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庶女狂妃

第37章

庶女狂妃 久雅阁 2297 2015-12-18 10:18:06

  次日清晨,苏承欢是被一阵哄天响的闷雷给吵醒的,睁开眼的时候,外头天色已经蒙蒙亮了,紫兰早已起来,不见了身影,想来是去厨房帮衬了。

既已醒来,苏承欢也无心睡眠,洗漱更衣罢,紫兰正取了早膳进来,热气腾腾的让人一看就浑身燥热,消了食欲。

“五小姐就起了?”

“恩,被雷个惊醒了。”苏承欢淡淡回道。

紫兰微微含笑,过来擦拭梳妆台,边擦边道:“五小姐一会儿去寺里,记得带上扇,虽说这会儿光是打雷不见下雨,不过这乌云层层的,必有一场大雨——泡饭先凉着,五小姐先收拾收拾行李吧!”

“收拾行李?”苏承欢一眼扫了过去,之间紫兰笑望着她,道:“今儿个一早,府里遣人来过,说是叫五小姐明日就可下山。”

苏承欢应了声“哦”,信步走到门口,抬眼望向外头的,嘴角,勾起了一个解脱的笑容。

总算,可以下山了的。

不过为何偏生是明天,苏承欢可是记得井旭东昨晚说过,过两日苏家就要把苏月如送上山,这过两日,不也就是明天,难不成是不想她们姐妹见面?

想来,应该是如此吧!

站了会儿,用罢了斋饭,苏承欢取了雨具朝着太平寺而去,一上午便都关在藏经阁内“印制”佛经,中午时分,天空果真下了大雨起来,滂沱飞洒,伴着狂风,直呼啸入经楼内。

看管藏经阁的大和尚忙上楼关上了所有的窗户,奈何风雨实在来势汹汹,年久失修的窗扉早已无法抵挡暴雨肆虐,大和尚不得不请人去帮忙,一时间整个藏经楼闹闹哄哄起来,苏承欢这剩下的几页经书,也就抄不成了,就提前走了出来,沿着廊子随意的在寺庙里逛走。

因着风雨斜飞,撒的一廊子的水,她走了一段,裙摆就湿了大半,不得不朝着前头大殿走去,暂时躲避一番。

她是自后门进去的,一入内,就听到大殿前头有人在说话。

“真的行吗?她会接受吗?”

苏承欢无意偷听,正要转身离开,到里面点的菩萨堂去,脚步却在听到后头的话时,停了下来。

“放心吧,苏月如和苏承欢都是姨娘所出,苏月如巴巴的想攀你马公子,那苏承欢必定也不会例外,而且小斌,你生的也不赖,逍遥窟里的女子,十个有九个的都想着和你好,再者你马家家底雄厚,虽不能和苏家虽不能平起平坐,却也不至于门不当户不对,苏承欢是个聪明人,若是她想赴她四姐和月如的后尘,才会拒绝你,他父亲指婚的,能比你好?若是她识相的,定是满心欢喜。”

大殿里头,这一番和苏承欢有关的话,让她驻足不走,听完话后,她却是笑了,笑的有几分嘲讽。

她晓得了,外头的人是马斌和他的朋友,她也晓得了,马斌是专程上山来向她求爱的。

作为影后的她,被表白经历的多了,被表白的戏也演的多了,应付这种少男情怀,她是游刃有余。

她并不避闪,反倒大步走出了后殿,堂堂正正的站在了正殿左侧。

那和马斌一道来的男人先瞧见了她,激动的一推马斌的肩膀:“缘分,缘分,小斌,你看我们还正愁着怎么找她,人就自己来了,看来是天定缘分啊。”

马斌羞窘起来,扭捏的握着手里的东西,看向苏承欢,他不确定苏承欢有没有听到方才他们的谈话他,一双乌黑的眼眸,一直偷偷的从苏承欢脸上寻找着蛛丝马迹,半晌,他确定,苏承欢肯定没有听到,因为她的眼波平静如水,毫无一丝波澜。

“承欢,真巧,我和吕银知道你在山上,所以特地来看看你,正说着要去找你,你就来了。”那种羞涩扭捏,和平素里贱嘴的马斌判若两人,苏承欢由此判断,马斌是玩真的了。

只可惜她要辜负他的一片心了。

她淡淡一笑,举步上前:“没想到你会来找我。”

马斌闻言,更笃定苏承欢方才没有听到自己的话,他想开口表白,忽然瞥见了边上的吕银,忙向吕银用力的使了个眼色,吕银会意马斌这是嫌他碍事呢,忙贼笑一声找了个借口走了出去。

偌大的大殿里,出了外头的狂风暴雨,便只剩下了苏承欢和马斌两人的呼吸了。

马斌镇定了一番,鼓足了勇气,目光青涩的看着苏承欢,伸手将手里的一个盒子送到了她面前:“给你!”

“呵呵,什么?”苏承欢淡笑着接下。

马斌说话不利索起来,脸烧红了半个:“是,是我娘说的,要我,要我给……”

“给朋友的是吗?”不等她说完,苏承欢立马接口打断。

马斌一愣,旋即有些失败的点点头,好不容易鼓足的勇气,便被打了断。

“谢了!”苏承欢随意的谢过,打开一看,里头是一柄玉如意,她只匆匆瞥清了东西是什么,并未鉴定东西的好坏,因为反正要还回去的,“呦,这么贵重,我可不敢要,俗话说无功不受禄,况你我交情浅薄,就送这等东西,若是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们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关系呢,被瞧见传了出去,不单我的名声给败坏了,马斌你一片好心交友,到头来可能也会被人指点呢。”

苏承欢这话说的是极狠,完全断了马斌表白的路子。

一句“无功不受禄”,说明了她根本就对着礼物不贪图也不稀罕。

一句“交情浅薄”,生生的将马斌拒之千里之外。

一句“名声败坏”,也是在提醒马斌她是大户人家的小姐,私下绝对不会和男人搞七捻三。

饶是她句句狠及,却又是句句在理,愣是让马斌听了非但不觉得自己的一片真心被践踏了,反倒还认为确实是自己莽撞唐突了。

“倒是我考虑欠妥了,得亏这周遭没人,应当不会误解了去,承欢,这柄玉如意你就先收下吧,不成,就当暂替我保管者,上山时候天气还好着,这会儿下去,风大雨大的,我带着这家伙也不好走,若哪日你觉着放身边碍事了,再还我也成。”

不过马斌却也不是蠢人,既以送之名会坏了承欢的名声,那暂且保管总是可以,而且这个理由也是顺理成章,他想苏承欢该是不会拒绝。

果然,苏承欢确实没有拒绝:“既如此,也好,总归是件宝物,若是不小心摔坏打烂了,怪是可惜,那我先替你保管着。”

马斌面色一喜,他相信,苏承欢既然会替他保管,总会打开来看看,若是打开后,就不难发现盒子上盖有一封信,确切点说,是一封情书,里头写着他想对她说的话,想对她表的情。

看了情信后,她若是再还回来,便是真的不想和他好,暗中拒绝的他,他也不至于倒了面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