还好还好!”马斌九死一生的感慨着。

苏承欢开口:“马斌,其实我是真有事要和你单独谈谈。”

“说!”

苏承欢要说的,自然是关于玉如意是事,苏承欢踌躇了一番,想着说或者不说,她总觉得现在说,未免有些太卑鄙了。

就因为上次马斌对她有用,所以玉如意就成了她利用马斌的最好物件,让马斌以为她接受了他,心甘情愿的帮助她。

而现在马斌对他显然已经没有什么利用价值,所以她就残忍的把事情讲清楚,打破马斌心里所有的美好幻想。

她的思绪,徘徊在说或者不说之间,既想着提前摊牌,让马斌的幻想不要那么的深刻到无法自拔的地步,又想着等玉如意拿回来再说,必定把人家玉如意弄丢了是她的错。

马斌等了半晌,就看到她表情纠结变化了半天,没等来一句话,不由的开了口:“承欢,你有什么尽管直说便可,是不是有什么难以启齿的事情需要我帮忙,你放心,只要你说,只要我能做到,我绝对帮你。”

马斌这样一说,苏承欢羹不好意思讲了,想了想,她笑着摇了摇头:“算了,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关于月如的,一会儿我再和你说,我们现在先回去,我看着就要发锦旗了。”

说着,先马斌一步朝着比赛场地走去,马斌紧随而上,黏在苏承欢后头,拇指轻轻的抚着羊皮水壶的壶嘴,好像这样,就能摸到苏承欢残余在上头的味道一样。

文斗前三甲的锦旗颁发,自然是六王爷景辰夜亲手送上。

当他把文斗状元的锦旗送到苏承欢手上的时候,台下爆发出了一阵雷鸣般的喝彩声和掌声,苏老爷只觉得面上有关,这辈子都没有这么长脸过。

把锦旗送上后,六王爷免不了做些官腔官调的贺词和言论,苏承欢听他长篇大论一番,直着急着他答应自己的事情什么时候说,争愁着,那边开口了。

“苏五小姐算是为苏家立了大功,苏老爷,素闻你是个赏罚分明的人,你可有什么要赏赐给苏五小姐的?”

苏老爷笑哈哈的上了台,满面春风,大手一抬,豪气万丈的道:“绫罗绸缎,金银珠宝,只要我家五姑娘开了口,我统统都给。”

苏承欢见正是时机,忽的噗通一声跪了下来,双眼蓄着滚滚泪珠,对苏老爷重重的磕了一个头。

众人皆惊,苏老爷也惊:“承欢,你这是做什么?”

“老爷,金银珠宝,绫罗绸缎,不过是身外之物,承欢在苏家吃的好,用的好,不缺这些,承欢只求老爷答应承欢一个事儿。”

苏承欢说着,用眼角朝着景辰夜不动声色的示意了一下。

景辰夜被她眼泪涟涟的样子吓的不轻,但是反应却是十分敏捷的,一看到她的眼色,他立刻轻笑起来,踱步到苏老爷身边:“五小姐有话起来讲就是,苏老爷方才不答应了你,只要你开了口,他统统都给你,苏老爷这君子一言可是驷马难追,况我们这么多人都听到了的,你要什么,尽管说便是。”

苏承欢抬头,看向苏老爷:“真的吗?老爷?”

苏老爷想着承欢绝对不会提过分要求,因为她要太过分了,以后再苏府的日子可不会好过,承欢是个聪明孩子,必定明白这一点,于是慈爱的身手扶起了苏承欢,点点头:“说就是。”

“女儿要的其实简单,女儿不要富贵,不要权势,要的只是一份姐妹亲情。”

“苏五小姐这话怎么说?”景辰夜配合着苏承欢,一唱一和道。

“六王爷想必也知道,我有一个姐姐犯了罪,牵连着一个妹妹受了罚,那妹妹同我自幼一道长大,虽不是同母所出,但却宛若亲生,自打她上山后,我日日多想念着她,我想求老爷,让我接了月如回来吧,错不在月如,她不过也是个不懂事的孩子罢了,总归是老爷您的血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